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地府巡灵倌 > 第121章 葬火追源
    我的眼力太强了,一抬眼就看清楚了,他俩早就没有了呼吸,舌头吐出来老长,滴着血,眼角撕裂,死不瞑目的。

    脸上黑紫一片,这是典型的窒息死亡状态。

    段施的瓶底厚眼镜,不知道遗落到哪里去了?

    失踪的两个人,并不是金蝉脱壳,更不是玩苦肉计,而是,真的死了!

    他们被吊死在山门上,随着阴风左右的摆动,一眼看去,能将人给吓死!

    “啊啊,不要啊,呜呜!”

    刘艾玟大哭起来,紧跟着,几个女生都放声大哭。

    手电照过去,大家伙都看清了那边的情况,一时间,女生们的心理几乎被轰击的崩溃。

    男生们虽然强一点,但也快要支撑不住了,他们握紧了拳头,牙咬的‘咯咯’作响。

    唇亡齿寒,即便和那两位没有深厚的交情,但想到下一个就可能轮到自己了,谁还能保持淡定?

    “莫弃烧,和我来,先将他们给放下来,不能在那晾着。”

    我冷冷的开口,然后,示意莫弃烧和我一块儿过去。

    莫弃烧的腿肚子在转筋,他不过是个菜鸟法师,死人这种事,定是第一次亲身经历,即便强自镇定,但也露出了胆怯之意。

    一个还在冒着粉刺的少年罢了,能撑住不倒,已经难能可贵了。

    他颤抖的跟上来。

    “小哆,注意警戒,别再有人被害了。”

    我头也不回的喊着。

    “知道了。”语调中带着强烈的悲痛,莫弃哆回应了一声。

    山门非常的高,莫弃哆是够不到的,我故技重施,弹起来切断了两根黑色绳索。

    “彭,彭!”

    尸首接连落地,发出沉闷的响声。

    那种声响像是在撞击在人的心脏里,感觉三魂七魄都在蹦跳。

    我落到地上,伸出木手,就是圆球形的木头部位,到两人口鼻间试探一下。

    一点呼吸都没有了,死透了,但能感知到,灵魂还在,蜷缩在尸首深处,估摸着时间一到,就会离体去往阴司报到了,算是遗留了一点希望。

    “死了。”

    我站直身躯,冷冷的说出两个字。

    莫弃烧哽咽一声,喊了两人的名字,悲痛弥漫。

    “得将他俩埋葬了,你会防止尸变的法术吧?”

    我问出重点,这地方的阴气太重了,要是尸变的话,会多出两具僵尸的,那可就麻烦了。

    “我不会。”莫弃烧一愣,老实的回答。

    我扭头看向莫弃哆。

    “度哥,抱歉,我也不会那种法术,我们姐弟俩,其实,会的不多,主要是傀儡术,还是刚入门的那种。”

    莫弃哆听到我们这边的对答,赶忙回话。

    “那就不能埋葬了,需要火化。你俩会火系法术不?引燃尸首能做到吗?”

    我心头一跳,暗中直喊天,菜鸟法师确实不够给力啊。

    “我不会这个,但我姐应该会。”

    莫弃烧老实的回答。

    “火葬吗?太惨了吧,他们竟然都不能保留全尸?”卫红扇在那边悲戚戚的说着。

    “度哥说的没错,这地方阴气太重了,很容易尸变,一旦出现僵尸,我们有可能还会出现伤亡,所以,烧掉两具尸首是最稳妥的做法。”

    莫弃哆强调了一下,大家伙都不吱声了。

    他们默默的擦着眼泪,估摸着,都被吓的不知道如何思考了。

    我和莫弃烧将两具尸首抱了回来,放在众人之前,女生们不忍心看,都扭过头去,默默流泪。

    我对莫弃哆点了下头。

    莫弃哆叹了一声,上前几步,手指不停的动着,宛似火焰燃烧的姿态,口中吟咏听不清晰的咒语,当指诀完成那一刻,莫弃哆喊声:“疾!”

    “呼,呼!”

    两颗看起来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火球儿出现了,扑落到两具尸首之上,呼啦啦的,火焰升腾老高,温度炙热。

    学生们吓得向后倒退老远,眼睁睁看着尸首和书包等物在高温火焰中变成了飞灰,风一吹,弥漫于石碑和幽暗的天地之间。

    我能够看清楚,两道幽魂从火焰中解脱了,它们飞腾向上,半空出现个漆黑的拱形大门,门扇打开,两根锁链从内穿透出来,卷住两只幽魂,扯了进去,能量黑门消散了。

    两人的灵魂去地府报到了。

    莫弃烧和莫弃哆应该是能够看见的,因为,他俩都向着那位置看了一眼,虽然眼神没有停留,但我注意到了。

    莫弃哆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欣慰之意。

    既然灵魂还在,那两个枉死之人就还有来生,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儿了。

    看来,旧杏观的风水局只收割生灵的性命,却不收割灵魂。

    “不知道,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大学生们看向莫弃哆的眼神中,藏着极度的畏惧。

    现代人都晓得,即便火葬场里焚尸炉中的高温,想要火化尸首,也需要很久的时间,而且,不见得烧的那样‘细’。

    但莫弃烧施法释放的两枚火球,在数分钟之内,就将尸首烧成了最细的骨灰,这是何等的温度和威力?

    当日,我在光明湖前感受着宁鱼茹释放的火球,就被吓得半死,眼下,这帮子大学生和我当时的感觉无比接近,都明白了莫弃哆的恐怖。

    尽管她再三的说自己能力不足。只是初入门的法师,但只火球这一手,就将田堂在内大学生们吓得战战兢兢。

    阴德法则他们并不了解,当然不知道,莫弃哆万万不敢随意杀人的,恐惧自然就诞生了。

    莫弃烧将众人畏惧他姐的眼神看在眼中,只是深沉的一叹,没有多做解释。

    值此草木皆兵的时刻,让大家伙更听话一些,不要窝里反才是王道。

    而莫弃哆无意中就震慑了一把,除了火化掉尸首,还起到了收服人心的作用,也算是一石二鸟了,不管是我还是莫弃烧,不会故意去说破。

    刘艾玟忽然上前,牵住莫弃哆的一只手,真挚的说:“哆学姐,要是我死了,也烦请学姐火化掉,我不要变僵尸。”

    “我也是。”卫红扇紧跟着说了一声。

    大学生们挨个的拜托了一声,齐齐看向面色难看的莫弃哆。

    “你们,不会轻易死掉的,我会尽力。”

    莫弃哆眼中泛起泪花,拍了拍刘艾玟的手背,看向大家伙。

    田堂的手下意识的抚着脖颈勒痕,面上都是悲愤。

    “为何是我们?为何要杀我们?”

    他忽然大声的问起来。

    “因为,这地方有着诸多禁忌,一旦触犯,就会被阴气锁定,就是人们常说的撞邪,或者称之为厄运缠身也成立。田堂,你们第一次来此的时候,可是做过什么事儿,从而触犯了此地的禁忌?”

    我上前一步,凝视着田堂。

    此话一出口,就见除了莫弃哆姐弟之外的大学生们集体一颤,然后,面面相觑的,眼底流转着惊疑不定。

    “你们,有事瞒着我们,说,上次来此,你们做过些什么事儿?要是不说,我们可就不管你们死活了。”

    莫弃哆冰雪聪明,立马大声喝问起来,怒火似乎随时要窜出来。

    “这?”

    田堂和冷淑荷他们对视几眼,满面犹豫。

    “还不说,想死不成?”

    我大吼一声。

    这一声宛似霹雳,几个人腿一软,坐倒在地。

    “田学长,告诉他们吧,咱俩那天确实做错了。”刘艾玟泪流满面的大喊着。

    田堂脸上阴晴不定起来。

    莫弃烧就要追问,我暗中一扯他衣襟,莫弃烧会意,闭上了嘴巴,不再吱声。

    寒风掠过,碑林中似乎发出了鬼啸之声,气氛极度诡谲。

    我们都死死的盯着田堂,盯得他额头沁出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