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206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好在焦琏并非匹夫勇将,身经百战的他早已留有后手,以另一队火枪兵为主的警戒部队早已派往后方,以备不测。

    不管怎么说,既然果然有清军来援,焦琏决定亲自去看看,只有赶走了身后烦人的蟑螂,才能安心攻击南昌城。

    当下,焦琏挥手招过一名青年部将刘麒麟,沉声说道:“我带亲兵去后边看看,你领大军在此继续轰城填沟,一旦城塌,即刻攻城,攻击动作要干脆利落,不给鞑子喘息之机。”

    一脸阳光的刘麒麟明亮的眸子闪动,抱拳朗声应道:“遵命!”

    “嗯,”

    焦琏赞许地点点头,“鞑子援兵来了,城内之敌看到机会,或许会出城一搏,那便是你歼敌立功的机会,你可如法炮制,先用火枪阵压制其气焰,尽量杀伤其生力军,待敌军心动摇,方可挥军突击。”

    “麒麟明白,叔父大人。”

    “记住,城墙坍塌前,鞑子军心未乱,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要急于进城,小心诡计,”

    焦琏顿了顿,谨慎地吩咐道,“利用我大炮的威力,耐心轰城便是。”

    “叔父大人放心,麒麟决不辱命!”

    刘麒麟恭敬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傲然之气。

    焦琏便不再啰嗦,用力拍了拍刘麒麟肩膀,望了望城头便扭头翻身上马,带着六百亲兵沿赣江向南疾驰而去。

    刘麒麟很年轻,刚二十出头,是之前冤死的焦琏旧部、大将刘起蛟的儿子,刘起蛟临终把刘麒麟托付给了焦琏。

    刘麒麟勇武而有智,长得一表人才,自小便跟随父亲从军征战,小小年纪却已是老军伍了。

    除了刘麒麟外,两年前,为救焦琏而战死阵前的大将白贵,也留下了一个侄儿,名叫白英,年龄比刘麒麟长一岁,因自幼失去双亲,也是从小便跟随叔父白贵从军,能征惯战有勇有谋,天生的将才。

    刘起蛟和白贵年龄都比焦琏要大好几岁,不仅曾是焦琏手下的猛将,也是他的生死兄弟,焦琏感念旧情,将这俩小子视若己出,用心培养,他俩也恭敬地称呼焦琏为叔父。

    自古英雄出少年,才不到两年的历练,刚二十出头的两人,都已是能独领一军的大将了,行军打仗已颇有章法,俨然成了焦琏的左膀右臂,得力助手。

    营垒扎好之后,焦琏便命白英自领一千五百名骑兵,偕同另一队火枪兵留在大营东南角的抚河岸边木垒中,既作为预备队,又承担全军后卫之责,密切监视抚河对岸。

    另外,大营西边的赣江东岸,临时码头边的木垒中,焦琏也留下了三千步卒警戒,同时负责接应从吉安运过来的粮草辎重。

    这三千步卒,都是使用火绳枪的神机营,当初,原来的火枪兵全部换装燧发枪后,焦琏有感于排枪战术的威力,便用淘汰下来的火绳枪重新组建了一支三千人的神机营,因为这种老式火枪必须使用密集排枪战术,比较适合防守,因而焦琏便把他们留在了大营,并未派去攻城。

    所以,其实南昌城下攻城的明军也只有不到一万五千人,焦琏便没有再抽调兵力去打援,只带了自己的贴身亲兵匆匆赶往南边。

    途经码头,焦琏又带走了神机营两千人,打算让他们去抚河西岸协助防守,这样,赣江码头上只留下了一千来人。

    ……

    此刻,抚河河湾处西岸边,依托木垒驻守的一千五百名火枪兵,正悠哉悠哉地擦枪上油,监视着河对岸的数千清军。

    不久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小型的屠杀。

    清军大队五千多人,到达河湾渡口后,看到对岸驻守的明军只有不到两千人,便派一千余名绿营兵从抚河上游搜罗了三十余艘渡船顺流而下,准备到达渡口后登上西岸抢攻,同时接应大队过河。

    却不料,驻守西岸的明军却不慌不忙地沿着河岸分成五队,待敌船近前,一进入各自射程便排枪齐放,才不到一袋烟的功夫,便把船上的清军射杀了个七七八八。

    三十多艘布满了枪眼的渡船,不是远远漂向了下游,便是被明军俘获。

    侥幸剩余的百余名清军,是跳入河中后狼狈游至对岸,才捡得一条性命的,不依不饶的明军仍不断向河中开火,直至一些子弹飞向对岸,射杀了对岸一些靠得太近的绿营兵。

    清军大队未曾料到明军的火枪竟能打得这么远,惊慌失措地连连后退,直至离河岸数百米远才停下,数千人手足无措,正望着渡口方向发呆。

    焦琏到达后,再一次细细观察了地形,询问了战斗经过后,心中便有了底。

    这批无枪无炮的绿营兵人数虽不少,但其实就是一群色厉内荏的乌合之众,只隔了一条大河便已毫无办法,其攻击力就是个渣渣。

    “要是手头有两千骑兵的话,只需一个突击,便可把他们冲溃。”

    焦琏望着对岸远处黑压压的清军队伍,轻蔑地咧了咧嘴角。

    思忖片刻后,焦琏决定不理睬这些战五渣,随即留下两千火绳枪兵,配合两队燧发枪兵依托木垒布阵,命令他们只许守不许攻,只需牢牢守住渡口就行了。

    从古至今,打仗最忌无脑分兵、两线作战,眼下最重要的是攻破南昌,这些威胁不大的绿营兵,犯不着调兵来打,只要南昌城一破,他们自会逃命而去。

    安排停当,他带着三队燧发枪兵,跟在他六百骑亲兵身后,直往大营南边而去。

    那里,有一处地形较为险要的防守要地,官道两侧各有一个大土岗,土岗外都是稻田和烂泥塘,陆路清军大队要攻至南昌城下,必须从此地通过,年轻将领白英正带着本部一千五百骑兵,在此阻击数千清军。

    到达阵地后,焦琏一看阵前形势,险些笑出声来。

    只见一面黄色龙旗下,白英手握银枪端坐马背,威风凛凛地立于阵前,一千余骑阵容齐整地列阵身后,两侧土岗上,各有一百多骑横刀立马,静静地望着远处畏畏缩缩的清军。

    “攻了几次了?”

    焦琏举起马鞭,指着前面不远处躺了一路的清军尸体,微笑着问道。

    “攻了三次了,”

    白英略显稚嫩的脸上分明写满了不屑与不甘,“这帮怂货倒是狡猾,每次只派一两千人上前,咱一冲他就跑,咱一退,他们又慢慢上来了。”

    面对这些脓包的绿营步卒,要不是不敢离此防守要道太远,他早就挥军肆意冲杀过去了。

    “他们奉命来援,怎么敢就此放弃,”

    焦琏笑了笑,随即目光一凝,“我带了些火枪兵过来,此地就交给他们防守好了,你敢不敢随我冲杀过去?”

    (提问:焦琏手下倚重的大将白贵,在哪一年,什么地方战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