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111章 穷得就剩银子了
    没等林啸答话,瞿式耜缓缓起身,负手踱至后窗,悲声吟道:

    “秋风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鱼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得兮……仰天……”

    最后一字尚未吟完,竟然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瞿玄销听得动静,赶紧奔进来轻轻扶住,低声道:“父亲,您累了,进屋歇息一会吧?”

    当下一边搀扶老父进卧室一边给林啸使了一个眼色,林啸连忙起身告辞。

    瞿玄销送出门外,一脸歉意的道:“林大人见谅,家父离家日久,又多喝了几杯,以致……”

    林啸连连拱拱手:“在下明白……明白。”

    说完,牵着赤骥马转身就走。

    他不想让瞿玄销看到,其实他的眼泪已在眼眶打转,刚转身便喷薄而出……

    ……

    辞别瞿玄销后,林啸打马回营,一路上默默咀嚼着瞿式耜的话,被其勾起的思乡之情使他神情恍惚。

    一路沉思一路走,眼看快到城门了,不知怎么的竟走错了路,兜到了一个集市。

    集市街道一侧,与城墙之间的一块空地上搭建起了一大片草棚,里面黑压压挤满了衣衫褴褛的饥民,人声嘈杂,不时夹杂数声婴儿的啼哭和母亲的轻哄声,远处还间或传来男人的叱骂声和女人的哭叫声。

    还有许多挤不进草棚的饥民,无论男女老幼纷纷席地坐卧在草棚外,占据了半条街道,甚至有直接坐在街道对面店铺门前的,神情木然地望着路人经过。

    林啸见状赶紧下马,牵着赤骥马小心翼翼地一路缓缓穿街前行。

    前面是个街角,转过街角就出了集市,高高的城门楼子就在不远处了。

    刚拐过街角,忽然听到一个带着颤音的稚嫩女声:

    “老爷,求求您行行好,再多给一点吧!三百文实在不够啊……”

    “你这贱人,竟然如此不识抬举,若不是我家老爷开恩,看有谁会来买你?”

    林啸闻言踮脚望去,只见不远处一群破衣烂衫的人围成了一个圈,中间袖手站着一个身穿簇新棉衣、头戴圆顶棉帽的中年男子,说话的是他身后跟着的一名随从模样的大汉。

    “老爷,求求您再开开恩吧,三百文实在不够我家爹爹下葬的呀,您再给加一点吧……”

    “……只要爹爹能够安葬,您就是奴婢的再生父母,奴婢自会当牛做马来报答您的……”那女的带着明显的哀求声。

    “是呀,胡老爷您就行行好,再多给点吧,好歹让这姑娘给她的父亲下葬了啊。”

    旁边有袖手围观的难民也在愁眉苦脸地帮忙恳求。

    “你这厮,说得倒是轻巧,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三百文还嫌少?有钱你就买下,没钱你啰嗦个屁!”那中年男尖声叱道。

    林啸把马缰系在路边一根木桩上,挤过人群来到近前,只见人圈中一个小姑娘双膝跪地,身上只穿了一身破旧单衣,头上却插着一根草标,她的身旁躺着草席卷裹着的一具尸体。

    这是个十五六岁模样瘦骨伶仃的女孩,一张苍白的脸略显肮脏,皮泡脸肿,一双眼睛已经哭肿。

    她身前站着的那个中年男子身材干瘦,长脸细眼,身上穿的新衣服在周围衣衫褴褛饥民中显得特别惹眼,他身后那随从却长得五大三粗,一脸的横肉,大脸盘上五官却长得很奇怪,明显挤在了一起,乍一看就像个肉粽子。

    只见那长脸男子神情傲慢地道:“加一文都不成,卖不卖?不卖老爷我走了,饿死你个贱货。”

    周围的饥民见他言行骄横,纷纷怒目而视,指指戳戳,却敢怒不敢言,无人再敢开腔。

    “这位姑娘,敢问需要多少钱才够安葬你的父亲?”

    林啸忍不住上前,开口问道。

    那姑娘见到林啸虽然身穿的是单衣,却也是新的,眼里闪过一丝亮色,嗫嚅道:“五百文……”

    旁边人群中一位面容清瘦的老者见状,上前一步接话道:

    “这位公子,按说唤几个人挖个坑胡乱把人埋了倒是花不了几文钱,有个三五十文便将就了……可这姑娘心气挺高,宁愿卖身也要给她爹爹买口薄皮棺材,再买点香烛白纸啥的……您有心买的话,就多给几文……哎!也是作孽。”

    “买一口棺材要多少钱?”

    “最差的柳木棺材也得四五百文一口,三百文怎么够?”

    周围有人嚷了起来。

    “是啊,这位胡老爷也太黑了,就算这年头人命不值钱,买个使唤丫鬟怎么也得两三贯钱吧,还不是欺负人家孤女子?”

    见有人打头,周围有人忿忿起来。

    “哼!”

    那长脸男冷哼一声,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威胁之意无比明显,转头对跟班使了个眼色,那肉粽子见状随即冲上去,甩手便狠狠给了那人一个大嘴巴,骂骂咧咧的道:

    “你个穷逼,抬轿子是吧?老子记住你了,明天你再休想喝得到粥!”

    那人一身破衣烂衫的,一看肉粽子发飙,便讪讪地捂着脸向后缩去,再不敢接话。

    长脸男脸色狰狞,咬牙对那姑娘道:“好吧!老爷我今天便积个阴德,给你三百文,另外再跟我去领一斤白米,走吧?”

    那跪地的姑娘闻言一副哀求的神色看向林啸,欲言又止,显得犹豫不决。

    “慢!”

    林啸再也按耐不住,大喝一声。

    随即伸手撩衣,在腰间摸了半天,扣扣索索摸出一个小锭银子,咧开嘴道:“这是五两银子,各位大爷兄弟都帮个忙,帮这姑娘把逝者安葬了吧。”

    自从上次接旨时没钱打点大宦官出糗后,何守信便给林啸在手枪弹夹袋内放了两个小元宝,每个五两,关照他有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用,在宫中和官府行走,难免会有临时之需。

    “轰!”的一声,众人齐声惊呼!纷纷一脸诧异地望着这位长相斯文,面色白净的年轻人来。

    五两白银可相当于五贯铜钱,五千文啊!

    这这这,五千文和三百文PK?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分明是冤大头从天而降啊!

    林啸不是不知道五两银子的价值,这可是他麾下的战士们一个月的饷银,可他有什么办法?除了银子,他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呀。

    这家伙,穷得就剩银子了!

    那姑娘双眼热芒一闪,慌忙连连磕头,刚想起身接过银子。

    “呦呵,你这是截胡啊,没见我家老爷已经买下了吗?莫非……你想跟我家老爷过不去?”

    肉粽子见状,连忙甩着膀子蛮横地挡在林啸身前,“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大爷我就没见过如此不识相的,还不快滚!”

    (PS:感谢护法s双双的万赏!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