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挑衅
    酉时,当值的官员该换班的换班,该下值的下值。皇城门口停了不少在外等候接官员回家的马车。女孩子走在其中似乎并不显眼,但枣糕一眼就认了出来,疾步上前将卫瑶卿摘下的官帽抱在手里。

    “我随意走走,你们先回去吧!”她摆了摆手,向前走去。

    枣糕转身上了马车,小姐做事有自己的打算和主意,她听命便是。

    整座长安城华灯初上,初夏的夜晚,长安城热闹不凡。她穿过黄天道,百胜楼里还是宾客满座,会仙阁门口浓妆艳抹的王会仙依旧在门口揽客,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香粉味,不过今日,她并没有停住脚步,而是横穿黄天道,继续向前走去。少女走的很快,看起来似乎一步一行并没有如何特殊,但走起来偏偏好似怎么都追不上。

    不远处就是长安城最大的马球场回园了,而回园一旁就是曾经在长安城赫赫有名的天师道,女孩子站在了天师道口站了会儿,天师道只有七座宅子,不管宅子如何修剪,七这个数字从未变过,据理阴阳七变。宅院门前挂着灯笼,为经过的路人引路,借着这点亮光,虽是夜晚,倒也能看的清前路。

    “嘭——”一声不大的响声过后,归于平寂。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向声音传出的方向。

    宅子大门打开,上头书着“裴园”两字的匾额歪歪斜斜的挂在门头上,上头还有两个脚印。她才走了一步,那书着“裴园”二字的匾额就不堪其重负的掉了下来。

    卫瑶卿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这当真是杀人于无形意外啊!”

    越过匾额,跨入门内,裴园里的不速之客已经走了,穿着一身中衣粗粗披了件袍子,披头散发站在正中的裴宗之仿佛刚从床上爬起来,不远处廊后躲着的黄石先生探了一个头出来正在四处环顾。

    “发生什么事了?”

    “有江湖上的阴阳术士找上门来了。”黄石先生见那阴阳术士确实走了,卫瑶卿也来了,这才从廊后走了出来,摸着脑袋,“这是来了个下马威么?我好端端的喝酒作诗,突然就杀上门来,这匾额不要钱啊!”

    “我这两日睡得早,听到响动声,出来看看,便看到有人踩了匾额就走了。”裴宗之说着一脸茫然的看向四周,“发生什么事了么?”

    卫瑶卿侧了侧身,手指向门外:“我是想来寻你们的,走到天师道口就听到一声响动,这才看到匾额被人踢下来了,还踹了好几脚。怎么回事?”

    “不知道。”裴宗之一脸不解道,“我二人不曾得罪什么人。”

    “也许得罪了什么人却不知道。”卫瑶卿适时的补了一刀,“其他地方瞧着没什么状况,也不知是冲你们来的,还是冲裴家来的。”

    “是不是冲裴家来的,明天打听打听左相府有没有出什么事就知道了。”裴宗之看向她,“你来做什么的?”

    黄石先生见状,连忙朝他挤了挤眼:“怎么这么说话?”

    “不这么说话怎么说?”裴宗之不解,“她没事也不会来啊!”

    黄石先生嘴角抽搐,转过身去,不敢看那边卫瑶卿的脸色。

    不过好在女孩子也没有生气,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直来直往,开口道:“确实有事。”

    “坐下说。”裴宗之指了指一旁的石凳,走过去,自己坐了下来。

    卫瑶卿也跟了过去坐下来,开口便是:“李修缘见过我。”

    “他现在是阴阳司的大天师,你要入职,自然要见他。”裴宗之点头表示很正常,“怎么了?”

    “天光大师撒谎了,和尚打了诳语。”女孩子有些得意的挑了挑眉,眉目间多了几分孩子气,“可以拿来威胁他了。”

    “修行烫个戒疤本就只在于自身,他若不愿破戒自然不会破。他若要破戒,威胁也没用。”裴宗之不以为意。

    “杨公找我,是你出卖了我?”

    “是。他要找张解,我交不出来,只能推到你身上了。”裴宗之老实的应了下来,“你又没剪个小纸人给我冒充张解,我没有法子,只能说实话。”说罢还哀怨的看了她一眼,仿佛都是她的不是。

    “小纸人这种小把戏骗杨公还是算了吧!”卫瑶卿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方才那些话都是借口,眼下我一头雾水,所以来寻你问问。”

    裴宗之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仿佛觉得她会一头雾水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明日延礼太后入长安,陈述要走。”卫瑶卿道,“老实说,我不太愿意陈述走。”

    “你可以让他不走或者死了。”裴宗之摊了摊手,“我觉得你若想的话,未必做不到。”

    “但是陈述一死,陈善现在起兵,大楚胜算不大。”她说着自己也笑了,“若非陈善顾忌名声,想要做个如大楚四百年永昌这般的开国之君,眼下这天下早就乱了。不过乱了也未必坐的上那个位子,边疆匈奴,南边刘姓皇族气候已成,怕就怕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天下鹿死谁手还难说得很,不是只有陈善一人对大楚疆土虎视眈眈。

    裴宗之在一旁坐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了:“那个想要做帝姬登基为女帝的公主怎么样了?”

    “很勤奋,看的出她是认真的。当年太子与她形影不离,虽说太傅未特意教她,但多少也学了一些。”卫瑶卿想了想,道,“比我想象的要好一点,但是远远不够。不过也要好处,眼下几位皇子斗的你死我活,她是一个公主,倒没有人会主动对她出手。”

    “也有些道理,如此看来,那个公主也未必会异想天开。”裴宗之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碰到了这样的天子,这样的父兄,这样的教习女官。”

    碰到这样的天子是指明宗帝这般优柔寡断的性子,又遇到了太子故去,天子必然对容貌肖似太子的她宠爱非常,这样的兄弟是指除太子以外的几位皇子并没有如何雄才大略的手段,倘若要为储君,皆有几分平庸,若是自己的兄弟间有厉害的皇子,恐怕安乐公主所想只是痴人说梦,最后便是这样的教习女官了,安乐公主遇到了她。

    似乎冥冥之中皆有天定,天时地利人和,为安乐公主创造了一个机会,又适逢她有这样的想法,所以裴宗之并不以为这是不可能的。

    “你还记得裴家当年退居江南的原因么?”沉默了片刻,裴宗之不知为何,再一次提及了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