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复活凤儿
    “如何发现你露出马脚的吗?”我轻念一句,然后缓缓的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庄美凤死前紧紧攥在手里的雄鸳玉石,将之展露在手掌。

    面前的身影看到我手中的玉石,当即无法淡定,甚至身躯都开始微微颤抖,脸上显露出的神情充满振奋,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位于地上的高跟鞋更是“吱吱”作响。

    他伸过手,猛的将我暴露在手掌的鸳鸯玉石直接夺了过去,将之捧在手心,不由上下打量,片刻后,沉声道:“它为何会在你这里?”

    我并没有直接响应他的质问而是缓缓说道:“庄夫人死后牢牢的将玉石攥在手里,仿佛这块玉石才是自己的命。而她诉我,这块玉石的主人是她的丈夫——李君念,她深爱着他,可他却迟迟不归家,将自己一人落在家中,孤苦无依!”

    “不!不是这样,我......”听到这里,站在我面前的人,根本无法继续保持镇定,整个人陷入了癫狂,用手疯狂的揉捻自己的脑袋,渐渐地淡棕色的卷发脱落,露出原有的黝黑短发。

    紧接着,用指甲用力的扯下脸上披着的面具,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英俊的面孔,他有着白皙细嫩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和那些所谓的小鲜肉分毫不差,但剑眉下眼睛却无比阴冷,透露着逼人寒气。

    没错!

    掩盖在面具下的人,就是我曾经在庄美凤挂在客厅墙壁上的照片中所看到的李君念,只不过此时的他少了几分温柔,增添了狰狞。

    李君念如今这幅失控的样子,在我的预料之中,如今我要做的就是继续讲述,等待其他人的救援。

    “李君念,你终于以真面目示人了啊!”轻道一句,便将目光投到了廖警官身旁的那张床,冲着显露出真面目的李君念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洁白床单覆盖下的人,就是你从西郊火葬场偷走的‘庄夫人’吧!”

    “庄夫人的葬礼,我也去参加了,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能够让庄夫人肢体活动,但这些都是你为了带走庄夫人所做的准备。起初发现庄夫人尸体不见的时候,我并没有怀疑到你身上,可是根据监控所看到的以及出租车司机张猛所讲述的,我当时有猜测只有有可能是你带走了庄夫人,毕竟,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胆量对一具尸体,做出那种亲密的动作。”

    “只有义无反顾爱她的人,才会这般!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在你眼中始终都是深爱的人,你爱的不是她的模样,而是她的气息。”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酸臭味,李君念和庄美凤之间的浓浓爱意确实挺打动我,比那些怀孕打胎,小三泛滥爱情青春片,不知好上多少倍。

    “可是你真的认为,你可以将庄夫人成功复活?又或者认为借助别人的身体器官,肌肤肢体复活的人,还是你爱的那个人吗?”这些话即是我想说的心里话,也是拖延时间的无用之话。

    毕竟我面对的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一个疯狂到极点用活人作为实验材料的疯子,唯一能够让我和廖警官安全的只有李君念对庄美凤的执念。

    “闭嘴!你给我闭嘴……”听我提到“复活”这个字眼,李君念脸色突然变了,几乎接近歇斯底里的冲我怒吼:“我一定能够复活凤儿,一定能!为了这个课题,我已经足足研究了十年!”

    话音刚落,李君念直接将脚下的高跟鞋甩在地上,手持释放寒芒的手术刀,向我猛.插而来,我再次躲避,不过由于空间太小,胳膊肘一下碰触到了身后的床栏杆,疼痛瞬间传来,我连忙用手轻揉胳膊肘。

    “就算你全部猜对了,又能如何,今天我就要用身后的这具材料,让凤儿复活!谁都阻拦不了我,而你......只能死!”李君念的话语中依旧透露着无尽的寒意,让人听了就不能畏惧。

    我尽量克制自己,让自己平静,越到这个时候越不能慌乱,否则今天非但救不廖警官,就连我也有生命危险。

    “李君念,停手吧!庄夫人,绝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闭嘴!不容许你再提凤儿。”李君念说完,手中的手术刀再次冲我落下,尽管我躲开,但由于距离太近的缘故,还是被锋利的手术刀划破衣服,皮肤上绽放出一道血痕,殷实的鲜血缓缓渗出。

    照这样下去,恐怕我都坚持不到小安以及张阿妹的到来,脑袋又一次疯狂的运转起来,如今唯一能够拖延时间的就只有庄美凤!

    想到此处,我立刻将目光投到了距离我只有几步之遥的洁白病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君念手持手术刀,已经向我的心脏刺来,眼看着就要刺入。

    这一刻,我似乎感受到了死神的气息,那边沾染鲜血的镰刀就架在我的脖子,仿佛只要微微一动,就可以收割我的性命。

    “叔叔……不……”耳旁突然传来一声结结巴巴的稚嫩童声,声音响起一瞬间,悬挂在我心脏上方的手术刀猛的停了下来,李君念缓缓的掉过头,看着身后出现的身影。

    趁着这个空隙,我连忙躲开,并且三步并成一步,来到用洁白床单覆盖的病床旁边,同样用困惑的目光投向稚嫩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蓬头污面的小男孩出现在我的面前,在他的衣服上凝固着大片乌黑的血迹,宽松的裤子搭在腰间,他用抓着裤腰,看着面前的李君念身体不断发生抖动,但眼神中带着恳求的目光,似乎希望李君念放过我一样。

    而这个男孩,自然就是先前跑进地下室实验室的陈浩,即使对李君念有着天生的惧怕,但依旧向他求情,这让我多多少少有些感动。

    李君念看着眼前的男孩,脸上的杀意渐渐褪去,旋即冲着我冷视道:“也罢!毕竟奇迹的诞生,也需要见证者!你就在一旁老实的看着吧!”

    李君念说完,挥了挥手,下一刻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