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十六章:死灵大厦,最后一根稻草!
    当石应虎突然自二楼跳下来的时候,赵志诚也吓了一跳,好在他很快就认出自己的徒弟了。

    “老五,你怎么独自一个人回来了,你师兄妹呢?”虽然欣赏石应虎,但霍天行、燕飞飞毕竟是自己从小带大的,在感情上要超过石应虎很多。

    “霍师兄现在受了伤,在地铁站隧道中,小师妹正在照顾他……飞飞因为与我意见不和,独自去救一个小女孩了。”石应虎并没有什么隐瞒,而是捡重点直接把实情说出来。

    虽然他说得并不细致,但赵志诚同燕飞飞相处了那么多年,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的确是飞飞的性子,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既然你已经来了,那就一起去吧。”以赵志诚为首的五位宗师一边奔行跳跃,赵志诚一边向石应虎介绍在场的人。

    “清溟,那个以大欺小的老家伙。”

    “哼。”

    “这三位分别是黄狮虎,边浪,左清秋三位前辈,这次我们要一起执行一个任务,应虎你这次过去,若是觉得事不可为,直接就退吧。”赵志诚提着石应虎的肩膀这样言道,虽然已接下这次任务,但在场的人没谁觉得这次任务有很高的成功把握。

    黄狮虎是一名胖壮的大汉,边浪是一名高瘦的银发老者,左清秋则是一位很有气度涵养的老婆婆。

    五位宗师都穿着能够提供相当防护力却并不影响行动敏捷的贴身夜行甲,这个时代一流的轻甲装备在五名一流的武者身上,几乎约等于直接给他们套上了一身横练,打法上可以变得更加凶悍增幅战力,当然,真正的横练高手穿上甲衣,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不过修横练太苦了,危机重重,在一定程度上还折损寿数,因此这个时代修横练的高手也并不多,多数都集中在佛门一脉。

    佛门视肉身为臭皮囊,更有苦行僧分支讲究以肉身痛苦获得心灵上的自由安宁,因此佛门的金刚不坏法门名传寰宇,反而是视肉身为渡世宝筏的道门一系,在炼体上没有什么成就,这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在休整的过程中,众人拿出丹丸合水服用,赵志诚也给了石应虎一颗,石应虎合水吞服之后,居然觉得不再饿了,很是神奇。

    “食物当中杂质太多,因此修炼到宗师境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服气辟谷一周到半个月左右,杀三虫,清血管,排杂质。不过,随着科技的发展,国家研究出这种丹药,只要一颗就可以满足一位宗师一天的营养所需,只是还不能完全取代正常饮食,不然时间久了还是会营养不良的,在眼下这种情况下应急,则非常好。”养元丹中营养丰富,杂质极少,宗师级高手合水服用后,连大小解都变得很少了,的确是一种支持后勤作战的极品丹药。

    …………

    在夜晚时,一行六人抵达到了位于清平市商贸大厦的空间重合节点,此时此刻,这座楼宇都在深夜当中扩散着微红色的光。

    有骷髅、有肉眼清晰可见的灵体环绕着这里,彰显出一种极尽恐怖的意味。

    “我们的目标是潜入进去,然后狙杀这里的死灵法师,大家不要担心,血月世界的传奇法师虽然可怕,但只要被我们潜行近身,干掉它不会比干掉一个普通人更难。”纯阳宗明显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赵志诚这一番话说出来,石应虎注意到,除清溟老道的神色不变明显早就知道以外,另外三人都显出极大的放松。

    怕是正常现象,五个强三阶去围攻一个传奇,没有谁会不害怕,除非他真的不怕死。

    “应虎,你没有夜行甲,就这么跟我们去反而会暴露我们。我们先潜进去,你在发现整个楼都已经混乱之后,再冲进去支援,五个小时后,若还是没有混乱……你就回去告诉吴师长,说赵志诚失手了。”最后关头,赵志诚想了想,没有带石应虎去冲击那处已经被异界死灵法师占据的大楼,或者说,哪怕这时候有一套夜行甲,赵志诚也不想让石应虎跟着自己进去。

    “应虎,为师若是出不来了……帮我照看着点天行他们。”

    “小友,帮我照顾一下黄家。”

    “我有一个独孙,叫边云阳,很不成器,你每月打给他一点钱,不让他饿死就行了。”

    “左家,可能也要烦请小哥多少照拂一二了。”

    最后,到了清溟老道时,这老道斜眼睛扫了石应虎一眼,然后在转身走出去时开口道:“我是一定不会死在这里的……但万一我没出来,告诉我家秀雅与玲玲……找个好男人嫁了吧,是师父对不住她们。”

    “你个老淫棍,果然对自己两个徒弟下手了!”

    “那又怎么样,你不也娶了一个可以当你孙女的小女生吗?”

    伴随赵志诚与清溟这样的争吵,五名全部都七十多岁,加起来快要四五百年的老家伙穿着夜行甲,冲入夜色当中,去挑战一个不说九死一生,也是三七开的杀戮任务。

    “…………”

    “每到这种时候,就会特别恨自己的无力啊。”

    沉默良久,石应虎返回大楼中,他来到商贸大厦对面远处一幢楼宇七楼,观察着那幢冒出红光,有骷髅、有灵体环绕盘旋的大楼。

    这边的这一役,与另外两处的攻伐还不同,因为是兵力不足前提下的以小搏大、行险一击,因此更多的是看潜入与爆发,机会,就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

    一路上,石应虎从师尊赵志诚的口中得知。

    血月世界的传奇法师,生存能力不如本世界的传奇武者,但能力之多样,攻击之强大,都是本世界传奇武者远远难以企及的,换而言之赵志诚他们五个一波潜伏突袭突不死对方的话,基本上就是被对方杀的份了。

    “法师……血月世界……神灵!?”抚着手中的魔劫,石应虎站立在商贸大厦的对面,等待着结果的出现。

    整整一夜,八个小时。

    石应虎就是那么抱着长刀,站立着等待的。

    当天边的太阳升起,一缕阳光映入石应虎的眼中时,他脑海中闪过的是五位老人家临行前的话,而眼前的死灵大厦,依然是波澜不惊。

    又过了五六个小时,石应虎依然等待站立着,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就在石应虎都几乎绝望时,对面死灵大厦的楼顶处,突然闪烁起一轮纯金色的剑光!

    “纯阳宗,纯阳金剑!”下一刻,商贸大厦的骷髅与怨灵们全部都往里面冲,整个大楼顿时混乱起来。

    哗啦。

    刀鞘一点,石应虎面前的玻璃就破碎了,下一刻这个男人如豹子般直接从七楼跃下,魔劫出鞘以背锋点在一侧的水泥石墙上,一直这样滑落到三楼时,石应虎立身一蹬墙壁整个人扑落地面,直接冲上群魔乱舞,已经一片混乱的商贸大厦。

    “得手了,不然不会这么乱,但也没能完全得手,我进去可能死在里面,但同样也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灵体飞行的较快,骷髅也跑的比较快,当石应虎开始冲楼时,在一二层就只剩下一些身形臃肿行动缓慢的死灵行尸了。

    尽管,实际上它们的召唤等级其实是比骷髅兵更高的。

    此时此刻,这些西装革履的行尸在发现石应虎持刀闯入后,在本能驱使下向石应虎扑冲过来,跑的最快的是一名穿着制服短裙失去半边脸的女行尸,石应虎冲过去时错身一刀把她的整个脑袋都削下去了。

    这时尸群当中又冲出一头穿着白衬衫,身形肥胖非常的行尸,石应虎敏锐得发现对方的皮下隐隐滚动着绿液,他一脚踢了一个椅子砸过去,那头胖壮的行尸直接就爆了,强腐蚀性的绿液甚至将它四周的行尸同伴都融化了。

    “普通行尸当中隐藏着会爆的那种,真阴啊,没时间和它们过多纠缠。”虽然消灭这些死灵行尸也会有几点、十几点的源能量入账,但事情的轻重缓急石应虎是分得清的。

    在灾难降临之时,聚众躲藏在商贸大厦里的民众一个都没逃了,全灭了,几百甚至几千行尸一时半会根本就灭杀不干净,好在双方的敏捷灵活是没有可比性的,石应虎甚至可以冲到电梯扶手上践踏奔跑、飞腾窜跃,比较麻烦的是还有少数的灵体没有到上面去,此时此刻发现生人后俯冲下来。

    对于“鬼”这玩意石应虎还是觉得很渗得慌的,看着天空中有一道道深红色的半透明骷髅脑袋冲自己俯冲而下,将赤龙虎煞尽皆灌入魔劫中,魔劫刀四周扩散开一圈非常清晰的刀芒力场。

    下一刻,迎着对方的飞行轨迹,石应虎的全力挥刀一斩,几颗深红色的半透明骷髅脑袋瞬间就泯灭在刀芒中了,事实上居然比普通丧尸还好杀一些,并且源能量获得反而更多。

    “……已收集源能量39点。”

    “……已收集源能量27点。”

    “……已收集源能量29点。”

    “真是刷源能量的好类型,呼呼,一个商厦建这么多层干嘛?”现在升降梯,手扶式电梯当然都无法使用了,还有成山成海的行尸围追堵截,石应虎一口气冲到三楼时,从主厅跑到了安全通道的楼梯,在他刚刚踹开门往第四层冲时,一颗巨大的拳头在其眼前疾速放大。

    “砰!”

    石应虎及时横刀封挡,却依然被那夸张的巨力打得倒撞在墙上,身后的消防铁门直接被撞变形了。

    “咕噜、咕噜……”

    浓烈的尸臭气息扩散,刚刚没能注意到是因为整个商厦都充斥着尸臭气,而此时此刻石应虎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毒气,几乎想干呕一下来表示自己发自内心的敬意。

    能臭到这个地步,也真是有你的。

    肥胖的身躯如同一面墙一般,肩膀偏左是一颗胖大的头,肩膀偏右是一颗畸形的小头,最恶心的是它的腹部处还有一颗头颅,此时此刻这颗头颅贪婪注视着石应虎。

    这一边楼道之所以行尸数量少,就是因为有这头憎恶盘踞在这里,否则死灵法师怎么可能给自己留下这样一条非常明显的破绽可寻。

    “好狗,不挡道!”

    “吼!”

    周身扩散着尸毒,憎恶的回应是一拳轰杀过来。

    …………

    闭气,扬刀,对冲,卸力飞腾。

    眼前这头死灵憎恶的力量大得夸张,虽然没有什么武功,但在狭小的空间范围内,力量、体型与那周身尸毒就已经是非常可怕的威胁了。

    这些因素叠加一起,在这里哪怕遇到眼前这头憎恶的,是一位强三阶的宗师,只要不是横练宗师,就都够喝上一壶的,横练宗师硬打硬扛,在这种狭窄的地形同样能发挥出自身最大战力。

    石应虎的太极神功继承了“内天地”效果,内部循环与排异这两方面都特别强,不然他现在就应该初步身中尸毒,并且越打越虚弱了。

    在狭窄的空间范围内四面踩踏墙壁,避开对方的扑击与拳锋,数刀砍斩在那腐烂积累的血肉上,赤龙真气、白虎刀煞,石应虎的魔劫刀连宗师都不敢肉身硬扛、轻触锋芒,但砍在眼前这头巨大的憎恶身上,轰入其体内的劲力却恍若石牛入海一般,反倒是石应虎被这头憎恶追打得满楼道飞退。

    以手肘对冲躲闪不及的沉重一击,石应虎身形再退,而那名憎恶的右拳却在暗劲的反冲下整个爆开了。

    只是,石应虎这时也感觉到体内真气运转陡然一窒,消耗了一部分,同时有一种淡淡恶心感涌上心头。

    “这样不行,若再硬接几招的话,我就得身中尸毒。”

    死灵憎恶露出骨头的右拳拖在地上,四周楼梯上的血肉尸骸就如同自生灵性般涌过来,覆盖在它破损的拳锋处,这里是它的主场,楼道上那铺满的层层血肉,全部都是它的“血瓶”。

    “小爷不陪你玩了。”看到这一幕,直接转身而逃。

    而那头死灵憎恶发现石应虎转身逃避,它愤怒得吼叫一声,紧接着以单手一按楼梯扶手像一座肉山般扑砸向石应虎。

    而在这一刻,石应虎往楼下冲的身形就像“倒带”一样头也不回的反向倒冲,其速度居然丝毫不比往下跑的速度慢。

    在肉山死灵憎恶还在半空时,石应虎就已经倒冲着穿过它所镇守的楼梯了,两者错身而过,石应虎以左手指在太阳穴上点了一下:“战斗是要靠脑子的,蠢货。”

    “嗷!”砰。

    无论那头巨胖的三头死灵憎恶有多么的不满,石应虎都成功冲上四楼了,继续打下去未必打不赢,但打赢一头死灵憎恶并不是自己此行的目的。

    四楼意外得并没有什么死灵生物镇守,石应虎一口气冲上五楼顶,一脚猛得踹开了楼顶的门,冲到了纯阳金剑剑光闪耀的大厦顶楼。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下雨了。

    冰冷的雨倾盆洒落,将血水冲散,却也无法冲刷这里的一片狼藉。

    大量的碎尸,残尸断臂,黄狮虎巨大的身躯与一死灵骑士一同趴伏于一片陷坑当中,边浪断了一支手臂靠着墙闭着眼睛,生死不知。

    老婆婆左清秋使用一对飞轮似的武器,此时此刻依然在绞杀着不断冲上来的尸群、只是毕竟是老了,爆发力是有的,但越是战斗便越是体力不支,强三阶武者宗师毕竟无法完全以真气代替体能,即便是可以,那衰老的身体也无法支撑负荷。

    石应虎的师尊赵志诚以及清溟老道在中央处,一具血肉模糊的骷髅穿着军大衣,左手拿着散弹枪,右手握着一支镶嵌宝石的古朴手杖,它周身环绕着铁丝,此时此刻那些铁丝网如有生命的灵蛇般,洞穿了赵志诚的身体把他整个人拖吊起来。

    而清溟老道此时此刻被那具血骷髅踩在脚下,以双手扳着那家伙的脚,却是怎么都扳不动了。

    石应虎刚刚冲上楼的时候,本来军衣血骷髅的四周还有数具燃烧着烈火的骷髅战士,只是随着雨势越来越大,法术的力量终究无法抗衡天威,那些火骷髅都被浇灭冲碎,石应虎这边破门而入,而那军衣血骷髅则缓缓地回头。

    赵志城发现了石应虎,嘶吼道:“应虎,走……走……”

    “杀了它,我们已经杀了它一次了,我不信它真的能接二连三得不断转生!”反倒是军衣血骷髅脚下的清溟老道,他此时此刻眼睛发光,冲着石应虎这样吼叫道。

    “问题是,它现在这个状态,我担心我一动,它就会杀了你们啊。”石应虎心中这样思索着,他虚空舞刀,如同鬼画符般向军衣血骷髅砍出一式虚无的刀势招法。

    鬼刀:惑神夺魄!

    重装矮人都不吃这一招,法职系的法师会不会吃这一招,石应虎心中也没底,死马当活马医吧,那是待自己相当不错的师尊,无论怎样总要尝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