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267章 必须滚蛋!
    第二六七章必须滚蛋!

    “你辛苦了,老李,休息一下吧。”

    看到李涛的情绪有些糟糕,林啸轻拍了拍他的手臂,安慰道。

    他知道,李涛的心里,压力很大。

    老陈他们出事,对李涛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他现在,一定会有各种各样后悔的念头……以及报仇雪恨的迫切愿望。

    就算找到凶手报了仇,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件事,仍然会在他心里留下阴影。

    “是我坚持先突击这里的,”

    李涛望了望林啸,神情木讷的道,“结果……一无所获,耽误了你们追击的最佳时机,那批抢……”

    “诶,快别这么说,谁说一无所获了?”

    林啸目光一闪,缓言道,“这不是有口供了吗,只要确定没冤枉他们就行了……别的,已经不重要了。”

    “那……行吧,”

    李涛神情略缓,冷然道,“他们,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这个没跑了。”

    “嗯,足够了,他们……跑不了。”

    林啸低声道,这句话虽轻,但很冷,就像从冰缝中挤出来的,带着刺骨的寒意。

    “队长……”

    张晨枫闪身进来了,“这批俘虏,怎么办?”

    “哦,怎么样,手脚还利索吧?”林啸转过头,问道。

    “干脆利落,战场已经打扫完,”

    张晨枫一挺胸,轻声而快速地道,“击毙21人,俘虏102人,其中重伤7人,轻伤33人,其中有流氓,也有正规军,抓了一个,是他们的头,右手臂骨折,轻伤。”

    “好,你让小李陪同,审一下,问清楚,他们想要干什么,指使者是谁,”

    林啸略作沉吟,说道,“今晚,咱们就在这里过夜。”

    这各货栈挺宽敞的,房间也不少,林啸觉得,就把这里当做立脚点,做个临时指挥部,也不错。

    “是!”

    张晨枫沉声应道,“还有,队长,余成中队已经上岸,请您指示他们的任务。”

    与别的作战部队不同,特战队的每个中队,林啸都给配备了宝贵的便携式对讲电台。

    这样,每个中队就是一个独?立的作战单位,紧急时刻,林啸可以直接指挥司徒正和余成。

    “通知他们……先配合第二小队,控制南湾码头各要点,等候下一步命令,具体怎么做,等审讯后再决定吧……去吧,把司徒正叫来。”

    “是!”张晨枫敬礼,转身离去。

    不一会,不远处一个房间内,便传出钱德勒醒转后发出的,那杀猪般的嚎叫声……

    那叫声,真让人听了瘆得慌,他那些被俘的小弟们听在耳里,慌在心里,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他们那个一向杀人不眨眼的船长兼掌柜,为什么居然这么草鸡?

    难道,做老大的,全是包装出来的,实际上就是个以光环伪装,隐藏得很深的怂货?

    ……

    “报告,总指挥,特战一中队,司徒正前来报到!”

    “司徒正,各警戒哨位,都布置好了吗?”

    “报告总指挥,已全部布置完毕。”

    “好,你马上派人去通知第三小队,即刻护送瞿大人过来,”

    林啸满意地点点头,沉声道,“一定要注意安全,确保万无一失。”

    “是!保证完成任务!”

    司徒正领受了任务,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他的整个中队有六十人,眼下只有第一小队在这里,第二小队正控制着码头,而第三小队,就驻守在“宝泰商行”内外,保护着瞿大人。

    二十名武装到牙齿的特战队员,其中还有人携有红外夜视仪,在夜间护送一个人,是一件很轻松的任务。

    ……

    不料,话音刚落,敬礼的手还没放下,城内就传来了枪声。

    林啸和李涛,闻声急忙跑出仓库大门,朝着城内张望。

    澳门城不大,传来的枪声很清晰,很容易判断出,主要是这个时代的黑火药枪支发出的,但其中,也夹杂着自动步枪的击发声。

    枪声并不激烈,但断断续续一直在响,枪响的方位,就来自“宝泰商行”那边。

    “司徒正!”林啸大叫道。

    “到!”

    “挑五个人,跟我走!”

    “是!”司徒正大声应了一声,转身就去叫人。

    目送着他的背影,林啸转头对李涛小声道:“老李,你留在这里指挥全局,我去去就来。”

    “好,你小心。”李涛冷静地应道。

    “队长!”

    这时,张晨枫也跑出来了,急声地对林啸说道,“我一起去!”

    “不用,你抓紧审讯,协助李处守好这里。”

    “已经审完了!”

    张晨枫急了,“那家伙,叫钱德勒,刚醒来,还没动刑就撂了,虽然满嘴乱喷,但很明确的威胁我们,他们的总督,要把我们赶走,反抗就抓捕、消灭。”

    “哦,总督派来的?”

    林啸闻言,略微凝滞了一下,“他这么说的?”

    “是,小李问的,确定!”

    “既然这样,好吧,”

    林啸不怒反笑,对李涛道,“老陈不在了,老李,你说说吧,该怎么办?”

    “有什么好说的!”

    李涛摊了摊手,苦着脸道,“你不是正缺个借口吗?”

    顿了顿,见林啸不接话,他继续道:

    “咱也不说报仇的事,而且你我都知道,在后世,葡萄牙人和荷兰人,相比美英,还算不上是反华急先锋,但是,谁让他们是殖民先行者呢……光这一点,还不够么?”

    “对,依我看,殖民者都有原罪!这些西方人,都是同一阵营的,他们与我们,永远成不了真正的朋友,这是东西方文明的冲突,是民族理念的冲突,”

    张晨枫也插话道,“这是深入骨髓的,无法改变……”

    “行,不用多说了,”

    林啸抬了抬手,一正脸色,眸中寒光闪烁,“既然大家想法统一,那就没什么犹豫的,此例,决不能开!”

    其实大家都知道,林啸的心思,由来已久——中国的土地上,绝不容许哪怕一双外国大兵的靴子踩踏!

    有他们在,中华大地被痛苦殖民的历史,必须改写!

    西方白人,自大航海率先开启工业文明以来,凭借坚船利炮大搞殖民扩张,以掠夺、屠杀和奴役为根本目的,把全世界的财富都抢回自己家。

    他们终于富裕了,他们一个个脑满肠肥,就以上帝的子民自居,给世界制定了规矩,除了他们白人,别的人种都是贱民。

    中国人素以勤劳闻名,辛勤地开垦土地,建设家乡,我们种好了地,养肥了鸡鸭,他们过来抢了就走,还反过来骂我们是黄祸,宣称我们不配过上与他们同样富足的日子,千方百计地下绊子、搞遏制。

    所以马克思才会说:“当资本主义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是时候了!改变这一切,就从澳门开始,从今天开始吧!”

    林啸内心默念,转头望了望,司徒正这小子真磨叽,怎么还不来?

    “瞿大人那里……”

    李涛望着林啸,意味深长地说道,他有点担心。

    中国人的劣根性,阻力,往往来自背后。

    “他那里,我来解释。”林啸歪了歪头,低声道。

    他知道李涛担心什么。

    瞿式耜,以及南明朝中不少高官,甚至皇室内廷,都与这里的教会关系匪浅,这不是秘密。

    出于宗教虔诚也罢,作为救命稻草也罢,他们中许多人都已入了教,洗了礼,直至眼下,还有几名传教士,在南宁当着永历的顾问。

    至少眼前,面对危局,他们一定不希望与佛郎机人起冲突。

    但李涛并不知道,瞿式耜与林啸曾经有过的几次深谈,林啸很清楚瞿式耜的眼光,和胸怀。

    “只要把道理讲明白,他不会反对的。”

    林啸平静地道。

    况且,西方商人和传教士,以后多少还有些用,只要不使坏,他暂时可以考虑放他们一马。

    但是,炮舰和刺刀,必须滚蛋!这一点,没商量!

    ……

    (提问:刚到任才几个月的澳门总督费素沙,他接替的的上一任叫什么?)

    ??感谢“准拟”的打赏!谢谢!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