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网游动漫 > 民国奇人 > 第五章 得赠宝马行
    小木匠想带着顾白果赶紧逃离这肇事现场,结果瞧见追出来的这些人里,居然有一个让他为之诧异的面孔。

    小木匠瞧见,顿时就僵立在了原地。

    庞飞羽没有死?

    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么刚才小木匠亲眼瞧见的,也就是虎皮肥猫化作猛虎,一口吃下的,又是个什么玩意呢?

    他闭上眼睛,努力地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却发现那里面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

    不是幻觉,那是什么?

    就在小木匠神情恍惚,在不断地自我否定之时,庞志勇已经带着妻子、小姨子和几名随从赶到了跟前来。

    他还是对顾白果作了挽留,而这个时候顾白果自然不会去拆小木匠的台,她虽然觉得小木匠今日的举动有些荒唐,但终究还是婉拒了对方的挽留。

    瞧见两人去意已决,那庞志勇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奉上了一份不菲的酬金不说,而且还让人牵来了一匹马。

    这马并非西南这边随处可见、以耐力持久的滇马,而是来自北方的良种,个子高、身子大,负重里和爆发力都很强的那种,看着十分威风。

    所谓“高头大马”,说的便是如此。

    这马有着全套鞍鞯,而庞志勇则告诉顾白果,此去锦官城,路途漫漫,十分辛苦,若是有这么一匹马在,就会轻松许多。

    这匹棕黄色的马儿是经过多年培训的,生性温良、不暴躁,用来赶路,最是合适。

    顾白果对这匹马十分喜爱,嘴上却不好意思地拒绝着,觉得太贵重了,潘志勇动情地说道:“小神医,你这回算是救了我母亲性命,再大的礼都担得,只可惜今日你们有要事,得赶紧离开,没有给我机会表达。不过不要紧,我潘家寨在锦官城也有生意,日后若是在锦官城遇见了,到时候我们再见。”

    这话儿说完,送行就算是完了,而庞家姐妹这两日与顾白果相处得十分融洽,两人也上前来告别。

    几人与顾白果告别,连带着对小木匠也客客气气的。

    小木匠这会儿还在晕晕乎乎呢,一边客套地应付着,一边老是用眼角余光去瞅庞二小姐,发现她对自己并无任何异常,甚至都没有怎么关注到自己,仿佛只是一个不重要的人。

    这表现,与私底下相处之时的样子,截然不同,反而和吃早饭时的表现一般模样。

    小木匠这回心里算是有了明悟,不再慌神。

    告别之后,在潘家寨一众人等的注视下,小木匠将顾白果和行礼放上了马鞍上,虎皮肥猫也跳上了马屁股,然后牵着那棕马,离开了潘家寨,朝着远处行去。

    差不多走了几里地,远处的人影不见,顾白果方才开口问道:“姐夫,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小木匠此刻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大概捋清楚了,但对着顾白果这样一个小姑娘,终究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不过他随即又想明白了,顾白果别看人不大,但思想却十分成熟,并不能把她当做小孩看待,而此事他觉得颇为怪异,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说予她知晓的话,说不定能够帮他分析出一些道理来。

    而且此事也没办法瞒着顾白果,还不如坦白说出来。

    所以小木匠不再迟疑,将昨今两日的事情,一一叙来,从昨天晚上庞飞羽去他的房间送夜宵开始,一直到今日午睡时那姑娘钻自己被窝,然后被虎皮肥猫化作斑斓猛虎吃掉的结局,以及他耳边反复听到的那怨毒诅咒,都缓缓说了出来……

    他憋得难受,此刻说了出来,却是长舒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顾白果一开始以为小木匠在开玩笑呢,结果瞧见他如此认真,也没有打断,认真地听完了,感觉很真,忍不住问道:“所以,姐夫,你跟那狐狸精好上了没有?”

    小木匠没想到她关注的重点居然是这个,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说道:“什么好上了没有啊?我听不懂。”

    顾白果白了他一眼,说就是那个啥了没有?

    小木匠这回是真听明白了,忍不住瞪了她一眼,说你小孩子家家的,懂得还挺多的,瞎问什么……

    是啊,顾白果看样子比他懂得还多,能不慌么?

    顾白果却十分认真,问道:“告诉我。”

    小木匠虽然有些心烦意乱,但到底还是开了口:“没有,没有,我觉得很奇怪,不敢乱来……”

    他说的是实话,事实上他因为生涩和尴尬,全程都是被动的,基本上没乱来。

    是庞飞羽动的手……

    这时趴在马屁股上面的虎皮肥猫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来,“喵呜”一声,仿佛是在给小木匠作证。

    又或者是在嘲讽……

    顾白果却放了心,笑嘻嘻地对小木匠说道:“姐夫,还好你没有乱来,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姐姐,我、我……就不理你了。”

    小木匠有些无奈,说你倒是认了我这姐夫,但你伯伯,和你姐姐认不认我,那还不一定呢,所以你姐姐也未必会是我将来的妻子,也谈不上什么对不对得起的……

    他一江湖落魄手艺人,实在没有心思去思量师父曾经定下的婚约。

    而且他数次询问顾白果她姐姐蝉衣的情况,顾白果都没有回答,更是让他觉得屈孟虎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如果那女子又馋又懒,还是个肥婆,他的心里面,其实也有一些不太愿意。

    倒不是说他不遵守契约,而是少年人,对于美好的事物,终究还是有一些憧憬的,如果现实和想象差距太大的话,搁谁都会犹豫和惶恐。

    况且那约定,是他师父定下的,他也是最后才知晓有这门亲事。

    不过,若那女子,有顾白果一半的性格,又该另当别论。

    顾白果却不管他这么多的心思,而是似笑非笑地说道:“姐夫,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可别怕啊。”

    小木匠说道:“你但讲无妨。”

    顾白果说道:“昨夜我的确是吃了夜宵,但不是红油抄手,也没有什么乌骨鸡汤,而是一大海碗的杂酱肥肠面,而且那庞二小姐一直跟在我旁边,帮我记录那些药方和食疗的讲究,一直到了后半夜,才睡在了我的隔壁……”

    她说完,对小木匠说道:“我说的这些,你听懂了么?”

    小木匠一脸晦气,说先前没明白,后来瞧见她过来送行之后,我就懂了——昨天夜里给我送夜宵,以及午睡时钻我被窝的,并非是庞二小姐,而是另有其人……甚至那玩意,都不是人。

    虎皮肥猫听到这儿,懒洋洋地打了一个饱嗝,叫道:“喵呜……”

    它这却在是赞赏小木匠的聪明。

    顾白果也拍着手掌说道:“姐夫你真棒,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小木匠却显得十分严肃,摇头说道:“我,这里面我还是有一些不太明白——那玩意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出现在了潘府,而且她昨夜并没有对我做啥,被我婉拒之后就离开了,结果中午却想要拿我采补,这是我的第一个疑问。”

    他竖起第二根指头:“第二,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总不可能想跟我耍朋友吧,还是单纯的采阴补阳?”

    “第三,她跟潘府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呢?”

    他疑问很多,顾白果却抓住了一点:“其实从我们的举动,来想她的动机,就会比较好推一些——昨夜之后,我们做了什么事情,是她所希望的呢?”

    小木匠马上反应过来:“留下来。”

    顾白果点头,说道:“对,本来我们准备离开的,结果早上的时候,你一夜未睡,状态不佳,对那庞二小姐的身体又怀着念想,所以鬼使神差地提议留下来了,这个恐怕就是她的目的;至于后来她为什么又对你下手,我想不出来……”

    顾白果想不出来,小木匠却隐约猜了一个大概——那邪祟之所以选择下手,或许与他胸口这纹身,有一些关系吧?

    旋即,他脸色一变,牵着马就往林子里钻。

    顾白果有些惊讶,说怎么啦?

    小木匠一边疾走,一边说道:“那邪祟不会平白无故地要将我们留下来的,她一定是执行或者帮助潘家人,完成心愿,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潘家一定有人认识这邪祟,现如今那玩意被虎皮这肥厮给生吞了,那帮人反应过来,一定会追过来的……”

    顾白果有些不太相信,说不会吧?我毕竟帮潘大哥的母亲治了病,而且你看他们多感激啊,怎么会……

    小木匠虽然也认同她的判断,但小心谨慎的性子还是让他将马牵入了林子。

    他这边刚刚上了一处林中浅坡,却突然听到道上传来一阵马蹄疾驰的声音,回头一望,瞧见刚才还在送别他们的潘志勇,却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黑衣随从,骑着快马,从潘家寨方向赶来。

    果然,潘志勇,真的认识那邪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