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地府巡灵倌 > 第150章 阴婚萧不寸
    “对了,凤小船被掳走时,几乎是一样状态,若那东西真的比熊妖还厉害,根本不用避战啊,凭着实力足以碾压你我了,哪还需要搞这些弯弯绕?”

    莫弃哆说着这话,眼睛跟着发亮了。

    我们都被出口之外的妖魔鬼怪给吓到了,直觉的认为还没有露面的‘邪祟新郎倌儿’实力盖世,才能让一众妖魔鬼怪乖乖听命,殊不知,是我们自己钻进了死胡同中。

    谁说非得凭借实力才能地位高呢?

    鬼知道是不是风水环动千葬局的设定,给了那邪物一些指挥权呢?其实,它本身除了速度够快,可以快速的掳人之外,没啥别的本事吧?

    “这么说,隐身潜伏新房的计划可行!”卫红扇握紧了拳头。

    “要是我没有分析错,应该是可行的,那东西的本事不大,我们将其击杀或控制的可能性大增,就不用担心如何撤退的问题了,它都来不及通知新房之外的阴魂来救援,咱们就已经完成救人步骤了。

    但风险一样存在着,所谓世事无绝对,万一我分析错了,那么,大家都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要不要做,还得你们自己来抉择。

    再有,掳走刘艾玟的那道影子,是不是新郎倌儿正主,也不确定。但一般而言,男人都不愿别人触碰自家选中的新娘吧?所以,那影子就是正主儿的可能性应该有七成。”

    这些话一出口,就到了再一次举手表决的时刻。

    上一次表决,导致学生们自愿深入旧杏观鬼地,结果死伤惨重,那这一次呢?一个行差踏错,就会全军覆没的。

    出乎预料,卫红扇第一个举手了,自愿参与救援行动。

    我们都不解的看向她,绿光落到她的脸上,一闪一闪的,她的眼睛跟着一亮一亮的。

    她举着手,深沉的说:“如果我是被掳走的那个人,我希望,自己能保住清白,而且,有人能来救我!以己度人,艾玟她们此刻必然非常的害怕,内心在祈祷救星的降临。我若铁石心肠的见死不救,那么,等我落难时,谁来救我?”

    句句如针,犀利的刺透了在场众人的心。

    田堂一咬钢牙,腮帮子处青筋隐现,毅然决然的举手,他的另一只手握紧了金属棍,骨节突出,‘咔吧’作响。

    冷淑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举起手来。

    莫弃哆和莫弃烧对视了一眼,同时举手。

    五人的视线落到我身上。

    我哈哈一笑,举起了右臂。

    意见达成,我们确定了行动方案。

    正要执行,就听到洞口外一静,然后就是起立的动静。

    “正主儿来了。”

    这话出现在我的心头。

    我们几个都挤到出口前,将脑袋探出去,观察着下方的动静。

    某个通道出口处,忽然滑行进来两队阴魂侍从,它们一个个的鬼脸煞白,但都穿着统一的黑色大袍子,铺展开了蓝色的地毯之后,滑行到毯子的两旁站好。

    而一众宾客,包括那四只妖,都站起来等待着,这排场不是一般的大啊!

    三个蓝盖头新娘仍旧端坐原位,一动不动的,果然是被禁锢住了。

    绿影一闪,一个身穿绣竹绿袍,头戴蓝色冠帽,踏着黑色牛皮靴的‘人’,沿着鬼侍从们组成的欢迎通道,踩着蓝色地毯,缓缓的走了出来。

    没有错,绿光照耀下,来者看起来就是一个人,一个气质雍容华贵,英俊到发光的年轻男人。

    这英俊的年轻男子看起来和人类没两样,但在我的眼中,他还是异于常人。

    他的皮肤太白,眼神太深邃,最主要的是,在他身上,感受不到鬼气、妖气,也感受不到活人的气息,但还没有散发死气,真是奇哉怪哉。

    他的这个外表,看起来非常的假。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这东西的灵魂和外表没有融合,像是分离的状态。

    此种感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因为,根本就无法准确的形容,只能说是怪怪的,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他的皮相真的足够帅气,可以说,比校草田堂还要帅气一分。

    “嗤。”

    我身边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来源于挤在旁边的莫弃哆和田堂等人。

    “怎么了?”

    我转头看向他们。

    “度哥,那个人是学院往年的第一校草萧不寸,他去年就毕业了,之后第一校草的名头才让出来。”

    莫弃哆嘴角都在跳,说出让我们头皮发麻的话来。

    “原来的第一校草萧不寸?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穿的不伦不类的,还要迎娶三个姑娘做新娘,这是怎么回事?”

    莫弃烧不解的嘀咕着,他目前只是大一的学生,即便听老姐的话听闻过萧不寸的名头,但肯定是没有见过真人的。

    田堂的脸相当的难看,他压着声量凝声说:“度哥,萧不寸学长已经失踪一年多了。”

    “什么?”

    我们几个都吃了一惊。

    “萧不寸是萧家的大少,和我不一样,人家可是嫡出的,毕业之后,就去外地萧家的产业中历练了,准备为以后接任家主之位打基础。

    但很是奇怪,萧不寸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萧家发动了大量的人手查找,但至今都没有线索,因为萧家喜欢低调,刻意隐瞒了这件事,所以,普通人都不知道萧不寸失踪的事儿。

    但这种事在圈子中是瞒不住的,我也就晓得了,却不敢对外乱说。

    没想到,时隔许久,竟然在这里看到了萧不寸学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子事儿呢?那个人,看脸确实是萧不寸,我和他是认识的,但我总感觉陌生。”

    田堂一边说着,一边紧紧盯着下方的萧不寸。

    绿光隐隐,萧不寸缓步走向三名顶着蓝盖头的新娘,每一步都没有声音,但似乎重重的踏在我们的心头上。

    莫弃哆的神态最为古怪,她的身躯微微颤着,眼中都是激动。

    “姐,你怎么了?”

    莫弃烧狐疑的问了一声。

    “没事,只是忽然看见老学长,有些意外。”

    莫弃哆很好的掩饰了失态。

    我正好观察到这一幕,一转念就懂了,怕不是萧不寸和莫弃哆以往有过交往?但肯定是避开了众人耳目。

    也可以理解,这两人都如此的出众,金童玉女一般,莫弃哆即便眼高于顶,估计也是喜欢的,私下里不定是怎样的关系。

    萧不寸毕业之后突然失踪了,莫弃哆和他断开了联系,心中的滋味肯定是难以对人述说的。

    突然见到了失去联系一年多的萧不寸出现在这里,莫弃哆才失态了。

    我发现田堂、卫红扇和冷淑荷都很是隐晦的的打量了莫弃哆几眼,心中明了,他们和我想的应该是一样的,甚至,年纪最小的莫弃烧也保持着怀疑。

    他能成为学霸,自有过人之处,他姐的失态岂会不引起疑心?

    下方,身穿绿袍子的萧不寸已经走到三个新娘面前。

    旁边滑行而来几个鬼魂,将蓝色布条塞到新娘子的手中,三条蓝布条的另一端送到萧不寸的手里,而这些布条的中间位置是大蓝花。

    这和活人成婚时的大红花道具类似,区别只是颜色的不同。

    红影一闪,那个红衣小人儿忽然出现在萧不寸和三个新娘面前,她身后的尾巴一甩,那枚钩子闪耀幽光。

    “吉时已到,请几位新人上前。”

    看样子,她是这场诡异婚礼的司仪。

    绿袍子的萧不寸对着小人儿点头一笑,只是左手轻轻一扯,那三个顶着蓝盖头穿着深绿袍子的新娘,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的站了起来,然后,亦步亦趋的随着萧不寸行走着,跟在红衣小女人身后向前走去。

    周围的阴魂和僵尸一道鼓掌,但没谁说话,气氛非常的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