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网游动漫 > 民国奇人 > 第十五章 黑吃黑
    什么?

    本来小木匠准备不理会对方的,没想到甘文芳居然开口叫了“救命”,他当下也是没有再端着,快步赶到门口去。

    他把门打开,瞧见胸口满是鲜血的甘文芳出现在门口,浑身都在发抖。

    而楼梯那边,却还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这是怎么了?

    小木匠没有多问,一把就将满脸苍白的甘文芳给拽进了屋子里,随后低头看了一眼走廊上,瞧见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也没有人出现,于是立刻就关上了门。

    门关上,他立刻问这看着受了伤的堂妹子:“怎么回事?”

    原本沉着冷静的甘文芳一下子就崩溃了,直接哭出了声来:“我们被人骗了,文渊现在已经被日本人抓了起来,我们带来的人手全部都栽进去了,另外奉天警局的人也在抓我们,我拼了命,在护卫队的掩护下逃了出来……他们马上就来了,救命啊十三哥……“

    小木匠听得满脑子迷糊,瞧见她情绪激动,胸口的衣服又有鲜血渗出,便将她拉到了卧房里,对旁边的顾白果说道:“ 你先帮她处理一下伤口。”

    顾白果点头,将门给关上,给甘文芳处理起了伤口来,而小木匠则走到酒店房门口.

    他听了一下外面动静,随后把门给推开来,正好瞧见有一队扎着白头巾的黑衣人从楼梯口那儿匆匆走过,然后朝着四楼走去。

    小木匠他们住的房间在三楼,而甘文芳与甘文渊两人则住在四楼。

    那些人显然是直奔四楼过去的。

    住在和平饭店这儿的,要么是有钱的商人和显贵,要么就是国际人士,听到这儿的动静,有不少人推门出来打量,而楼梯口这儿则站着一个身穿蓝色和服的浪人,粗声粗气地喊了一句:“看什么看,黑龙会办事,都回屋待着。”

    听到“黑龙会”这三个字,除了几个外籍人士之外,其余的人都赶忙将门关了,回了屋子里去。

    小木匠心头一跳,也没有再露面,将门关上了,随后来到卧室门口,对里面说道:“白果,她伤情怎么样?”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顾白果冲着他打了个手势,让他自己问。

    小木匠走进去,瞧见甘文芳的外衣被脱下,胸口处和左手手臂给绷带缠住了,顾白果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给甘文芳换上,而甘文芳则回答他的话:“都是皮肉伤,要不了性命……”

    小木匠板着脸,严肃地问:“你跟我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甘文芳瞧见小木匠认真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脏急速跳动几下,却有一种瞧见了自己父亲的感觉。

    她此刻身陷绝境,知晓这位对自己刻意疏离的堂兄如果不管的话,肯定是死路一条,当下也是没有隐瞒什么,直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出来。

    原来她和堂兄甘文渊,以及一个负责外事的堂叔甘青平一起,带了二十多人的商队赶往东北,却是准备从日本人的手里买下一批军火,运回甘家堡去,让甘家堡在西北当下无比复杂的局势之中,能够立得住脚。

    这事儿之前就谈好了的,然而没想到抵达东北的时候,却出了变故。

    与他们和谈的日本商社出了事,负责人被调回了东京,新任的领导对甘家堡并不感冒,故而取消了之前的生意合同。

    军火生意,讲究的是一个隐秘,而且日本人势力颇大,所以即便甘家堡交了定金,面对着对方的失言,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去讨回公道。

    在走投无路之下,他们认识了一个买办,那人帮忙联络了同样是日本人的伊田商社,说能够帮忙搞到一批关东军的退役枪械和弹药。

    这些东西虽说不如他们之前的预期,但如果能够成交,回去好歹也能够有个交代。

    但问题在于,一切都搭上了线,都准备交易了,结果伊田商社的负责人却离奇死亡了。

    尽管他们再一次与里面的负责人搭上线,但没想到那家伙却是个黑心肠,拿了钱,却不给军火,搞得当时双方就起了争执,结果人家早就做了准备,直接叫来了黑龙会,将他们的人给伏击了,并且还反手一个大锅扣过来,说他们是乱党,通告了奉天的警察厅,一并帮忙缉拿。

    甘文芳她身陷险境,也是堂叔甘青平和护卫队首领甘文渊带着人拼死掩护,这才突围而出,仓惶逃回了这里来。

    她此刻走投无路,实在是没办法了,于是想到了他这么一个堂兄……

    听完甘文芳的讲述,小木匠陷入了沉默之中。

    说实在的,他之前就对甘家堡的人并不感冒,这一点不但是因为他的亲生父母有可能是被目前掌权之人给谋害的,还有一个原因,是甘家堡与日本人不清不楚的,甚至很有可能勾结在一起。

    正因如此,所以他在有着极大名分的情况下,选择远离那祸害之源,而不是认祖归宗。

    没了纳兰小山,亲生父母也离世了,以前的记忆早就不复存留,他打心里都不觉得自己与甘家堡有什么关系。

    而现在,听完甘文芳的讲述,他更是觉得这帮人落到如此田地,都不过是自作自受。

    即便被黑吃黑,也并不会让人同情。

    如果可以不管,他绝对会装作看不到,完全都不想去理会。

    但问题在于,血缘这种东西,真的不是你狠下心来,就能够去视而不见的。

    它不仅仅是别人对你自己的态度,还有自己内心的归属感在作祟。

    而且眼前这位四小姐,对自己其实还算不错。

    以及甘文渊,两人也是有过命的交情。

    正因如此,小木匠先前才会与他们保持着表面上的融洽,并没有置之不理。

    所以现在甘文芳求上门来,他也不可能将其往日本人的火坑里推。

    更何况,他与黑龙会的人,还有一些纠葛呢。

    只是,该怎么办呢?

    小木匠沉着脸,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而甘文芳瞧见他并不说话,而是沉思着,有些慌张,低声说道:“十三哥,别人你可以不管,但文渊哥,他跟你可是过命的交情啊,而且他每次提起来,都是无比的崇敬,希望你能够回到甘家堡呢……”

    小木匠听了,忍不住好笑——她自己都还没有折腾清楚呢,还想着让自己去救甘文渊?

    怎么救?

    拿命去拼么?

    小木匠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们这次过来,应该预留了几个据点吧?除了被抓起来的,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落脚?”

    甘文芳点头,说有,但我不确定安不安全……

    甘家堡这一回算是彻底栽了,被伏击的时候,死了不少人,肯定也有不少人被抓起来了,而这些人熬不熬得住刑罚,或者会不会被收买,出卖自己人,这些她都不确定。

    此刻的她,有点儿惊弓之鸟,以前的沉稳全部都烟消云散了去,惊恐不已。

    小木匠瞧见她这状态,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怎么办?你留在这里也不行,那帮人找不到你,很快就会调人过来,将饭店给包围住,到时候挨个儿搜查房间,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

    甘文芳这才回想起来,止不住地打着冷颤,问道:“那该怎么办?你在这儿地头熟么,能不能帮我找个地方先藏着?”

    小木匠听了,不由得苦笑起来。

    他也是刚刚到了奉天这儿,去哪里找地方藏人?

    然而他终究还是不能不管,想了一会儿,对顾白果说道:“我刚才推门出去,被人瞧见了,走不了。这样,你带着她去找施庆生,让他帮忙找个地方,先将人给藏起来,然后你回来,等明天早上,我们再想办法……”

    顾白果点头,当下也没有犹豫,简单收拾一下之后,带着受了伤的甘文芳,直接翻窗,从三楼跃下,消失在了夜色中。

    两人这边刚刚离去不久,就听到有粗暴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随后有人开始叫门,说是警察查房。

    小木匠并没有立刻过去,而是等了一会儿,这时那敲门声更加响亮了,差点儿就要砸门了。

    好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龚小兵的声音,及时叫住了敲门的人,随后他似乎与人聊了几句之后,在门外轻声喊道:“甘先生,你在里面么?”

    小木匠过去开门,瞧见除了恭小兵之外,门口还有几个警察守着。

    他打折呵欠,有些不满地说道:“什么事情?”

    恭小兵低声说道:“有个女乱党跑进了饭店,有人声称你与她很熟,怀疑跑到了你这儿来,所以……”

    小木匠眉头一掀,说道:“什么乱党?”

    这时刚才那个站在楼梯口喊话的浪人直接就挤到了前面来,用别扭的中国话说道:“就是那个甘文芳,酒店的人告诉我,说她和另外一个乱党,经常与你聊天,说你们认识——赶紧开门,让我们进来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