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夜语
    “刘家若是没了,她又能活多久?”天光大师摇头,笑看着他,眼神中有试探,“你们此前不是做的很好么?”

    “天光大师不必试探了,”刘凡声音淡淡,说出的话却是惊人,“是张昌明想要越过那条线,他可不止想带走我们掳来的公主和太子,他还想除灭我刘氏一族。他破坏了我刘家与张家多年心照不宣的约定。”

    果真如此!天光大师眼中有暗茫闪过:所以张家自大楚建朝起除灭刘氏到现在都未成功,以往的猜测如今从他口中算是得到了验证。

    大天师手段超乎常人,呼风唤雨,几乎无所不能,民间又对这样的大天师十分推崇,若是刘家不在了,大天师还有存在的必要么?张家没有那么傻。

    “张昌明是个异类,谁能知晓下一任大天师会不会是异类?”刘凡说道,“那位天师看起来脾气可不小,没人可以笃定她会不会做同张昌明一样的事?”

    “就算不管那位天师,如今的陛下小小年纪就敢试探世族底限,对世族尚且如此,何况我刘氏?当今陛下与陈善,不管最后赢得是谁,都会拿我刘氏开刀。那位天师不醒,他们还有江湖人可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要纠集江湖中人并不是一件难事。我总该趁还活着,为族人多谋一些出路的。”

    天光大师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刘凡笑看着天光大师:“看来大师无法为在下指点迷津了。”

    天光大师仍然低着头,并未说话。

    “也罢!”刘凡站了起来,看向天光大师,“大师这尊佛不灵,看来我要去另寻山头了。”

    “你和陈善是结伴而来的么?”安静了好一会儿的裴宗之突然出声问他。

    刘凡愣了一愣,而后笑了:“我说路上巧遇,你信不信?”

    裴宗之沉默了片刻,点头:“信。”顿了顿,又问,“你与陈善在他羽翼未丰时是不是也有过约定?”

    “什么约定?”

    “同张家一样的约定。”

    刘凡拉紧了身上的斗篷,叹了口气:“是啊,陈善那时需要我,我们便同他做了交易。不过我们与他相识多年,太清楚他了,什么承诺都是没用的,他若登基,定会先除了我刘氏,他不会允许我刘氏这样的存在。”他嘴角扯了扯有些自嘲,“我刘家还真是有用的很,张家需要我是为了保命;陈善需要我,是为了权势。”

    “保命显然比权势更可靠。”裴宗之沉默了片刻道。

    “是啊,保命是不得不为,权势就不是了。”刘凡转身看着他,“所以放心,我与陈善不是一路的。”

    “至于张家,济南的事是我做的,他张家助李氏夺了我刘氏的天下,我想毁了济南城就是泄愤而已。不过张家灭族之事会出现确实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张昌明此人太过愚忠,得罪了那么多人,不出事才怪。”

    他一早料到张家会出事,却并不会插手,反而乐见其成。

    刘凡说罢,便施了一礼,转身走开了。

    目送他的背影,天光大师这才斜了裴宗之一眼:“你不去追他?”

    “追他干什么?”裴宗之挪了挪座下的蒲团,挪到了天光大师正前方坐了下来,“我以为实际寺半夜遭了贼,所以来看看,没想到是你的客人。”

    这句话是解释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陈善若是不成功便是窃国之贼,说贼也没有错。”天光大师叹气,“我只想守成,却没想到一个两个都来威胁我,真是麻烦。”

    “实际寺上面几代都平平安安的,没想到传到你这里却波折横生……”裴宗之跟着他叹了口气,一脸忧愁的模样,“可怜的……”

    “那也用不着你来可怜我!”天光大师怒斥他,“刚才为什么对陈善起杀意?”

    “我在想眼下生灵涂炭,陛下和陈善,若是死了其中一个,这仗也就不会打下去了。正好看他一个人出现在了这里,”裴宗之看着他道,“这里是实际寺。”

    实际寺是他们的地方,他孤身一人现身他们的地方,这谁能忍得住?

    天光大师似乎不信:“不是因为私情?”

    “不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跟她无关。”裴宗之道,“她跟陈善的仇应该不会想要我来插手。以陈善的性格,若是登基,恐怕还少不得一阵肃清。你慈悲为怀,少送几条性命总是好的,所以,我方才就想牺牲一下,也算为了百姓。”

    “满嘴胡说八道,也不知跟谁学的,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光大师翻了个白眼,“那你刚刚怎么不牺牲一下,加上我与刘凡,也许运气好,就将陈善留在这里了呢?”

    “刘凡都那样了,我怕动手,陈善没死,他先死了,那就可惜了。”裴宗之道,“再者我也不过想想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不放在心上倒是可以,你能让陈善不放在心上?”天光大师瞪他,“若是陈善赢了,你我都得收起尾巴来做人。”

    “收起尾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裴宗之想了想,“识时务者总是活的久的。”

    “古人云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天光大师道,“就让我实际寺如此活着?”

    “天大地大,还是性命重要。”

    听到“性命”二字,天光大师脸上现出了几分怜悯,最后终是叹了一声:“你刚才就算动手,加上我们,都留不住陈善。他先前在实际寺这里被庙远摆了一道,受了暗伤。庙远人都死了,这笔账自然不能同死人算,所以算在了我们实际寺的头上。就在实际寺山门之外五十步之遥,他早备下一百多精兵,若有个什么差池,实际寺今晚就要血流成河。吃过一次亏,他绝不会再犯第二次错。”

    裴宗之点头:“我知道了。”

    “刘凡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若所求相同,未必不能用。”天光大师开口,意有所指。

    ”裴宗之再次点头,“这句话,等她醒了,我会带到的。”

    “醒?”天光大师听到这句话,白了他一眼,“你还真觉得你随便翻几天书就能胜过孙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