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八百七十五章 传来
    这种时候,若非急事,应当不会有人来敲他的门。

    裴行庭睁开眼睛,随手取了件外袍,下床开门。

    门口站的是管事,上前低语了几句,裴行庭双眼一亮“宗之把季之带回来了?”

    管事点头。

    “他人呢?”裴行庭一边穿衣一边问。

    管事道“走了。”这位裴家小辈中的嫡长子一向独来独往,性格古怪,又是这样的身份,谁敢拦他?

    “走了啊!”裴行庭叹了口气,手里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罢了,季之的事情交给老夫来处理就好,你下去吧!”

    一向行事谨慎、会看眼色的管事却没有听令下去,而是俯首行了一礼,又道“老爷,还有一件事……”

    裴行庭“说!”

    “是济南府的急报。”管事道。

    “济南府?”裴行庭皱起了眉头,宗之不是才从济南府过来么?济南府会有什么急报?

    管事顿了顿,便道“听说卫天师出事了。”

    “什么?”裴行庭愣住了,“怎么会出事?是被江湖中人所伤么?那些世族的人呢?”他更想问是伤是亡。伤还好,若是亡,那麻烦才大了。

    管事摇头道“探子只截到了这个消息,还有别家的人也在打探这个事,截到消息的时候,急报已经送到宫里了。听说陛下出宫去了郭太师府上。”

    郭太师已病重多日,就连太医署的老太医都道“老太师宽心养着,或有起色”。宫里的太医时常为贵人问诊,这话语拿捏起来一向小心,像这种“或有起色”的话一听便知是郭太师不行了。不是那等玩弄政权的病,而是真的病重。

    病重成这样的郭太师自然无法进宫面圣,陛下竟连夜出宫去了郭太师府上,可见此事至少在陛下心中是极为重要的。

    裴行庭长舒了一口气“看来不太妙啊!”虽然出事的不是宗之这孩子,让他松了口气,可这位卫天师,看似没有这般重要,但他心里清楚,这位卫天师在如今这局势中的地位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天下如棋局,一颗重要的棋子突然不走了,会发生什么事?结果可想而知。

    ……

    “外祖,她出事了。”这是深夜出宫到访的天子见到郭太师时的第一句话。

    郭太师坐在床边,双目无神的望来“活着还是……”还是死了。

    能让安乐深夜来访的人能有几个?答案昭然若揭。

    “活着,但同活死人无异。他们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或许永远……也不醒了。”安乐双目红肿,显然是已经哭过了,“朕没想到她会出事。”

    她是去收拾那群江湖恶徒的,又不是真的为了什么神迹的事情,怎么可能没有危险。

    郭太师苦笑了两声“总是人,又不是神仙,哪能说什么就是什么。”说罢,便是一阵咳嗽。

    安乐失魂落魄的坐在一旁,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朕当时觉得天都踏下来了,一时是她护朕回长安时的情形,一时又是她离开长安时高高兴兴的样子,朕知道,天子不得示软,可眼泪当时就控制不住了……”

    “那些江湖中人……还有刘家……怎么办?”郭太师擦去了咳在帕子上的血,神情恹恹的坐在那里,似是说话也很累的样子,“怎么就出事了呢?”

    他以为他自己行将朽木,一眼已经看到自己的尽头,那个女孩子不管何时何地望去,都是一脸鲜活气息的站在那里,她的未来太远,以至于他担忧将来她成安乐动不了的大敌。可却没料到一个这么鲜活的女孩子会突然出事,所以,这是不是世事无常?

    郭太师苦笑着暗自摇头,安乐眼神呆呆的望着地面,时不时的擦擦眼泪,根本没有看他一眼,或许她来只是下意识的过来,想找一找此时还能抓到手的依靠罢了。

    “外祖病重,黄少将军到现在都音讯全无,就连朕一直以为会好好的她都出事了,是不是天降灾祸于朕?”安乐说着眼泪又不住的往下落,“既然天将大楚的龙位交给朕,却为什么将朕身边的人都要一一夺走,是朕做错了么?朕没错!”

    她自登位之后,勤政,不杀戮,又仁政爱民,就连上天都降神迹,却为什么身边的倚仗会被一一夺走?

    “这件事老臣也无法左右。”郭太师看向呆呆坐在床边的安乐,叹道,“安乐啊,天子这条路难走的很。一时要你会知人善用,一时却要你能自立而起。你先前对付世族靠的是用他们的后辈来威胁,对付陈善用的是黄少将军的用兵如神,对付江湖中人、前朝余孽用的是她,但你总要有些自己的东西。你现在还什么都没有。”

    “她也不可能让你一辈子依靠,这便是老臣昔日担心的缘由,她不助你,你也要撑得起整个江山!”郭太师闭眼,一滴浑浊的眼泪从眼角滑下,“老臣真的帮不了你了。”

    “朕知道。”安乐压下了眼底的眼泪,“打扰外祖歇息了,朕不会坐以待毙的,朕要回宫了。外祖有事让人递折子给朕就是了。”

    说罢起身向外走去,斗篷在夜里翻飞席卷而去,直至不见。

    ……

    ……

    一声瓷盏落地的声音响起,顾不得碎裂一地的青花瓷盏,王老太爷张大嘴巴愣在那里“她死了?”

    “这倒不是。”只来得及同王老太爷说一声“她出事了”的管事连忙答道,“只似乎是病了。”

    “哦,又不是死了,吓老夫一跳。”王老太爷一边拍着胸脯,一边伸手去拿案几上的青花瓷盏,直到捞了两下都捞了个空,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大惊之下,失手把瓷盏打碎了。

    清咳一声掩饰自己方才一瞬间的失态,王老太爷坐回床榻之上“有病就去治!就那祸害样也不像个短命的。孙公不是还在城内嘛,一会儿去说一声,让他晚点走,来治治这个祸害,别叫她病死了。渴了,来茶水。”

    尽管听出了老太爷口中的言不由衷,可有些事却不是他这个管事能置喙的,管事只得转身从另一边的案几上端上新的茶盏,一边递过去,一边道“确实不会死,只是这个病没法治,跟活死人差不多……”

    又是一声瓷盏落地的声音,王老太爷没接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