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红粉佳人 > 第289章 抱养
    刚好张诩今天没什么事,他就跟着刘芒在他们小区附近找了家烧烤店。

    许诗诗是个典型的吃货,她到了一个地方,就得把这里周围的好吃的都吃遍,还要分出个一二三来。这家特色烧烤店,就是许诗诗比较满意的一家,所以刘芒现在就领张诩来这家了。

    他还是猪一样的饭量,光是羊肉串就点了五十串,加上鸡翅、羊腰子、扇贝、等乱七八糟的一大桌,结果刘芒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张诩是第一个没有惊叹于他的饭量的人,不光如此,张诩觉得还不够,又点了羊排和鸡脆骨。

    服务员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先生,请问你们是两个人吃吗?”

    “当然了,先点这些,不够再说。”

    服务员嘴角抽搐着离开了,这两个人的身材看起来都是细长型,他们怎么可能吃得了这么多东西?

    服务员离开后,刘芒好奇的问道:“大叔,我挺好奇的,你的真实工作是什么?应该不会是一个眼镜店的糟老头吧?能研究出眼药水那么厉害的外挂,你该不会是科学家吧?”

    “科学家?哈哈哈......”刘芒的话让张诩大笑了出来,他说道:“我在你第一次灵魂出窍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是神仙。怎么,你还是不信?”

    刘芒苦笑着说道:“我也尝试着说服过自己去相信你,可你是神仙这件事,实在是太有悖常理了,这超出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可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所做的一些事情我又没法用科学去解释,眼药水带给我的超能力,还有你在我梦中对我的训练,统统变成了现实。所以我实在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看你了。”

    “那就别想这么多了,作为人类,你们最幸福的地方就在于,你们只需要为自己,或者为几个人而活。既然你不相信,那你又何必再追问呢?我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我一早就告诉你的那个答案。”

    刘芒叹了口气,耸耸肩道:“来,大叔,喝一杯吧,庆祝我见到了神仙,喝一杯。”烤串还没上来,俩人先喝了一杯啤的。

    “大叔,你每次找我,好像不是有事情要告诉我,就是要训练我。那今天呢?应该也有什么事情吧?”刘芒好奇的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看你印堂发黑,说明你身上有一劫还没有过去。我刚刚偷袭你,本意是想帮你把这一劫给冲过去,但是没有冲过去。所以,你最近出门最好小心一点。”张诩吃着花生毛豆,嘱托道。

    刘芒笑着说道:“大叔,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在有了你给我的外挂之后,我可一直走桃花运来着,会有什么危险啊?”

    “你走桃花运不假,但是你在走运的时候,又得罪了多少人呢?自己小心一点,肯定没有坏处。”

    “行吧,那我就听你的好了。”刘芒心说了,首先他不是一个主动去招惹别人的人,其次他现在身后还站着几个权贵家族的女人,一般的小麻烦应该都能应付吧?张大叔绝对想多了。

    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们俩连吃带喝的,三十罐啤酒已经下肚了。张诩是一点醉意都没有表现出来,刘芒头有点晕,但是没吃饱,还大口大口的吃着串。

    “孩子,最近的生活,好多了吧?”

    刘芒用力的点点头道:“当然了,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有了记忆开始,我就没有像现在活的这么轻松过。唯一遗憾的,是我不能让我妈跟我一起去享受生活。她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我也没有能力把她从医院里接出来。不过,要是让我妈知道我这么花心,我妈肯定能打死我。”说完,刘芒自己喝了一杯酒,有些悲愤。

    “你妈为了你没有结婚,也没有接受过别的男人的追求,她这一辈子非常辛苦。你换个角度考虑一下,你妈现在躺在病床上,其实也是一种休息。”

    “你就别安慰我了,我妈昏迷了几年了,如果能想通,我早就想通了。”刘芒愤愤的说道:“所以我才那么痛恨我爸,他最好已经死了,如果有一天让我知道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算豁出命去都得杀了他,我要用他的命来告慰我妈。”

    刘芒说这话的时候杀气十足,张诩毫无办法的低下了头,吃烧烤了。这种恨意,不是他几句话就能消去的,他真想跟刘芒说,你爸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但是他说不出口,他看得到刘芒的未来,如果他这么说了,刘芒只会更加愤怒。

    见张诩不说话了,刘芒又问道:“对了,大叔,有一次我灵魂出窍,跟你聊到了我的表姐,可当时你只跟我说了一半,你就突然有事走了。当时你想跟我说的是什么啊?我和我表姐之间的事情,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吗?”

    “你的表姐?哦,许诗诗啊。”张诩吃了口菜,说道:“她其实不是你的表姐,你跟她没有血缘关系。”话音刚落,张诩猛地将桌布掀了起来,挡在自己的面前。

    因为,刘芒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把正在下咽的啤酒全都给喷了出来!幸亏张诩看见了未来,要不然他还躲不开了!

    “我说你小子,反应至于这么夸张吗!这些事情你从来都不知道?”张诩质问道,感觉刘芒很没出息,比他爸还没出息。

    刘芒剧烈的咳嗽着,把眼泪都咳出来了,半分钟之后,他才缓了过来,脸憋得通红,看着张诩又一次问道:“你说我......我跟许诗诗,我们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

    “当然了,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她是我大姨和姨夫抱养的?”

    张诩心说了,你小子咋说别人是抱养的?你咋不说你自己是被抱养的呢?

    他犹豫了几秒后说道:“她是不是被抱养的,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你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具体再多的,我就不能告诉你了。泄漏太多天机,终有天罚降身。”张诩突然严肃的说道,希望镇住刘芒。

    可刘芒根本没听他说的话,而是自言自语道:“如果我俩没有血缘关系,那我俩不就能生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