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网游动漫 > 民国奇人 > 第六十六章 变故
    屈孟虎言语里满是谦虚与低调,但脸上那得意洋洋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盛放的心情。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自得,就好像是水里面鼓胀的猪尿脬,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而不远处,那异变审判死死地盯着这个圆脸小子,六只眼睛迸发出了阴冷歹毒的光芒来,对这家伙已然是恨之入骨了去。

    按理说,它如此的身份,对待当世之间的任何人,都不可能产生这么低级的情绪。

    毕竟它的存在,高出这世间的一切生灵。

    就如同人从来不会与一只小蚂蚁生气那般,墨比托索也不可能与区区一个人类产生愤怒。

    但当前的局势在于,它因为审判一系列的召唤计划,注意到了此处的动静,随后被审判的增幅物给吸引,最终决意降临,想要将这些有着极大意义的东西收入囊中,从而查探这些物品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所有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事实上,它也即将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付出的代价也仅仅只是给予这个信徒一些自己的力量。

    这些力量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点点星光投影而已,而他收获的,则是一个十分不错的玩物……

    这一切,怎么看都划算。

    但问题在于,当它的意识降临到了这信徒的身上,投影于此之时,这个地方便如同陷阱一般,直接将它与自己的本体意识给隔绝了,让它没有办法通过彼此之间的渠道,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支持。

    与此同时,它的意识也受到了此处世界规则的限制,降维到了一个比较低级的境界来。

    而在这样的境地里,它将会变成可能被伤害的处境。

    只要敌人足够强大。

    以及时间拖得越久。

    就在刚才,当空间被封闭,紧接着强横的力量冲天而降,落到了它的身上来,让它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它立刻知晓自己极有可能被封印在此处,而自己的这一缕意识,也就是所谓的“神格”,很有可能就会被人夺去了……

    尽管这一缕意识,对于墨比托索本体而言,并不算太严重的损失,但能够随意降临于世的分神意志终究是有限的,它需要岁月的淬炼与积累。

    而且它对于墨比托索本体而言,或许不算特别重要,但对于此刻的它而言,却是全部。

    最重要的,是它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屈辱。

    这种屈辱,是它许久都未曾感受到的。

    与屈辱一同出现的,还有巨大危机感——它能够感受得到,自己所身处的空间规则,被对方所掌握了,尽管这种程度,与封印它那些同伴的庞大法阵远远不如,但对于它这么一缕神识而言,却是有着巨大威胁的。

    所以异化审判满心的愤怒,随后猛然一蹬脚,人却已经出现在了那石座之前。

    它猛然扬起手中的爪子,朝着这个圆脸蝼蚁的脖子斩落而去。

    只有杀了这家伙,方才能够摆脱困局。

    异化审判的决断是正确的,不过很显然,它大概是忘记了一件事情——这儿已经是屈孟虎的地盘了,不管它如何的厉害,都摆脱不了此间的规则。

    或许屈孟虎对于莫比乌斯星阵的了解,并没有深入至理,但对于此间的掌控,却是足够的。

    所以当异化审判冲到他跟前来的时候,屈孟虎却是一晃身,连同着自己身后的石雕座椅,一同离开了。

    异化审判奋力向前,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它惊骇地发现,那个圆脸小子,已经掌握了这里的空间,甚至是……

    时间。

    异化审判奋力向前,最终却相当于在一个死亡循环之中,不断地打着圈儿,不管它往前,还是往后,都会回到原点处。

    而周遭的废墟,坍塌的水塔,以及前方的敌人,都消失不见了。

    出现在它面前的,是无边无际的白雾,以及一片茫然……

    它,已经被屈孟虎给带到了莫比乌斯星阵下方的本体之中去,让它陷入了一种死亡循环之中……

    处理完了让人为之惊惧和压抑的异化审判之后,屈孟虎回到了石雕座椅前来,缓缓坐下,然后望着不远处的松本菊次郎,缓声说道:“虽说你挺给我面子的,但我终究还是不能把你活着放出去……”

    瞧见恐怖到极致的异化审判都被此人给放逐了,松本菊次郎表现得无比温顺,开口说道:“你想怎么处置我?”

    屈孟虎说道:“你觉得呢?”

    松本菊次郎自信地说道:“杀了我,是最愚蠢的选择,因为你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而且还会成为我师父凉宫御的死敌,而成为半神的敌人,基本上也就代表着死亡了。如果你能够放过我,不但收获了我的友谊,而且我还能够给你带来巨大的好处……”

    屈孟虎慢条斯理地说道:“比如?”

    松本菊次郎说道:“你如果要权力,我可以给予你操控万人的权力;如果需要财富,半个上海滩的财富都将归于你手;如果要女人,我可以让你三百六十五天,一天都不重样,而且各国美女,任你采摘;而如果想要在修为上更进一步,我可以帮你引荐我师父……”

    他夸夸其谈着,言语里充满了极致的诱惑。

    这些话语,能够让寻常人为之疯狂,就算是修行者,也感觉到难以拒绝。

    但屈孟虎却显得无比的淡定,他笑了笑,说道:“哦,的确很有诱惑力,只不过——你说了算?”

    松本菊次郎拍着胸脯说道:“那是当然,我可是师父的四弟子!”

    屈孟虎却不屑一顾地说道:“得了吧,别人不知道,我却晓得——你虽说是凉宫御的徒弟,但你师父最喜欢的,是老大、老五和老七,至于其余的几个徒弟,都不过是凑数的,算不得疼爱;更何况你的行事充满功利,而且与日本陆军部的那帮少壮派走得很近,这是你师父最不喜欢的地方……”

    听到屈孟虎如数家珍的话语,原本一脸笃定,信心满满的松本菊次郎脸色变得阴沉下来。

    而屈孟虎的话语还在继续:“除此之外,据我所知,你在日本大本营中,还有一个外号,叫做‘人屠’,据说在你手中死掉的中国人,不下于一千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妇女和儿童,另外你为了保持对于血的敏感性,长期服用人脑与活的心脏,并且还有食人肉的恶习……”

    屈孟虎对松本菊次郎曾经犯下的恶行一一说来,让对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他愤恨的,并不是被对方揭了伤疤,事实上,这些事情对于松本菊次郎而言,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平生得意事——他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自己居然被人家查了个底朝天。

    这也意味着,自己的内部,应该是有人对外通报信息的。

    也就是说,他身边,有叛徒。

    这个才是松本菊次郎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他没有等小木匠说完,便发动了半神传下的终极奥义,人如同鬼魅一般,朝着前方冲去。

    只需要两秒钟,他就能够杀到对方跟前,将这个看上去没有什么实力的家伙给干掉。

    两秒钟……

    唰!

    松本菊次郎转瞬即至,眼看着即将接近屈孟虎,没想到那家伙却是将手往前一划,自己便扑了一个空。

    紧接着,前方的迷雾翻滚,却是走出了一个头上双角,有着三双眼睛的凶狠魔怪来。

    而那个魔怪,此时此刻,却是正处于一种疯狂与暴怒的状态。

    吼……

    屈孟虎不理会松本菊次郎与异化审判的龙争虎斗,而是来到了石座后方处,将地上的小木匠给扶了起来,然后问道:“怎么样,好一点儿没?”

    小木匠勉强站立,脸色显得十分苍白,但双眸却越发明亮起来。

    他说道:“还行吧,之前差点儿折腾进去了,不过在你的提示下,我将那五颗结晶体吞下去了,却意外地疏导了我的经脉,反而将我这即将崩溃的身体给维持住了……”

    屈孟虎笑着说道:“那五样东西,哪一个不是天材地宝?单独一个拿出去,都能够在江湖上惹得腥风血雨,现如今全部都便宜了你,看得我都嫉妒了……”

    小木匠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会嫉妒我?”

    屈孟虎感觉被对方看穿了心思,有些心虚地说道:“我这个嘛,自然也是占了大便宜,不过这肉还没有吃到嘴里,总是不踏实的……”

    小木匠问:“得多久?”

    屈孟虎有些头疼:“虽然我将那玩意从大概真仙的阶位,拉低到了我们这一个档次来,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有法阵加持,我也拿不下它。唯一的办法,就是熬。你听说过熬鹰吧?我把它熬得没有一点儿脾气之后,就用星阵炼化,让它最后成为一股没有意识的纯能量,到了那个时候,我方才能够……”

    他与小木匠解释着,然而话都没有说完,脚底下突然间传来一股巨大的震动,整个空间都在颤抖着。

    屈孟虎瞧见这个,吓得一脸愕然,慌张喊道:“卧槽,这么刚烈的么?遭了遭了,它要真的拼个鱼死网破,给我来一个釜底抽薪,我可能还真的干不过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