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谜一样的身份
    石有福这么说,我也没有客气什么,直接道:“我有两位已故的朋友,想要合葬在一起,并且举办一个简单葬礼,所以我想拜托你,提供一下地点以及相关的程序。”

    “我当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就这点小事。”石有福一边说着,一边拍胸脯保证:“张小兄弟,你放心,这事交给我就好了。”

    “好,这是市医院的取尸单,明天早晨你去医院将尸体取走,等到一件事情办妥了之后,打电话通知我就可以了。”置办这种死人入葬的事情,石有福比我要有经验多了,而且对他言,确实不是一件难事。

    石有福做了一个OK的手势,让我再说说静候佳音就可以了,我站起身来,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离开了,毕竟中午还有点事情要做,不便久留。”

    刚要离开,却又一次被石有福叫住,我调转过头,轻声问道:“怎么,石老板还有什么事情吗?”

    “额……这个……”石有福先是纠结一声,随后摸了摸自己脖子后边的横肉,继续道:“我就是想问一下,符篆……什么时候可以……”

    我就说这家伙为何如此殷勤,原来是惦记着我允诺他的符篆,不过仔细一想,倒真的应该先给石有福一些防身用的符篆。

    若是屋内真的有鬼,他不一定能够活到明天早晨。

    想到这里,就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几张低等符篆,虽说不具有什么攻击性,但好歹能够驱邪,能帮助的他。

    接过符篆的石有福轻呼了一口气,再次拍着胸脯向我保证明天的事一定办妥,倒是很符合商人的性格,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还是小声叮嘱道:“为了以防万一,最近几天,你还是不要居住这里的好。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好,我原本就打算这几天暂时搬离这里。”石有福小声回应,而我则径直离开,走出御府花园后,就打车返回私塾。

    回到私塾后,并没有消息,而是继续给众多被家长送来补习的孩子上课,其中有一个叫做张磊的孩子表现得格外突出,似乎黑板上书写的题,已经难不倒他了,看来应该是得益于昨夜在深夜课堂送走的王涛。

    如此一来,都让我心中有了大致的一个结论:在深夜课堂送走的亡灵,只要和委托事件相关,他们身上的功德点全部能够作用在我和这些孩子的身上。

    这对我而言,是个好消息,毕竟我修行的速度又可以加快一分,也许勘破入门境界,就在近几天。

    结束补课之后,我等每个家长将自己的孩子领走,才返回屋中,翻开符篆大全,给石有福选择合适的符篆,仔细看了几遍,最为合适的还是六丁六甲护身咒,虽说上次在富佳康诊所,我将一张白白浪费掉,但这东西已经是小乘符篆中防御性能最佳的符篆,而且无需复杂的施咒,受到鬼物攻击,就可以直接去启用,关键时刻,救石有福一命不成问题。

    绘制过程相比之前来说,要容易上许多,毕竟之前绘制过一遍,而且由于修行的缘故我对书页上描述的神纹理解更深,不过最大的金手指,当然还是深夜课堂赐予的非凡理解能力。

    差不多到下午的时候,我就已经将六丁六甲护身咒绘制完毕,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将六丁六甲护身咒拿在手里,看了几遍,愈加感觉十分完美,成就感油然而生,这也是迄今为止,我绘制最成功的一张符篆。

    “张轩,在里边鼓弄什么呢?”当我正欣赏手中的符篆时,门外传来了张阿妹的轻喝声,我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将符篆收入裤兜里,旋即上前开门。

    刚开门,就看到张阿妹双手叉腰,虎视眈眈的看着我,道:“是不是又在研究他交给你的东西?”

    “额……没有啦!”我回应一声,连忙转移话题,道:“阿妹你一定饿了吧!走,我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哼!算你还有点眼色。”看到张阿妹这丫头脸上露出的皎洁笑容,我就知道又上当了,还不等我在说什么,就被她直接拉了出去,去往了附近一家大型超市,吃了顿味道不错的蜀香竹筒饭。

    好吃是好吃,但架不住价格太贵,像这种场所,果真不是我该来的地方。

    回去后,张阿妹就回到屋中继续阅读经文,而我则是坐在桌前,将石有福女儿石莲的事情细细在纸上罗列了一遍,毕竟关于这件事情,至今依旧有一些让我想不通的地方。

    首先,令我感到疑惑的就是这个叫做李司夏的女生。

    按照石有福的讲述,李司夏是石莲的舍友,而且深夜曾经被石莲叫起来过,表示自己并没有听到滴水声。

    那么,她在中餐厅为何会将石莲所经历的一切讲述的那么清楚,简直就像自己也经历了一样。

    难道说,石莲听到的滴水声,她也听到了,而且同时看到了石莲所看到的东西,经历了和石莲一样的恐怖……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李司夏就真的太可怕了。

    其次就是石有福说的话,就算大部分都是真的,也存在一定的虚假元素,例如他说石莲是他的女儿,但样貌却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这让我有点怀疑。

    我大体扫了一眼屋子的墙壁,照片上的内容大多都是石有福和石莲,并没有石莲的母亲,所以我甚至怀疑石莲是这老家伙包养的小三。

    以石有福暴发户的德行,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为奇。

    当然,最让我感到不解的还是要属在石莲头七夜,出现在棺材角的那个身影,她究竟是谁?是石莲?还是杀死石莲的人?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探寻其中的秘密。

    将所有的一疑点列在纸上后,便将它暂时压在桌上的一本书中,随后拿出妙真道法,开始翻阅。

    学习的过程总是过得漫长悠久,而且生涩难知,不一会儿工夫,就到了深夜时分,关上门窗,去往深夜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