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当值
    阴阳司,她并不是第一次进。曾几何时,祖父还在,她虽然在长安的时候不多,但进阴阳司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很小的年纪,就能看着阴阳司里那些熟悉的族人进进出出,为长安城内外,为整个大楚阴阳道保驾护航。

    而后还魂归来,偷偷溜进来找裴宗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所以,其实,她对这个地方很熟悉。

    大大小小的房间依次排开,不论大小天师,都有单独做事的地方,而她所在的房间门口已经挂上她的号牌了。

    有阴阳司的小天师从门外走了进来,卫瑶卿微微侧身,并未完全转过头去,只是开口问道:“柳小天师,问一下,大天师在么?我的任职公文需要交到他手中。”

    被叫住的阴阳司小天师柳离愣了一愣,她明明看着这个女孩子还未转身,怎么就开口唤出了她的名字,不是观察力惊人,知一而推三的那种就是真正武艺惊人。

    但不论哪一种,都不是她能够得罪的。柳离连忙出声回道:“大天师今日要晚些过来,特地交待了,新来的卫天师先做事,他回来之后,自会来寻你。”

    “如此,多谢了。”女孩子转身朝她点了点头,进了挂着她名号的房间。

    论年纪,她确实最小,但论官位,她还要高于自己,所以这举动不但不无礼,而且很是客气了。

    柳离站在原地没有动,对于这个成长的惊人的女孩子,她很有印象,就在去年九月,钦天监入试考试上,她就出了一波风头,而后的风头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慢慢的这个名字就时常在他们嘴边提起。更可怕的是几个月前,她孤身潜入南疆,这样的年纪,柳离不得不承认,别说昔年与她同岁时,就是如今,也是她所远不能企及的。

    天赋惊人便是如此吧!

    细细算来还不到一年的光景,从一个钦天监的新人到阴阳司的天师,这条路她走的何等之快,自阴阳司创建四百年以来还从未有过。

    她还站在原地发愣的功夫,那头的女孩子已经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所以,如此努力么?难道当真是天赋过人又勤奋如此,才这般厉害?柳离如是想到。

    不过,实则是她想多了。女孩子进了房间,房间里收拾的很干净,甚至桌上还放了一只白玉瓶,里头插了几只不知名的花。

    摸了摸桌上,确认一点灰尘都没有之后,她把花推到一旁,搬来几本书,人便趴在书上开始打瞌睡了。一路赶路而来,确实不曾休息好,有些累了,她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一直睡到午时卫瑶卿才伸了个懒腰,睁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坐了起来。而后就看到面前坐了一个人,手边放着一只食盒,很认真的看着她,双眼亮亮的,似乎有些激动,却又带了几分疑惑的神情。

    李修缘。

    “大天师。”卫瑶卿打了个哈欠,摸到一旁的任职公文递过去,“大天师,麻烦在上面烙印。”

    李修缘看了她片刻,又一次开口了:“卫天师,你先吃些东西。”

    “多谢大天师。”女孩子接过食盒,取出饭菜扒拉了起来。

    刻上印章,收下任职公文,待女孩子吃完了,李修缘这才再次开口道:“你……你与我说说,你是如何发现你有阴阳眼又是如何学得一身本事的吧!”

    “阴阳眼我自小就有,至于本事,确实有人教导,只不过还请大天师谅解,尊师名讳不便透露。”女孩子漫不经心的说道,眼皮都未眨一下。

    说谎的功夫,她自小就会。

    “天光大师也是这么说的。”李修缘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失望的看着她,“你真的不是张明珠么?”

    什么意思?意思是他特意去问了天光大师?要死了!这天光大师出家人谎话说的一套一套的,真不是个好和尚。卫瑶卿暗自忖道。

    “我现在姓卫名瑶卿。”卫瑶卿回道,当然她说的是现在,不是以前,言语挖坑这种事情,对她来说也是驾轻就熟的。毕竟一个精通下九流手段的“坏胚子”做起坏事来都是无师自通的。

    李修缘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看着她:“罢了罢了。不过,你如此厉害,入了阴阳司却也得听命行事,不可擅自行动。”

    “大天师,我在钦天监任职的数月从不曾擅自行动过,这一点可以查。”卫瑶卿看了眼李修缘回道,意思是他多虑了。

    一张清俊的脸,不曾续须,看起来怎么都不像一个恶人,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披人之皮囊,行禽兽之事。

    “晚些时候,杨公要来,你知晓同为我阴阳司天师的杨公杨筠松老人家么?他擅长风水堪舆,一直忙着指挥修建皇陵的事情,他老人家打听过你几次,得知你今日要来当值,说想来看看你。”李修缘说着站了起来,似乎想要离开,但侧了侧身,却又停下,复回头看着她,“杨筠松老人家对你似乎很是看重,这是一个机会,你若……将来未必没有可能接下我的位子。”

    说罢这些话,李修缘便离开。

    看他所行之事,如果先前不认识李修缘,或者不知道有这一出,不管是外表还是做事似乎看起来都像一个好人善人,在很认真的提点她。甚至还说出“未必没有可能接下我的位子”这种分外看重的话,但若是他知道她并没有打算在他离开阴阳司之后接下他的位子,而是打算就在这几年之内,能者居之,抢下这个位子会如何?

    卫瑶卿笑了笑,重新坐了回去。百无聊赖的翻了翻桌上的《阴阳十三科总纲》,李修缘离开未多久,便有人在外头敲了敲门,卫瑶卿扬声喊了一句,外头的人便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老者,腿脚还未痊愈,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的,是杨筠松。他的脚伤还未好,毕竟年纪大了,伤筋动骨,不比年轻人那般好得快。

    人有生老病死,会有少年气盛自然也会有耄耋老者之年,这是自然规律,不会对任何一个人网开一面。但偏偏有无数人,尤其以自诩天赋阴阳的阴阳术士为首,对于长生不老有着近乎痴迷的追求。惧怕死亡和年迈的到来,即便行其邪术,也要保留年轻气盛的模样。

    杨公伸手关上了房门,卫瑶卿连忙从桌后绕了出来,上前施了一礼:“杨公。”

    杨公看了她片刻,开口了:“不必多礼,你我论公属于同级。”

    “我此番放着手头的事情不管前来只问你一件事,张解在哪里?”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