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440章 招降书
    第四四零章招降书

    面对困境,描难实叮急得直跳脚,可却毫无办法,一筹莫展。

    因为,城堡的西、南两面,此刻也正承受着敌军的猛攻,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由于这两个方向的地形过于狭窄,郑成功只各派了一营将士分头佯攻,意在牵制。

    可是,这两营的主将是陈俸和郭廷,这两人却也不是泛泛之辈,他们早就憋着一股劲,要与施琅争个高下。

    谁都知道,在国姓爷手下做事,想要升迁快,军功最重要!

    因而,接到命令后,虽然只各领了本部一千五百余人,这俩家伙却不约而同地决意反客为主,假戏真唱。

    在他们看来,狭窄的地形虽然不利于兵力展开,但好处更明显——突击阵地就在红毛的眼皮子底下,城头重炮几乎就是个摆设。

    是以,他俩的战法大同小异——全营打乱兵种,分成十几队轮番出击,波浪式进攻。

    每队一爬上土岗,就以弓箭手冒着枪弹与红毛对射,而藤牌手和长矛兵则抬着云梯拼命爬墙,争取与敌近身搏杀。

    就这样,他们指挥部下发起了一波波猛烈的冲锋,端的是前赴后继,一往无前,直逼得城头的红毛气都喘不过来,一时间自顾不暇,哪里还能抽出兵力支援正门。

    ……

    被扣着强迫观战的使者巴斯滕,此时已是满身大汗,内心感觉却正好相反,哇凉哇凉的。

    前方硝烟弥漫,炮声隆隆,只见整座城堡几乎淹没在一片火光和烟尘中,密密麻麻的人群正登上土岗往前涌去,看情形,那座可怜的城堡,很快就会被其淹没……

    而最前方,此时到处都是云梯和人头,数百黑衣人甚至搭起了人梯,正如蚂蚁爬树一般奋勇攀爬,不断有人往下掉落,却有更多的人接力而上,转眼已有不少人攻上了二层。

    他们的身后,垮塌的城墙处拥挤着更多的人头,这些人正用箭雨,压制着城头的火枪兵……

    巴斯滕直看得不寒而栗,什么叫人多势众?这就是啊!

    此刻,他身旁的阿尔多普上尉,更是吓得面如金纸,腿肚子直哆嗦,怪不得昨天败得那么惨,这些中国佬,特么的才是货真价实的亡命徒哇!

    ……

    一个多时辰后,描难实叮率残兵退守顶楼,其余全部失守。

    环顾身边灰头土脸的数十个士兵,描难实叮面如土色,欲哭无泪。

    整整四百个人哪,才一顿饭的功夫,就死剩这几个了?

    弹药几乎用尽,再顽抗下去,已经全无意义了。

    “打白旗,降了吧……”

    望着士兵们无助的眼神,描难实叮无力地挥了挥手。

    终于,赤嵌城的最高处,打出了一面白旗……

    ……

    望着正挥旗欢呼的人群,郑成功淡淡一笑,转头看了看已经面无人色的巴斯滕等人。

    沉吟片刻,郑成功招手叫他过来,冷冷说道:“赤嵌城之战你等亲眼见识了,可以回去复命了。”

    “是,国姓爷……”

    巴斯滕如逢大赦,赶紧弯腰应道。

    “回去告知你们大统领,明日我即围城,”

    郑成功一脸正色,“给他三天时间,何去何从,让他看着办。”

    “是,”

    巴斯滕擦了擦汗,颤声道“卑职一定告知,一定告知……”

    “这样吧,”

    郑成功看了他一眼,沉吟片刻,淡淡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修书一封,派人护送你等回城。”

    “是是是。”

    “记住,我不杀你等,若是我的信使没有安全回来,破城之后,我必杀尽你等,一个不留!”

    “一定善待,一定……”

    巴斯滕都快哭了。

    ……

    使者回去的时候,总督费尔堡正望眼欲穿,等待消息。

    听完巴斯滕和阿尔多普的汇报,费尔堡神情惨然,一迭声的追问:“真的么?描难实叮降了?”

    “是……”

    “四百勇士,才不到半天,就降了?”

    “是,是的,大人。”

    两人颤声应道。

    “真是废物啊!”

    费尔堡颓然跌坐,无力吐槽了。

    “大人,描难实叮大人战至最后一刻,已经尽力了,”

    巴斯滕上前一步,小声道:“郑军确实势大难敌,大人……”

    “别说了,”

    费尔堡苦着脸挥挥手,不耐烦的道,“把信使请进来吧。”

    “是。”

    巴斯滕规规矩矩地应道,他知道,他的这个主人一向刚愎自用,此刻最好闭嘴。

    不一会,巴斯滕便将郑成功的信使——通事李仲带了进来。

    “总督大人,鄙人李仲,是给我家国姓爷送信的。”

    李仲的态度不卑不亢。

    “呈上来吧。”

    费尔堡嗓音干涩的咕哝了一声。

    当即,巴斯滕替他接过信件,费尔堡双手微颤,迫不及待地拆信读了起来。

    看完信,费尔堡不怒不恼,脸色却是阴晴不定,十分古怪。

    郑成功的这封信,其实是一篇招降书,但语气还算客气。

    “大明招讨大将军,罪臣郑成功致大员尼德兰执事书:

    夫天下之人,固不乐死于非命,余之数告执事者,盖为贵国人民之性命,不忍陷之疮痍尔,今再命使者前往致意,愿执事熟思之。

    执事率数百之众,困守孤城,何足以抗我军?而余尤怪执事之不智也。

    执事若知不敌,献城而降,则余当以诚意相待。

    我军入城之时,余严饬将士,秋毫无犯,一听贵国人民之去,若有愿留者,余亦保卫之,定与华人同。

    若执迷不悟,三日之后我必破城,一应优待无以复加。

    夫战败而和,古有明训,临事不断,智者所讥。

    贵国人民远渡重洋,经营大员,至势不得已而谋自卫之道,固余之所壮也。然大员者,中国之土地也,久为贵国所踞,今余既来索,则地当归我,珍瑶不急之物悉听而归。

    若执事不听,可揭红旗请战,余亦立马以观,毋游移而不决也。

    生死之权,在余掌中,见机而作,不俟终日,唯执事图之。”

    ……

    “你家王爷,”

    良久后,费尔堡缓缓开口,若有所思地道,“诚如信中所言,真能保证我人员和财物的安全?”

    听口气,费尔堡顾虑重重,举棋不定。

    因为,是战是降,对费尔堡而言,真的是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