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无限怪兽分身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透漏’身份
    “这位大哥,这真的都是送给我们家的?”

    刘月满脸的不敢置信。

    虽然没有把这个后车厢塞满,但是也装满了将近一半,里面全是米、油、烟、酒、海鲜等等,这还是她们认识的,有些从包装上或者压在下面。

    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

    这就是送点东西?

    这一点。

    有点多了吧?

    来人正是文兴,对刘月笑呵呵道:“是的,这些都是送给你们的。”说完,他转身对着身后跟来的六个便衣帮手说道:“把这些都搬到屋子里去。”

    “等等等等,我先问问林山,他还没和我说过这件事情,我先问问。”刘月赶忙阻止,这种礼物,就算是林山送的,也得问问当事人。

    “那行。”

    文兴答应道。

    刘月立即拿出手机,拨通了林山的电话。

    响了一声便有人接,此时林山正在秦岭基地市南七区的指挥中心看文件,他作为总指挥官,可不是冲在前面就行,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

    之前苏远他们以为林山不熟悉如何管理一支队伍。

    还专门让人教他,而林山的‘学习’速度简直快的惊人,几下子就掌握了一支队伍的指挥技能,甚至还有很多‘奇思妙想’,简直就像天生的指挥官一样。

    惊掉了一地眼镜。

    对此。

    林山只是淡然一笑。

    前世最多的时候,他手下有数百万人类士兵,上上下下都是他在管理,而且还游刃有余,现在这小猫两三只的,想要理顺,简直不要太简单。

    不过半小时。

    林山就把接下来的两个月,独立先锋的任务计划做了出来,提交给了地球联邦军事部进行审核,并且很快就获得了通过,一只未改,因为林山的计划非常全面,挑不出任何毛病。

    看到刘月打来的电话、

    想来应该是年货到了。

    这批年货并不是林山买的,也不是地球联邦发的,而是华夏发的。

    要知道。

    地球联邦的管理的对象是全球所有国家在兽星前线对抗异兽的军队。

    就连工资和假期都统一了,就是为了避免发生矛盾,而福利自然也是统一的,对于所有本国的节日并不发放任何福利或者补贴。

    这部分由该国自己负责。

    于是。

    经过商量,发年货便成了一种奖励的手段。

    在以前是没有的,但是今年,华夏所有士兵都有,就连六个协防国的士兵每人都能领到一张五百元人民币的购物券,军官不等,可以在基地市的军需物品店购买商品。

    虽然衣食住行有地球联邦包了。

    前线也禁止饮酒。

    在兽星基地,由于堡垒的密闭性,也禁止抽烟,但是在基地市,露天环境,抽烟是被允许的,只不过需要在专门的地方和时间抽,决不能有损军容。

    这也是在华夏独一份。

    在其他国家的基地市,抽烟基本没人管,喝酒有的都管理很宽松,特别是俄罗斯,这方面管的最松,晚上小酌一杯那是标配。

    林山作为地球联邦的高级将领,也是华夏的高级将领,自然享有不低的福利待遇,而送给刘月的就是其中的大部分,还有小部分被他送给了齐瑞和张辉。

    这三人。

    应该是他在世俗中认识的仅有的三个朋友,其中一个还是未来可能的妻子,所以送的多了一点,要是一家三口,想要吃完估计得吃好几个月。

    林山接通电话。

    “林山,这些东西都是你送的?”刘月忙问道。

    “对,找了份工作,我们单位发的年货,我根本就用不着,就给你和齐瑞送了一些,你的这边多点,放心收下吧。”林山简单解释道。

    刘月听了松了口气。

    好奇道:“你什么时候进的单位,而且你到底在什么单位上班?发这么多年货?”刘月也是在昨晚才知道林山竟然还有同事,看样子还在上班的样子。

    林山一想。

    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华夏武者事务管理局,这个单位知道吧。”林山稍微透漏了一点,至于自己副局长的身份还是先瞒着吧,免得吓坏了对面的小姑娘。

    “什么?你在那里面上班?”刘月瞪大了眼睛,走到一旁捂着电话震惊问道,华夏武者事务管理局,这是何种机构,刘月也是知晓的。

    这是华夏全国的武者事务处理和协调机构。

    也是锻体术的直接推广机构。

    前段时间还听说对华夏的武道家们全部进行了登记,至于之后,就有点销声匿迹的感觉,原因大家都知道,那就是现在华夏的民间武者根本没有出现阶位武者。

    没有什么能管的人。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

    等到锻体术修炼深入,民间出现大量武者的话,这个机构的才是真正崭露头角的时候,现在嘛,都一群小虾米,有什么好管的。

    她没想到林山竟然加入了这个机构。

    简直是太惊人了。

    忽然间。

    她想起来了当初林山制服小偷的一幕,也想起来了当初林山在地下通道口,那一把匕首,直接吓傻了自己的蛮横舍友的情形。

    那绝对是有武术功底的。

    这样看的话。

    就好理解了。

    华夏武者事务管理局前段时间他也听说招手了不少德高望重的武道大家进去,林山作为一个‘小高手’,好像在里面工作也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至于职位。

    估计也就是小兵一个。

    那可是个大单位,林山一个小年轻,进去还能有多高职位不成,现在这么忙,肯定是做着‘职场新人’的事情,到处打杂帮忙。

    之前还以为林山还是无业游民状态,现在一听在这么正规和有前景的部门上班,这个落差可是有点大了。

    就这样。

    刘月瞬间脑补完成了林山的‘职场之旅’。

    “你真厉害。”

    刘月忍不住赞叹道。

    “呵呵,还行,就是平时有点忙,很多时候要去涉及机密的地方,办机密的事情,手机不能保证随身带,其他的都还挺好。”林山心里说了声对不起。

    刘月听了不断地点着头,连忙说道:“我知道,我理解,你好好工作,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的。”

    刘月不是不懂事的女人,男人为了事业,还是这种特殊部门,哪能像一般的上班族天天和他煲电话粥,这种机构,身不由己才是正常的。

    也难怪林山对锻体术那么了解。

    还知道兽星的一些情况,原来是在这种部门上班,这一刻,以前林山几天半个月都不见消息的怨念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些东西你都收下吧,接下来几个月我都会很忙,到时候看年中又没有时间去看你,如果你有急事就打给你送东西的文兴的电话,不管你有什么麻烦事,我相信他都能处理好的,我们部门的权利,超乎你的想象。”林山最后叮嘱道。

    文兴是助理。

    不是先锋军的人。

    不用跟着林山去兽星执行任务。

    “没事,你忙你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刘月心里像是抹了蜜一样。林山这话有点大,但是也印证了林山没骗她,不然一般人谁敢夸下这么大海口,什么麻烦都能处理。

    又说了几句。

    刘月听到林山那边响起了座机的声音,便主动结束了电话,大年初一林山都在忙,她哪好再打扰。

    挂了电话。

    刘月走回车旁。

    对文兴说道:“你就是文兴大哥是吧。”

    “大哥不敢,叫我文兴就行了,林。。山已经解释清楚了吧。”文兴差点说漏嘴,主要是林将军叫习惯了,这样直呼林山的大名,他都有种不敬的感觉。

    很是别扭。

    刘月笑道:“嗯,那就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号码是我的,我叫文兴,林山有时候比较忙,经常不带电话,你要是有急事联系不上就联系我,我会帮忙或者尽快转告他的。”文兴又说道。

    “好,谢谢。”刘月感谢道,眼前的人是同事,看来也是华夏武者事务管理局的,看这面容和气质,刘月点了点头,颇有气势。

    “不客气,你们快搬下去吧。”文兴命令道。

    随后,其他人立即大包小包的往刘月的客厅里搬东西。

    刘月的父母见了也要上去帮忙,别人都送到家门口了,哪能让人家自己还要搬进去,不过立即被文兴阻止,一番‘大道理’之后,刘月的父母只好退了回来。

    走到刘月身边。

    刘月的母亲小声问道:“闺女,什么情况?”

    “一个朋友,他们单位发的年货,就送了一些过来。”刘月说道。

    “什么单位年货这么多?”她母亲纳闷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反正是好单位。”刘月敷衍道。

    刘月的父母对视一眼。

    觉得等会儿回去要好好问问刘月,这礼物,可不能乱收的。

    很快。

    东西搬完了。

    客厅里已经满满的全是一看就价值不菲的东西。

    目送这文兴他们远去后。

    刘月被拉到了房子里。

    六只眼睛盯着她。

    “说,这人是谁啊,给我们家送这么多的东西。”刘月的母亲一脸好奇地问。

    “是不是姐夫。”刘溪忍不住插嘴道。

    “什么姐夫?”刘月的父亲皱着眉头。

    “姐姐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朋友啊。”刘溪毫不犹豫地把刘月给卖了。

    刘月气急,这个坑姐的妹妹,瞪了她一眼:“臭丫头,就你话多。”,刘溪丝毫不惧,嘻嘻一笑,看的刘月很是后悔告诉她自己和林山的事情。

    见衣父母不罢休的架势。

    刘月只好避重就轻地说道:“他叫林山,大学毕业,以前在一起摆摊的时候认识的,帮了我两次忙,后来他找了份好工作,平时工作很忙,就连今天都在加班,而且家里也没了亲人,单位的年货就送我这里来了。”

    刘月的父母一听恍然。

    正准备继续问。

    刘月赶紧转移话题:“好了,哪来那么多问题,先把东西放好,这些东西一看就不便宜,还有海鲜,我们家的冰箱都放不下了,要不要再买个大点的冰箱。”

    刘月的母亲节省惯了,哪里舍得,摇头道:“买冰箱就算了,大不了我们今天多做点,中午和晚上吃海鲜大餐,就是不会做啊,这个。。。海参怎么吃?”

    看着手边的一个包装,她皱起了眉头,听名字就不便宜。

    刘月立即起身,拉着刘溪的手说道:“我去上网查,走,妹儿,我们好好查查去,需要什么作料等会儿上街买。”

    “好嘞,吃大餐楼。”刘溪欢呼一声。

    说着。

    两姐妹高高兴兴的把海鲜都搬去厨房。

    看着客厅里的一堆东西。

    对于林山。

    刘月的父母两人的印象瞬间好了起来。

    高学历。

    工作好。

    福利好也代表着工资也好。

    做女婿还真是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