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红粉佳人 > 第560章 造化
    560

    冬城人民医院,高级病房中,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正背靠着床头。他的脑袋上已经没有头发,连眉毛都是花白的,病魔折磨了他多年,加上有人暗中加害,他的寿命几乎走到了尽头。

    身边,坐着他最信任的人,他信任这个人,甚至超过信任自己的儿子,他是自己的首席律师。在他死后,他将会代替自己公布他的遗嘱。

    “许老,您这么晚叫我过来是?”曹建平给许志广倒了杯水,问道。

    许志广说道:“很多话,电话里不方便说。我命不久矣,越来越多的人都在盯着我,我怕你的手机被别人动了手脚。”

    早三十年前,许志广还是一个冬城的派出所的副所长,但是他朝中无人,所以他知道自己的仕途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不想在这个位置上平平无奇的混一辈子,所以选择了下海经商,凭借着自己的头脑,用十五年的时间将许氏集团轰轰烈烈的发展了起来,成为了冬城的几大富豪之一。

    不过早年间辛苦创业给他留下了的病痛不少,所以十几年前,他就渐渐的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交给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去打理公司了,生意不说一落千丈,却也原地踏步。本来,他最器重的就是他的小儿子许士高,要是公司由许士高掌管的话,肯定不会这样。结果许士高忤逆了他的意愿,跑到了滨城结婚生子。

    他用过很多手段逼许士高回来,比如不给许士高钱花,派人威胁刘雅婕。当时许士高为了刘雅婕在滨城找了份工作,他得知这件事,直接派人去跟那个公司的老板交涉,给了那老板一笔钱,让老板开除许士高。但许士高都没有因此低下头,反而被他把自己的经商潜力给逼了出来,靠自己的努力,创建了好家连锁酒店,到今年,全滨城已经有13家连锁店了。

    有些事情,一辈子都想不通,但终会放得下。许志广到现在都不认同许士高的所作所为,他觉得为了美人放弃江山是一种不可理喻的行为,但,那毕竟是他的儿子,许诗诗毕竟是他的孙女,他怎么可能在自己行将就木之际,对自己的后人不管不顾呢?所以他让二儿子亲自去滨城把他们一家三口请过来。

    看见许诗诗的时候,他哭了,那是一种天然的,血浓于水的亲切。他知道自己的情况越来越差,随时都有可能没命,所以他更得抓紧时间交代曹建平一些事。

    “许老,有什么要交代的,您就跟我说。”曹建平往前坐了坐,附耳倾听。

    “我那大儿子,已经找了你吧?”

    曹建平笑了笑,如是说道:“许老,如您所料,他确实找了我,而且威逼利诱我给他看了遗嘱。当他看见遗嘱上的内容的时候,很满意。”

    “哈哈哈哈哈......”许志广虽然老了,但那底气仍然不减当年,笑声在病房里回荡:“满意就好,满意就好。他说什么了吗?”

    “他......”曹建平犹豫了一下:“没说什么。”

    许志广眼睛一眯,一眼看穿了曹建平的心理:“不,他说了。建平,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对我,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吗?”

    曹建平叹了口气,不想提起许士杰的嘴脸:“唉......他说,你这个老不死的,总算没让他失望。”

    本以为许志广听见这些要暴怒了,结果许志广却抬起双手,“啪、啪”的拍了起来说道:“嗯,这就对了,他要不这么说,他就不是我儿子了。”

    “许老,我知道我一个外人没资格管您家里的事,但我还是想提醒您一句。这是冬城,是您大儿子的主场,我说句不好听的,您前脚走了,您觉得,他们会放过许士高吗?”

    许志广闭上了眼睛,考虑了良久,说道:“那就看他的造化了......来,把新遗嘱拿给我。”

    ......

    隔壁的房间里的女人,还在咿咿呀呀的叫着,一个女人休息了一会儿,另一个女人又接着叫,这何力行还真是身体力行,既然带了两个女下属出来,那他就一个都不放过。

    这可难为了刘芒和安书桐,而在刘芒的不屑忽悠下,安书桐总算握住了刘芒的.......小刘芒。

    她眼神幽怨的说道:“刘芒,就这一次!”

    刘芒连连点头道:“好,就这一次,就这一次!”随后,安书桐坐了起来,在黑夜之中,安书桐想象着这东西要是放在自己里面,还不疼死了啊?

    安书桐心里想着:当时付雪怡还跟我说什么男的越长越好,我怎么没觉得?我感觉越长就越恐怖,要是又短又小的反而很可爱吧......

    对于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安书桐来说,想法果然是千奇百怪!

    刘芒依然躺在那里,十秒钟之后,他感受到小刘芒被包裹住了,有一种即将升仙的感受。比较起来,安书桐第一次做的比江雨晴要好。当时江雨晴可能是故意的,总是用牙齿蹭到他的小脑袋,而安书桐在刘芒的悉心指导下,进步就很快!

    或许,这就是练武的人和不练武的人之间的差距吧,安书桐的悟性要更好一点。假以时日,她应该能做的比梁美彤还好......刘芒心里yy着。

    “桐桐。”刘芒轻声叫道。

    安书桐的脸蛋红的发烧,问道:“怎么了?”

    “呃......一直让我为我服务,我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是我可以停下来了?”安书桐巴不得赶紧停下,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为什么会替一个男人做这种事?

    “不是,我的意思是,不能光让你为我服务,我也得为你服务。”

    “啊?我不用了!我......啊!”安书桐说话的功夫,已经随着刘芒的动作换了个身位,她双膝跪在刘芒身体两侧,蜜桃臀正冲着刘芒。

    不用?不,你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因为刘芒要做什么,根本也不用征求她的同意。

    在这样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安书桐度过了她人生二十六年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