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打斗
    果然这话一出,女孩子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再说话。

    这是默认了。

    有人用胳膊肘推了推她,卫瑶卿回头,见推她的是个吏部的官员,刚刚他们说话的时候,那几个吏部官员已经走到了她身边。

    “干嘛推我?”女孩子回头,仿佛学堂里顽劣的前后座孩童打闹一般,瞪了推她的人一眼。

    那吏部官员慌乱的看向四周,低声道:“你继续说啊,拖着他啊!”

    “已经够啰嗦了,我没话说了。”女孩子摸了摸鼻子,给出了建议,“要不你来与他再说说。”

    薛行书会理他才怪,那官员将同僚往旁边挤了挤,躲到了她身后:“你们往旁边点。我……不想死,国公爷可否放我等一条生路?”

    “杀了你比放了你来的方便。”卫同知说着看向薛行书,“你们都挤过来了也好,到时候也就是他们一巴掌的事情。”

    他代为回答了,薛行书也就不说话了,后退了几步,站到了那群江湖术士的身后,之前出声的那个按捺不住,抬手一簇幽蓝的火苗就向着那里的乔环和明宗帝飞去。

    还真是先杀这两个人,卫同知也觉得好笑,自己到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想这个。

    “啪!”一声,声音不大,火苗中途遇上了扔过去的万民书,走势被滞,幽蓝的火苗舔舐着那卷今日引起这一场纷争的“万民书”。

    她还是出手了!躲在她身后的官员们松了口气。

    乔环神色复杂的望了过来:这个时候,没想到她居然会出手……

    这是要将欺君的证据毁尸灭迹么?薛行书瞟了她一眼,如果是平日里说不准他是要阻止的,可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的话,那也无所谓了,他就不跟死人一般见识了。

    不过……薛行书偏了偏头,对一旁的两个人道:“你们去拿她!”

    一旁的两个术士应了下来,问了一句:“活的?”

    薛行书想了想:“死了更好。”

    他曾经动过招人的念头,但想想这个念头后来带来的祸事,觉得有的人活着还不如死了,因为太麻烦了。

    有这一声就不需要顾忌了,这个女孩子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她的危险可以说在在场所有人之上,又有极其厉害的阴阳术手段。或许单论武她不是如今阴阳司中最高的人,但她的武加上阴阳术再加上如此的狡诈多计,绝对是最为棘手的一个。

    薛行书显然也想到了什么,又对身后的人开口道:“留两个去送乔相爷与陛下上路,剩下的都去帮忙!”

    这话并未避讳旁人,几个躲在她身后的官员当下便吓的变了脸色,卫同知与面前上前一步的女孩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当下便喊出了声:“快逃!”

    对!快逃!平日里瘦弱的文官们此时迸发出了惊人的速度,向殿外狂奔。

    “拦住他们!”薛行书扬声道,“莫让他们走出大殿!”

    为什么要拦住他们?拦住这些文官?当然是怕他们逃到殿外去。

    为什么要怕他们逃到殿外去?众人心念一转,当下便明白了过来。陛下的护龙卫和门口那些守卫当真有这么容易就被薛行书的人控制在手中么?薛行书也说了,原本没准备这些时日动手,今日不过是事出突然,既然如此,那么就没有万全的准备。

    方才陛下喊人无人回应,也许未必是他们控制住了所有的护龙卫与守卫。

    “轰!”平地惊雷,一张冒着紫色引雷的符纸朝他们兜头劈来,眼看就要劈个正着却撞上了从斜刺里冒出一条细弱游丝的引雷,这道细雷后发先至,虽然阻止不了那张符纸的势头,却因着这一撞,劈向了一旁的地面,地面顷刻间炸出一个黑乎乎的小坑。

    这么大的动静,外面的人聋了不成?官员们如没头苍蝇般乱窜,心中慌乱不已。

    “快去外面叫人!”这一声命令,令得原本茫然无措的官员仿佛突然有了主心骨一般,乱哄哄的向殿外跑去。

    有个术士眼看那群官员朝殿门越来越近,当下凭空勾了勾手指,整个大殿东南角的殿顶一只铜驻的朱雀仿佛瞬间活了一般,从口中吐出细细的铜丝,铜丝细密交错般延展开来,不过转眼的功夫,整个大殿内便如同安放了一只硕大的鸟笼一般将众人困在正中。

    还能这样?向外冲的官员们傻眼了,看着将他们困住的巨大鸟笼,当下脚下便慢了下来。这稀奇古怪的手段让他们这群普通人怎么办?

    “卫天师……”有人回头喊了一声,这一喊却惊到了。

    却见方才还站在那里的卫天师此时已然向上首已快退到墙角的乔环和明宗帝冲去。

    原来……她是要救陛下,几位官员看的心中愧疚不已,眼看她人已至跟前,一直站在薛行书身旁的那位术士袖袍鼓风,人踏空而来,随着人影而来的是他挥出的拳头,拳风带动着不远处站着的几个江湖术士衣袍高高掀起,如同飓风行过,殿角还未点上的几个一人高的巨大铜烛台与灯罩分离,杂乱狼藉的飞散出去。

    这么厉害?那铜烛台可不轻啊!在众人惊恐的惊叫声中,那只拳头砸向了正在向陛下他们冲去的卫天师。

    “卫天师……”有人尖叫出声,原来素日瘦弱的文官也能发出如此刺耳的惊叫声。

    “嘭——”一击砸中,顷刻间便将卫天师砸扁了。

    完了,卫天师被砸扁了!那一瞬间绝望涌上心头。

    等等?扁了?就算那一拳那么厉害也不可能将人砸成一张纸那么扁啊?而且将人砸扁了怎么不流血?

    众人只觉那一刹那眼花缭乱,应该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所有的事情又发生的太快,所以只是眼前一花的功夫,便看到不远处薛行书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卫天师,刚刚那个出拳将卫天师砸扁成纸人的术士一脚踩在纸人上,另一脚将乔环踢到一旁,而后伸手抓过明宗帝。

    随着撞上椅凳的乔环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几乎是同时的两声“别动!”响起。

    一人抓着一个,相距而立,一个抓着薛行书一个抓着陛下。

    那个术士擒着陛下的脖子,虽然他手里没有刀,不过看方才那一拳,没有人会怀疑他不能一下子扭断陛下的脖子。

    卫天师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细长的尖刀,尖刀正对准了被她挟持在手的薛行书的颈项。这种时候,已经没有人去管她是如何携兵刃入宫这件事了。

    真是神仙打架啊!几个官员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