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74章 夜袭金田镇
    金田镇,时称大宣圩,在桂平以北四十多里,背靠大瑶山,处于浔郁平原的西北端,是后世洪秀全太平天国起义的爆发地,居民以广东移居至此的客家人居多。

    从浔州北去一路都是低矮的丘陵和平原,行军速度很快,半夜即赶到了清军大营附近。

    刘旭磊命令部队原地休息,自己召集一连长祖博远、二连长董成平和机枪排长宫志铭等人布置任务。

    根据张晨枫临行前交待的前期侦察情况,金田清军是孔有德的部下,由恭城一路尾随焦琏而至,只有八九千人,领兵的是一个叫马蛟麟的回族总兵,此人原是大明骁将陕西巡抚孙传庭麾下的一名千总,后随左良玉之子左梦庚降清,左梦庚被清廷冷落圈禁后,马蛟麟便跟随孔有德到处攻杀,算得上是一名悍将。

    此番他的大军其实不在金田镇,而是已经渡过了南木江,驻扎在一个叫红塘岭的地方,这里离江岸不远有一个小山包,山包脚下西靠南木江有一块空地,山包东边紧挨着一个湖,大营就扎在了小山包脚下的空地上。

    营寨面积并不大,东西大约五百米宽,南北长约三里,东北方向和东南方向各有一个营门,西边通向江岸也有一个营门,营中有点点火光,大部分地方已是一片黑暗,偶尔有几队巡哨在火光间来回穿梭。

    西边营外南木江岸边停靠着几十艘木船,估计装着抢来的财物和粮食。

    刘旭磊命令一连从南面直接摸上去,埋伏于营栅之外约两百米处的山口,自己带领二连从湖东绕去北面,机枪排主力则悄悄摸上小山包制高点,构筑简易射击阵地,约定以二连率先攻击。

    “二连和机枪排一班务必隐蔽接近营栅,以我的枪声为号,第一轮全部以手雷攻击,争取点燃一部分营帐,然后快速冲进北门,把清兵赶向南边;”

    “机枪排二个班分别火力封锁山脚和南营门,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打;”

    “一连埋伏于南门外的这个山口,暂不攻击,待清军逃出来便给我压向江边,都明白了吗?”

    “明白!”祖博远等人低声应道。

    “好!把所有弹药都发下去,不必节约子弹。”

    “记住,我不需要很多的俘虏,这些可恶的鞑子烧杀奸?淫,坏事做绝,都该死!行动吧!”刘旭磊咬牙低喝道。

    大约花了半个小时,刘旭磊带着二连才在朦胧的月色下摸至北营门附近,发现营栅西门离江岸尚有几十米距离,便示意机枪班带着仅有的两挺机枪利用江边树丛,沿江岸隐蔽运动至西营门附近的江堤上寻找射击阵位,以备打响后火力压制从此门逃往江堤的清军溃兵。

    待二连士兵全部运动到位后,刘旭磊示意二连长董成平,必须首先消灭营门旁和哨塔内的清兵,然后利用手雷爆炸造成的混乱迅速冲入营内一路向南平推,无论遇到多大抵抗,坚决暴力镇压,一定要把清军大队压向西南两个方向,二连长董成平应声赶紧下去布置。

    一切布置定当,刘旭磊挺立于营门外,以立姿朝哨塔连开了三枪。

    “啪!啪!啪!”

    “轰!轰轰!轰轰轰!”一片剧烈的爆炸声刺破寂静的夜空,营内顿时有几十顶帐篷被炸烂,火光中隐约有人奔出帐篷乱窜,睡梦中的清兵明显被炸懵了。

    “射击!”刘旭磊大声叫道。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第一轮齐射,就把营门附近的剩余帐篷打得千疮百孔。

    “砸开营门,冲进去!”

    一声令下,二连长只留下一个班看守北营门,其余一百多训练有素的士兵冲入营中,自动以班为单位,按三三制组成的战术小组排成散兵线一路向前攻击前进。

    刘旭磊带着一个班在中路一马当先,边射击边前进,控制着前进的速度。

    一路上眼见清军炸营,到处是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的清兵,伴随着炒豆般的枪声,怒骂、惨叫、哀嚎声不绝于耳。

    “嗤嗤嗤嗤嗤!”

    “哒哒哒,哒哒哒!”

    小山包上的机枪突然吼叫起来,意味着大批清兵开始往南门和江边西门涌去,机枪正在火力封锁,大量杀伤敌军。

    刘旭磊带人一口气已经冲到了大营深处,眼前出现了上千名清军组成的一个团伙,正分成两股试图反扑过来,跟在刘旭磊不远处的董成平立即招呼附近几个班的士兵,同样组成两支箭头,用密集的火力开道,向清军大队压上去。

    这一千来名清军在军官的叫骂下狂叫着拼命挥刀往前奔,然而肉身哪架得住数十支突击步枪的集群火力打击,一个个就像锯倒的木桩一般中弹倒地。

    才几分钟的时间,两个团伙便被打得屁滚尿流,余下百来名幸运没被击中的被这种从未见识过的火器吓得魂飞魄散,大多扔下刀枪颤抖着跪地投降,剩下几十名纷纷大呼着“败啦!败啦!”向后逃窜。

    刘旭磊带人越过躺满一地的死尸,踩着满地的污血,急速追了上去,他感觉这帮人里面一定会有重要人物。

    追不多远,眼前出现了一个有十来座草屋的小村庄,掩映在稀稀落落的树林之中,原来这儿是有人家的,刘旭磊犹豫了一下,他知道快到马蛟麟的中军帐了,但不知道屋里还有没有百姓。

    刘旭磊招呼身旁的十多名士兵步枪上刺刀,形成一个松散的包围圈,慢慢靠近第一座草屋,刘旭磊身先士卒,一个战术跃滚便持枪扑进中间堂屋,草屋里墙上插着的火把还在燃烧,里间地上躺着三男两女五具尸体,都是穿着破烂粗布衣服的百姓,清军士兵不见一人。

    “这帮强盗!”

    刘旭磊恨声低骂一句,随即厉声喝道:“带着火把,逐屋搜索,见到拖着长辫子的,格杀勿论!”

    “是!”

    正咬牙切齿的士兵们尖声叫道。

    第二座草屋同样空无一人,搜索到第三座草屋的时候,突然从黑暗的窗户中射出几支箭,还夹杂着一声枪响,几名士兵措手不及当即中箭,其中一名胸口中了一弹,闷哼一声软倒在地。

    刘旭磊睚眦欲裂,大叫:“医务兵!快叫医务兵!……敢杀我的人?手雷伺候!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