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100章 首次上朝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路,瞿式耜半道告别,叮嘱林啸别忘了第二天一早上朝,然后独自回府去了。

    原来瞿式耜的二公子瞿玄销不远万里从老家前来桂林探望老父,却得知父亲兵败被俘,于是慌忙赶至南宁行都,多方联络设法营救,可惜永历君臣已是自身难保,根本派不出一兵一卒。

    好在永历念在旧情召见了他,好言安慰一番后给他找了一个小院落作为府邸,嘱他在家等候消息,其实只是静待噩耗而已。没想到瞿式耜神奇的获救归来,于是父子团聚。

    ……

    林啸回营,快到营门口时却意外的遇到了李涵之,连忙迎入大营,细细询问一路的情况。

    原来李涵之得到林啸的命令后,把辎重队伍一分为三,陆路分别把弹药送往玉林和梧州,另一路却由何翼出面组织了一百多艘内河船,从防城江借道左江,从崇左方向绕道前来,貌似走了远路,其实反而比陆路节省了不少时间。

    “一路上还太平吧?”林啸听罢很开心,笑眯眯的问道。

    “还行,尽管一路都是人烟稀少的山区,也确实发现了几股可疑人马,但大多一看船队插着大明旗帜就隐去了,只有一次在岸边密林里射出过几支箭,被押送士兵密集的火力一压制,就再没声息了。”

    李涵之拿起茶杯灌了几口,答道,“我这次是探路,如果一路比较太平,下一次会动员更多的船,一次运输五万石没问题。”

    “你兵分三路,兵力够用吗?”

    “放心吧队长,押送粮草的队伍都是何老爷子组织的当地百姓和难民,由他派出的镖师带队,护送的士兵并不多,除了我这一路因为是陌生路带了一个连以外,另两路都只派了一个排,其余都是莫原炜的人。”

    “嗯,好。说明凡事还是要依靠百姓啊,要是脱离了群众,咱们哪怕有再多的人也难免捉襟见肘。”

    “对。还是队长英明啊,早早的把难民安置计划付诸行动,难民们才对我们有好感有信心,我们有事才能一呼百应啊。”李涵之笑嘻嘻的拍起了马屁。

    林啸挥挥手:“群众路线是我党的优良传统,又不是我发明的……对了,我要你带的东西全带了吧?”

    “全带了,除了一万石粮食,一个基数的弹药以外,你吩咐的贰万元金币,五十万两安南银都带了。”

    李涵之傲然的道,随后又神秘兮兮的说道:“此外,老陈还让我给你带了送给皇帝的见面礼。”

    “哦?是什么?”林啸讶然问道。

    “明天吧?明天卸船,我给你拿,暂时保密。”李涵之笑了笑,促狭地道。

    ……

    大校场东北角营房,孙可望大西军驻地。

    受辱又受惊的郑国带着一鼻子灰回到兵营,立即派人去请同是总兵的曹延生和胡正国前来议事。

    虽然官职相同,但郑国正是孙可望对前两位的态度很失望才重新派出的,带有最新指示,是孙可望指定的临时决策者。

    郑国把今天的经历和皇上要阅军的消息和盘托出,当然,挨打受辱的经过自然是要省略掉的。

    “怪不得细作来报,说是宫中有变,马吉翔被拿了,原来……是有援兵到了。”曹延生恍然道。

    “那,迁都一事莫非要黄?秦王那里,我等如何交待呀?”胡正国疑惑的道。

    “我今天去探查了一番,那帮人并不多,只有几百人,不过……他们每个人都神气活现,一副眼高于顶的骄傲模样,而且……他们都使用一种奇怪的火枪,通身黑漆漆的,也不知是什么来路?”郑国也是满腹疑虑。

    “那咱们怎么办?马吉翔倒是无关大局,可迁都不成,总得向秦王报告啊?”

    “我看还是先压一压,既然无须几天,皇上就要年终阅军了,咱们趁机摸摸那帮人的实力再做计较,如何?”曹延生沉吟着道。

    “也好,这几天咱们就好好练练,到时候,咱们的人都要拿出大西军的气势来,让他们瞧一瞧什么才是百战精兵!无论如何一定要压过他们一头,要不然,咱们在此地就待不住了。”郑国目露凶光、杀气腾腾的道。

    ……

    第二天一早,跟着部队完成早锻炼后,林啸换上朝服带着司徒正和余成二人进城上朝,路上遇到李涵之已经在指挥民夫开始卸船,赶紧如此这般叮嘱一番,李涵之点头应下。

    到达城门的时候,望见城门上方挂着几个装在小铁笼子里的头颅,城门口挤着一堆人,正围在一张贴在城墙上的黄色布告旁,其中有一个戴着头巾书生打扮的正摇头晃脑的读着布告内容。

    林啸一行打马进城,来到行宫,门岗卫兵都是李元胤的手下,自然认识他们,于是恭恭敬敬的把林啸请入院内,司徒正和余成留在门房守候。

    进入院中,林啸一眼望见瞿式耜和李元胤都已经在大堂上了,另有一干穿着不同颜色朝服的朝臣,约有三四十人,其实堂上没几个人,品级稍低的大多站在院内三五人一堆小声说话,使得院内显得有些拥挤了。

    见到林啸到来,众人立马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齐刷刷投向这位年轻人。

    林啸不认识他们,而且这种小场面与他在后世受勋时曾经历的万众瞩目根本不可相提并论,因而只是面带微笑,朝他们微微颔首,然后就把李元胤拉过一边,轻松地聊了起来,打听了一下昨天没来得及问的张同敞大人的情况。

    “皇上驾到!”

    正聊着,一个尖利的嗓音传来。

    随即,一身龙袍的永历帝从屏风后缓步而出,群臣随即一番叩拜礼,林啸混在人群中也有样学样免不了虚应一番。

    朝议第一项是由宦官胡承恩宣读圣旨,圣旨的大致意思林啸都能听懂。

    第一道圣旨说的是马吉翔和庞天寿擅弄权柄、欺妄朝廷已被拿下,分别交由大理寺和宗人府议罪;擢升李元胤为京卫指挥使,挂车骑将军印,赐爵南阳侯,兼领锦衣卫指挥使,提督禁卫;三百锦衣卫迁出行宫另行整顿,宫廷禁卫和四城城门守卫事宜一概由禁军接手。

    第二道圣旨说的是升文渊阁大学士瞿式耜为中极殿大学士,加少师兼太子太保,赐爵临桂伯,实授吏部、兵部尚书,专职督办全国一应军事,赐黄钺龙旌,可便宜行事。

    瞿式耜原为吏部右侍郎,只是兼掌吏部事,现在才是名副其实的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了。

    第三道圣旨是关于林啸的,说林啸赤胆忠诚,一心报国,擢升为讨虏将军,实授右军都督,赐爵琴川侯,麾下义军受抚改编为大明讨虏军……

    听完圣旨,林啸赶紧学着李元胤和瞿式耜的样子跪拜谢恩。

    还未来得及爬起身来,只听身后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陛下,臣李如月有本,参琴川侯林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