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隐秘
    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英气逼人,镜子里露出一张这样的脸来,如果不是有意在脸上做了修饰,只怕会更显出色。

    “我与兄长虽是双生,长的却并不相似,更遑论一个是男子一个是女子,只是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能以假乱真。”安乐公主看着自己镜中的模样有些诧异,复又看了眼躺在床上,做了粗粗修饰,假扮成安乐公主的太子。

    卫瑶卿在太子的脸上挂上面纱,闻言笑了笑:“其实还是有些相似的,只是殿下与太子一男一女,平日穿着打扮南辕北辙,若是细看,五官之上,殿下与太子差异并不大。”

    “还要多亏你的妙手。”安乐公主看向镜中自己的模样,华服锦袍,头戴发冠,一时晃了晃神。

    “兄长如今的模样禁不起折腾,”她看了许久自己镜中的模样,这才转过身去,不再看了,“倒不如我来,兄长护我多年,这一回,轮到了我来护兄长了。”

    “殿下仁孝。”卫瑶卿站在一旁说道,说着走到门边,看向外头。

    “外面方唯的人走了么?”安乐公主攥紧衣袍,有些紧张。

    “还不曾。”卫瑶卿说道,“殿下不必慌张,眼下确实也没有把方唯的人调走的理由。我们如今身在五度关,五度关总兵自然有保护我们之责。”

    “若我们在府里出了什么事,方唯也要被问责的。”

    “他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只需拖上一些时日,兄长就撑不到长安城,见不到父皇母后最后一面了。”安乐公主脸色沉了下来。

    “所以需要公主假扮太子出面,”卫瑶卿说道,“也是借机告诉方唯太子现在身体还不错,他就算拖的了一时也拖不了一世。”

    安乐公主沉凝了片刻:“那样的话,他会如何?”

    “这就不知道了,是看他老老实实的护送我们离开还是为了晋王殿下殊死一搏?”

    “我知道了。”安乐公主点头,“我信你,只是祖母那边……”

    “太后的心病不在我们身上,公主放心,太后不会插手我们的事的,她也想尽快离开。”这一点,她倒是敢保证,不说她了,就是安乐公主也看得出来,延禧太后的心病都写在了脸上。

    安乐公主深吸了一口气,顿了顿,又奇道:“既然能易容,你为何不帮我们易容离开?”

    “殿下,我们在肃州府是露出了真容跟林萧和离开的,眼下若是易容,自然能走,但这般回到长安,你们将如何自处?”

    “方唯只要不动手,就是大楚的忠臣,也是陛下信任的重臣。”卫瑶卿说道,“陛下给我手令号令五城兵马,自然是信任他们。”

    “若是我们易容而归,那就是不信任陛下的人,陛下会怎么想?”

    安乐公主正要说话,突然响起了一声惊呼。

    是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动作的太子,他还是闭着眼睛,眼皮却跳动,似是想竭力醒来,呼吸也急促了不少。

    “这是怎么了?”安乐公主疾步行至床边,“哥哥怎会突然如此激动?”

    站在一旁的卫瑶卿神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对兄妹:“太子殿下有话要说。”

    安乐公主闻言,连忙低头,耳朵靠近太子。

    支支吾吾的声音很低,而且含糊不清,但是卫瑶卿却比安乐公主更快一步听清了太子说的话,不由勾了勾唇角。

    安乐公主神情也由原先的茫然变得端凝了起来,待到太子再次昏迷过去,才直起身子,眨了眨微红的眼睛。

    “哥哥说,要堂堂正正的回去!”

    “这是太子殿下的储君傲气啊!”卫瑶卿适时的在一旁感慨了一声,“三年也没软了骨头,叫人心悦诚服。”

    安乐公主眼圈更红了,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卫瑶卿见状,便退了下去。

    待到她离开之后,背过身去的安乐公主这才转过身来,眼圈仍是红红的,嘴角勾起,却是自嘲:“哥哥再好,身子毁了,又有什么用?”

    “若是……当年就来,何至于会如此?”安乐公主抿了抿唇,低声道:“是父皇的错,可这错却要我们来承担!”

    除却躺在床上昏迷的太子,屋子里空空荡荡的。

    安乐公主独自一人站了片刻,忽然提步向一旁的铜镜前缓缓走去,待走到铜镜前,怔怔的看着铜镜里的人不语。

    镜子里的人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但她看的却不是这张脸,而是身上的华服锦袍,玉带金冠,虽然不是兄长的朝服,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卫监正选的这一套锦袍却着实与太子朝服有几分类似。

    她一个人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许久,慢慢地伸手缓缓的触向镜子里那个陌生却又仿佛激起了心底里隐秘心思的那个自己。

    手指触到了铜镜之上,冰凉彻骨,她猛地收回了手,仿佛烫到一般,怔忪的缩着手放在胸前。

    屋子里除了昏迷的兄长,什么人都没有。她抓紧了身上的锦袍,忽然有些害怕,疾步走到桌边,颤抖着手倒了杯凉茶入腹,这才勉强安静下来,而后甩了甩脑袋,将方才一瞬间心头生出的离经叛道的念头甩到了脑后。

    ……

    卫瑶卿走出了屋子,方唯派来的侍婢们在院外候着。方唯是个典型的武将,不但容貌身形如此,就连这座总兵府也一样,简简单单,每一座院子都是四四方方整整齐齐的模样,还有大片大片的练武场。

    乍一看,方唯当真是个简单的人。这样简单的人执着于一件事时,往往比那些心思复杂的人更容易成功,譬如说领兵打仗。

    不过也正是由于简单,说动他效忠陛下,只要将他说的心服口服,他便能贡献出一味的忠诚;说动他另起心思也同样简单。也正是由于太简单了,反而叫一向心思多变的她不好猜了。

    要在那些侍婢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于她而言并不难,随便放倒了一个提着灯笼的侍婢,换了衣裳,有稍作修改了容貌,她便提着灯笼走了出来。

    她今日并没有刻意去偷窥方唯在做什么的打算,而是慢慢的走着,将整座总兵府的大体走向位置看一看,对林萧和,她放心,所以没有去做这样的事,在方唯这里,她却不得不这么做。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