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55章 绝对是把宝刀
    (PS:新年第一天,很开心收到书友花弄影、玩伴、洲舟、只有香如故和海陵的赏!加更一章!谢谢你们的鼓励!)

    张晨枫、段正宏等特战队员抓紧时间擦枪检查弹药,张晨枫把他的便衣摊于地上,他那把与众不同的鸟狙被拆成零件,一个个挨着排放于地,细末捉到挨个上油擦拭,然后仔细地逐一组装。

    冯素琹带着阿黄蹲在张晨枫旁边饶有兴致地问这问那,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段正宏凑上前去,从腿部拔出他那把M92,谄媚的说:“冯小姐,他这把枪太重了,你用不了,这把短枪才适合你。”

    冯素琹接过手枪,目露异彩,颠来倒去反复观看这把从未见过的短铳。

    “好漂亮啊!段大哥,这铳好用吗?也是连发的吗?”

    “那当然!好用得不得了,百步以内指哪打哪。”段正宏趾高气扬地吹嘘道,吐沫星子都快喷冯小姐脸上了。

    “段大哥,你看……我这把刀怎么样?”冯素琹眼珠一转,突然甜甜的笑着小声问道。

    “好刀啊,绝对是把宝刀……哎!司道坡!别说你想跟我换啊,不换!”段正宏即使把妹也没失去理智,马上反应过来,一把抢过手枪。

    “我这可是祖传的宝刀呐,和你换你还赚了呢。”冯素琹眨了眨眼,可怜兮兮的瘪着嘴巴道:“段大哥,换麽,换麽。”

    “不行啊,不是我不肯换啊,配给我的武器要没了,我们团长会毙了我的。”段正宏挠着头望望远处的林啸,“要不这样,你跟我们去了钦州,我跟团长说说,给你也发一把,好不好?”

    “真哒?”冯素琹眼睛一亮。“是不是我们跟你们去了钦州,每人都会发一把?”

    “那还得看你训练能不能通过了,发你你也得会使呀。”段正宏狡黠地眨了下眼,“到时候我来教你啊,保你学会,怎么样?”

    “好呀,谢谢段大哥啦。”

    “那,这把刀?”

    “不给,我舍不得换了,哈哈!我逗你玩呢!”冯素琹促狭的笑道,身边的阿黄也咧开了嘴巴,拖着长长的舌头,一双狗眼眼白多眼黑少地睥睨着段正宏,对着段正宏示威。

    呃!……段正宏脸都绿了。

    张晨枫因为忍笑脸都憋红了……

    亥时刚过,第三组就率先出发了。

    林啸带领四名队员赶到虞山脚下时,带着何守信和莫原炜又去观察了一下第一组接应的位置,让他俩认认地形,待会由他俩负责带人在前开路,林啸带着张晨枫、刘旭磊则负责断后。

    一行人借着月色摸至风洞山北麓的时候,已经过了子时了,这里山脚下扎有一些营栅,按余成所言有一千多人,还有两千多人驻扎在风洞山南麓,离江堤最近的栅墙,大约有五百来米的距离,栅墙长度约有一千来米,中间有一座营门。

    ……

    风洞山,又名叠彩山,因其山石层层横断,如彩绸锦缎相叠而得名,古时因山上多桂树而称之桂山,又由于明月峰山腰有一个四季生风的洞,故又称作风洞山。

    风洞山山体庞大却不高,由四望山、于越山、明月峰与仙鹤峰四峰组成,最高的仙鹤峰海拔也只有两百多米,但山貌奇特,翠覆重峦,佳景荟萃。

    从北边上山比较困难,故清军几乎没有设哨,南边上山则有台阶,比较容易,清军设有哨卡。

    一行人伏于营外江堤,张晨枫用红外夜视仪细细观察清军营栅周边情况,远远望去不时有巡逻士兵在营内穿梭,营栅外却无哨兵,江堤上间隔着有一些树。

    观察良久,张晨枫打出一个安全的手势,林啸等人在月色下借树影掩护悄然摸至北山脚下,逐一登山而上,摸至明月峰山腰风洞北口的时候已将近子时二刻。

    风洞是个奇洞,分成前后两个洞,二十多米长,呈葫芦状,两头大中间小。南北两洞口外都建有木屋,余成他们就驻守在这几座木屋中。

    林啸他们隐于月影中,静静地等待余成,张晨枫则隐于一块山石后,架起大狙警戒。

    时间过得真慢,当林啸再一次抬腕看表,快到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才见一个人影悄然闪出木屋,悄悄摸上来。

    ……

    风洞后洞,又称北牖洞,其高五米,宽约九米,长约七米,这里被隔成了几个小间,用于关押囚犯,瞿式耜和张桐敞此刻便被关押于此。

    洞内,点着几支火把,因洞中山风较大,火把昏暗的火光随风摇曳,粗大的松枝不时发出哔驳之声。

    虽是被隔于两个不同的小间,却是可以相互说话的,当初,孔有德允许二人互通消息,以图徐徐劝降。

    此刻,瞿式耜和张桐敞却没有睡意,正在昏暗的火光下小声交谈。

    “别山,你我二人多活了四十天,明日,真是死得其所了。”黑暗中,瞿式耜正面带微笑地对张桐敞说话。

    “明天出去,死得痛快!我死后当为厉鬼,为国杀虏击贼!”张同敞傲然应道。

    说着,他一只手从怀中掏出珍藏的网巾艰难地戴于头上,“恩师,我将服此于地下见先帝!”

    “好!别山,好一个忠肝义胆的张别山!有学生如此,老夫此生无憾也。”瞿式耜高兴地答道。

    今天白天,孔有德已命人送来断头饭,他俩知道明天就是行刑日。

    孔有德自手下截获瞿式耜与外界的密信,深知劝降再无希望,更担心留有后患,已先杀了那名礼部主事,决定明天便要杀此两位铁胆忠臣。

    瞿式耜,字起田,号伯略,别号稼轩。南直隶常熟县藕渠乡人,明末诗人、民族英雄。

    瞿式耜早年曾拜钱谦益为师,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后授江西永丰知县,颇有政绩。

    隆武二年八月,清兵破汀州,隆武帝被杀。消息传来,瞿式耜便和大臣们于肇庆拥立桂王朱由榔为帝,年号“永历”,意思是希望这位皇帝能发愤图强,抗击清兵,收复失地。

    瞿式耜出任吏部右侍郎、东阁大学士,兼掌吏部事。

    永历元年正月,清兵破肇庆,逼梧州,巡抚曹晔迎降,永历帝想去湖广找何腾蛟,丁魁楚、吕大器、王化澄等皆纷纷自行逃命去了,只有瞿式耜及吴炳、吴贞毓等守在永历帝身边,于是由平乐抵达桂林。

    到了桂林,听到平乐被袭,朱由榔不顾军心民心,马上又想要逃到全州去,瞿式耜反复劝说,甚至痛哭流涕也不听,临走时,要瞿式耜一起走。瞿式耜说:“皇上要我一起走,是对我关心,但我负有保卫桂林的责任,就是为它牺牲,也心甘情愿。”自请留守桂林。

    永历帝最后答应他留守,升任文渊阁大学士,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赐尚方宝剑,便宜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