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地府巡灵倌 > 第143章 顶睡记
    “你们找到什么法具没?”

    我转移了话题。

    莫弃哆摊摊手,羡慕的看了看我手臂上缠着的‘封魂链钩’,小声说:“我们的运气不太好,没发现什么法具。咦,对了,田堂学长,恭喜你了。”

    “恭喜我什么?”田堂愣愣的问。

    “你不也听度哥说了吗,那个美女鬼血竹桃,将你对她说的话当真了,她此刻正满世界的找你呢,找到你之后,就要和你拜堂成亲了。田学长得到如此美貌的妻子,我们当然要说一声恭喜了。”莫弃哆嘴角挑起戏谑的笑。

    田堂的脸从青转黑了。

    背着金属棍的田堂在撤退的过程中,打爆了好多具僵尸的脑袋,足够威猛,但提及血竹桃,他立马吓得要命,原因是,听了我的述说,血竹桃的强大形象已经镇住了大家伙。

    血竹桃的恐怖力量,绝不是普通僵尸所能比拟的。

    田堂一想到有这么一只强大的女鬼在到处的找他,想要和他做夫妻,浑身的毫毛都竖立起来了!

    “哆学妹,别开玩笑了,我才不要娶一只女鬼做新媳妇呢,绝不!”

    田堂咬着钢牙,非常坚定的喊着。

    “田堂,我不得不说一句,血竹桃长的真好看,你可不要后悔。”我暗中好笑,就给了他一句。

    “再好看那也是一只鬼啊,人鬼殊途,怎么可能结成连理?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儿吗?我坚决不干。”

    田堂咬牙切齿的。

    “那你当初为何对她的尸首说嫁娶之类的话呢?你既然说了,那就得负责,不然,太没担当了吧?”

    莫弃哆有些看不惯,说了一句。

    “这?我不管,那时候只是戏言,谁会当真?度哥,这个血竹桃是不是太死脑筋了?”

    田堂的嘴巴一如既往的硬。

    “我不晓得血竹桃大姐是不是过于执拗,但我知道的一点是,我和莫弃哆绑在一快,都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说,田堂,你最好祈祷不要遇到血竹桃,不然,我是没办法护住你的,小哆更是白扯。”

    我摇了摇大木头脑袋,事先提醒了田堂一句。

    和血竹桃有过接触,我很明白,那女鬼说一不二的,绝不是好打发的,我只能衷心的祝田堂好运了。

    “哆学妹,你不是说可以燃烧我们的一年寿元,加持一天的法力吗?现在,可以做这件事了吗?”田堂阴晴不定半响,转首看向莫弃哆。

    “抱歉,邪事连环,掩护大家撤退的时候,我动用了纸人仙女姐姐,哦,也可以简称她为纸女姐姐,因为,内中的女人灵体比我岁数大不少。

    因为使用了纸女姐姐,好不容易恢复的法力全消耗掉了,实在是没有余力帮助你们燃烧寿命去加持法力了,学长,你就好自为之吧。

    再说,即便加持给你一天的法力,遇到血竹桃时,你也撑不过三招的。我和度哥拼命都不是人家对手,你持着金属棍,仗着点儿法力,怎么和人家嘚瑟?会被打成猪头的。”

    莫弃哆苦口婆心的劝说。

    “我宁死不屈总可以了吧?”田堂的火气上来了。

    “我说你小子也够倔的,血竹桃是一只好鬼,身上没有人命,做事很有分寸。再说,人家长得可美了!客观评价,不比小哆差,甚至更有味道一些。

    她给你当媳妇,我还感觉她有些吃亏呢,你小子还老大不愿意?真是搞不懂你了,她不害人,即便跟着你了,以她的本事,收敛阴气,也不会害的你气血两亏,你有啥可怕的?”

    我啼笑皆非的看向田堂。

    “度哥,看你的样子很欣赏血竹桃啊,连连夸她美貌,要不然遇到她之后,你和她说说,我愿退出,你就开心的接受她当鬼媳妇吧。好不?”

    田堂眼珠子一转,给出个鬼主意来。

    “你怎么不去死呢?我岂是横刀夺爱的人?你将我看成什么了?这是你的机缘和好事,我只是羡慕罢了,可没有越俎代庖的意思。”

    暗骂着这小子想害我,自然不会顺了他的意。

    “度哥。”田堂还要说些什么。

    我摆摆木手,他只能识趣儿的闭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来,虽然喊着宁死不屈,但好死不如赖活着,谁真的愿意去死呢?

    估摸着,田堂正在盘算,真的遇到血竹桃时该如何脱身?

    解铃还须系铃人,他口花花不着调所惹来的孽缘,只有他自己才能化解,别人是帮不上忙的。

    “大家休息一会,然后就出发,只能继续深入了,看看能不能遇到弃烧和刘艾玟她们?但愿两个女生吉人天相吧。”

    我沉吟一下,如此吩咐。

    四人没有异议,都疲惫不堪了,有我看着,四人很是放心,躺在那里,很快就睡着了。

    我控制着木傀儡身躯盘膝打坐,趁着这时节捋一捋来到旧杏观中所发生的事儿,总感觉诡异,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正在此时,睡在墙角那儿的卫红扇突然半坐起来,还闭着眼睛。

    她这动作将我吓了一大跳,忙看了过去。

    卫红扇始终闭着眼睛,却用手支撑着站了起来,然后,一拐一扭的,以极为诡异的姿态行到墙边,伸出手去。

    特别诡异的一幕发生在我的眼前,只见她宛似壁虎般的用手掌贴住了墙壁,然后,双掌互相换着,就顺着墙壁移动了上去,最后,竟然贴在石头房顶之上,来回的爬动着。

    我惊讶的不得了,抬头盯着她的动作,心头惊涛骇浪。

    “这是什么情况?梦游?不对啊,冷淑荷是个大活人,即便梦游,也不该具备壁虎的能力吧?屋顶上爬来爬去的,这是梦游能带来的力量吗?

    那是鬼附身吗?好像也不太对啊,回想当初废墟祠堂中孟一霜的鬼附身事件,那是无比凶戾的,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攻击他人,失去理性。

    但此刻的卫红扇,根本没有攻击他人的意图,不过是在上面爬来爬去的,并没有攻击性,再说,在我的视野中,看不到一丝黑灰色的鬼气,因而,鬼附身的说法是立不住的。

    不像是梦游,也不是鬼附身,那是什么呢?”

    我抬着头,琢磨着这问题,却发现卫红扇趴在房顶中间的位置不动了,甚至,还传来呼呼的打鼾声。

    “这是,睡着呢?”

    我不解到了极点,慎重起见,我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反正没有危害,那就让她趴在上方睡觉好了,虽然,这场面着实诡异,但我见过太多异事儿,还撑的住。

    因而,我一动不动的,保持盘膝打坐的姿态。

    时间缓缓流逝,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莫弃哆最先醒来。

    她半坐起来,用袖子擦着眼睛。

    我小声的说:“别惊讶,看上面。”

    “上面有啥看的?”莫弃哆不解的嘀咕一句,然后,抬头上望,接着,像是变为石像了,呆愣在那里。

    足足两分钟,莫弃哆才收回目光,低下头来看向我,眼神中都是震骇。

    我起身走过去,距离莫弃哆一步之遥,再度坐下,用最小的声音问:“小哆,你可看明白了,卫红扇这是咋回事啊?没有鬼气,不是鬼附身,若说是梦游的话,不可能游到那里贴着房顶睡大觉吧?我真的糊涂了。”

    “度哥,我也有些糊涂,不过,有种猜测,不知道准确不?”

    莫弃哆眼珠子转动了好几圈,小声的回答。

    “什么猜测?”我心头一紧。

    “卫红扇可能不是人,或者说,她的血统中,有一小半不是人类的血统,有可能是妖怪的血统,那种可以在墙上走来走去、如履平地一般的妖怪的血统,比如,蜘蛛壁虎什么的。”

    莫弃哆小声的说出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