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165章 月黑风高夜
    遂宁城,四面环山,以南边的大南山群峰海拔最高,其余三面都是较为低矮的连绵山头,城内有沅江支流巫水河穿城而过,主城城桓筑于巫水河北岸,城墙南门外,沿河两岸也有不少民居,河上有东西两个渡口以便百姓往来,因而从南面进城,必须先渡过巫水河。

    出东门沿巫水河有一条官道,一路蜿蜒向东五十里,翻过雪峰山余脉便进入武冈州境内,这是遂宁通向外界的主要通道。

    而出城向西南通往靖州方向,虽说也有一条官道,但断断续续且多为荒山野岭,加上山匪众多,因而行人商旅极为稀少。

    大致酉时末刻,太阳刚刚落山,天色便已暗了下来,月末的一轮残月已经挂上天幕,二月早春,天气还很干冷。

    城南五里多地外一处满是大树的丘陵处,一队身穿丛林迷彩作战服,手持现代火器的战士便从藏身处一一冒出头来,领头的赫然就是林啸,他的身后,跟着祝俞嘉,以及身穿紧身衣的千岁军诸位当家。

    “大当家的,天快黑了,再过两个时辰,咱们就动手,也不知城内的兄弟准备好没有。”

    林啸放下手中举着的望远镜,脸色平静,淡淡的问道。

    今夜能见度会很差,正可谓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风力虽不算很大但风向很理想,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居其二,正是行动的好时机。

    “总指挥放心,那些兄弟都是地头蛇,对城内情况熟得很,不会有闪失的。”楚芳脱口应道,望着远处熟悉的遂宁城,她的喉咙有些发干,深邃的眸子中亮闪闪的。

    “是呀总指挥,这些兄弟都是久经战阵,做惯了事的,当出不了差错。”身后张孟连声附和道。

    “那就好,火把都扎好了吧?每人至少要扎十个,最好把各山道都插满了。”

    林啸沉吟了一下,问道。

    按林啸的计划,千岁军事先派出袁佐才带着三百多人,携火把预先潜入城西和城南各个山头,待得入夜后,看到城中火光一起便点起火把,造成千军万马杀到的假象,借以迷惑城中清军。

    “那边有我大哥招呼着,绝对没问题。”

    左文昭重重顿首道,他大哥做事,从未有过差错。

    “好,等会我的人把城门夺下后,你哥俩各带五百人,分别从西门和南门攻进去,动作要快,目标是夺取县衙。”

    林啸想了想,又叮嘱道。

    “明白,都准备好了。”张孟和左文昭齐声应道。

    “大当家的,你自带两百人去攻城北的土楼,确定不需要我的人帮你吗?”

    林啸清楚那土楼是楚芳的老家,但还是不太放心,虽说因地形关系,城北没有大批清军驻扎,但保不定也会遇到激烈抵抗。

    “不用了总指挥,那儿只有不到百名鞑子,有我的父老乡亲相助,必能顺利光复。”楚芳信心满满的应道。

    一边的祝俞嘉听后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我这儿的人手……还有富余的,还是派一个班跟着你吧?那里鞑子人虽不多,就怕他们有火铳。”

    “也好,咱们芳芳千岁的安全可不是小事,就这么定了吧……既然万事俱备,那我们就静静地等待吧。”

    没等楚芳表态,林啸当即拍板道,他已经看出了祝俞嘉这小子的心思,当然不介意促成其好事。

    ……

    夜色下的遂宁城,黑漆漆的看不到一点灯火,空无一人的街面上连个打梆的更夫都没有,若不是城门上依稀看到一些人持着火把来回走动,恐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座死城。

    城西靠近清军满人大营的一处民居屋檐下,夜色中却有两个身影一动不动地蜷缩在那里,此刻若有人经过,定会被吓一跳,以为这是两具死尸呢。

    看起来像是死人的两人,正是伪作道士混进城来的千岁军士兵。此刻,两人虽一动不动,两眼却死死盯着城门方向,而离他们不远的阴暗之处,柴禾和火油早已备好。

    若是有人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清军大营周围,同样的两人搭档还有好几对,他们都在静静等待着,只要事先约定的某个方位火起,便是他们动手之时。

    而离各城门不远处的几处民居阴影内,同样有几对人悄悄潜伏着,按计划,只要看到城楼上有人举着火把连续划圈,或是传出枪声,便是他们上前接应带路之时。

    随着林啸一声令下,特战大队六个小队分成三组,陆续悄无声息地向河边摸去,林啸给他们限定了时间,要求在半小时内分别把北、西、南三座城门给夺下来,并且原则上不准开枪。

    ……

    亥时末刻,西门城楼上,连续划圈的火把光亮如约而至。

    顿时,黑暗中嗖地蹿出两人,耳听得“咯吱咯吱”的门轴转动声,厚重的城门已被打开,一人急速向前跑去接应,另一人则一拧身向相反方向奔去。

    很快,清军大营外上风口的某处,罐中的火油倒在了栅栏和堆积的柴禾上,不一会,火光便冲天而起,火借风势,大火顷刻间便向清军营帐肆虐而去。

    没多久,不仅城西满骑大营四周到处起火,城东绿营大营外同样燃气了熊熊大火,伴随着大火肆虐的同时,“明军打来啦,明军杀来啦!”的呼喊声此起彼落,在整个遂宁城各个角落响起。

    最先发现火起的清军巡哨吓了一跳,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究竟是失火还是有人纵火,便听到明军杀来的呼喊声响彻全城,远处城外还隐隐传来“咚、咚、咚!”的擂鼓声。

    有人惊慌间抬眼向城外山上望去,顿时被吓傻了,城外各个山头上到处都是火把,似是有无数的兵马正向遂宁城杀奔而来。

    睡梦中的清军满骑被炙热的大火烤醒,睁开眼时,四周已都是火光,浓烟被热浪狂卷着向着营帐内猛灌而进,呛得他们不住猛烈咳嗽。

    “失火了!失火了!”

    尚未反应过来的清兵只道是军营失火,最先奔出来的甚至有人提着木桶准备救火,可火势实在太大,那腾空而起的大火看着已非人力所能扑灭,眼看浓烟就要袭来,他们便再也顾不上救火,纷纷扔了木桶大呼小叫着便往营外跑去。

    有些还没有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清兵还傻乎乎的在帐内手忙脚乱穿衣服,等他们穿好衣服奔出来时,四周已被大火和浓烟包围,急得边大声呼救边到处乱窜。

    可这会儿到处是火和烟,哪个还顾得上救人,营内到处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的人,可是窜来窜去却找不到逃生的路,绝望之下有人开始哭喊,有人怔怔地跪在地上望着大火发呆。

    (提问:林啸的特战大队共有两个中队六个小队,每个小队又分为哪三个战斗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