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练兵
    “今日是十六号吧!”少女看了看四周,护龙卫诡异的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举着刀警惕的看着往日里的队友。往日里最信任的队友眼下可能随时变成暗杀自己的利器,关键是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又是谁。

    此刻的护龙卫已经溃不成军了。

    “十六号怎么了?”崔问她,脸色也很是难看。

    女孩子拿出帕子擦了擦灰不溜秋的脸:“十六号啊,陈述想走那条岔道通往川蜀,前方的平谷地是毕竟之路吧,绕不过去的。”

    “是又怎么样?”

    “哦,今日云麾营在那里练兵呢!”

    什么?众人皆惊。

    ……

    虽说有些狼狈,陈述的脸上却带了几分笑容,看向冲向天空的信号烟花:“我们逃出来了。钟黎带着人撤退了,也成功摆脱了护龙卫的追赶。”

    “眼下的护龙卫是彻底废了,不足为虑!”陈述冷笑了两声,“走吧,穿过这里,进入川蜀道,那边也有人接应。”

    话音刚落却觉脚下颤颤,隆隆作响。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怎么可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视野的尽头出现了数千匹的骏马向这边涌来,很快便冲了过来,将人团团围住。

    有主将骑在高头大马上穿过人群而来,看到陈述的一瞬间错愕不已:“陈将军,好久不见!”

    “江寒!”陈述看着坐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望来的江寒,仿佛自牙缝中蹦出了一阵冷笑,“好久不见!”

    看着这一群人,江寒略微的惊讶过后就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抬了抬手:“护送陈将军回城吧!”

    今日本就是阴天,江寒说罢便察觉到了淅淅沥沥的雨落了下来,很小,绵绵细雨,怔了半晌之后,忽地笑了出来。

    “将军,为何发笑?”身旁的亲信不解。

    “哦,我只是笑卫小监正这测算果然准,江某平生头一回见到如此神算。”江寒拉了拉缰绳,“走吧,护送陈将军回城吧!”

    这哪里准了?亲信看着淅淅沥沥的雨不解,云麾营的士兵已鸣号收兵了,练兵都练不下去了,这哪是适合操练的好时候。

    ……

    “练兵?云麾营选的今天练兵?”崔抬头看下起了细雨的阴雨天,“那真会选日子啊!”

    “我不知晓啊!”少女摊了摊手,“我先回去了,你赶紧带人接应去吧!这……简直太危险了!”少女神情中还带了几分心有余悸的表情,惊慌未定。

    崔看了她一眼,带着人走了。

    趴在城墙上向下望去,陈述一行人在云麾营兵马与护龙卫的簇拥下进了城。直到眼下,才是彻底肯定了抓住了陈述。卫瑶卿比了比拳头,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先前她主动出手靠近陈述就是为了看看陈述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结果么?少女看着自己的掌心,到现在仍有些发麻:眼下她的实力想要杀了陈述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私下刺杀这一条是走不通了,只能另选办法了。

    陈述是抓住了,崔也看清了,倒是真应了那一句后生可畏啊!少女从城墙上倒挂而下跳了下来,将城门口的几个小贩吓了一跳。

    眼下陈述逃不出去,于百姓来讲或许是一件好事吧!至少战乱不会现在就起。

    回去的时候,她这副脏兮兮的模样把枣糕吓了一跳,连忙去烧水准备让小姐洗漱去了。卫瑶卿站在原地不说话,许久之后,直接去了卫君宁的院子。

    进去的时候小纨绔正躺在躺椅上说话,汤圆很狗腿的在给他捶腿。

    “起来!”卫瑶卿看着他,“二弟,跟我出来练练!”

    “六姐你干嘛去了,脏兮兮的。”卫君宁虽是嘴里抱怨了几声,却还是站了起来,“六姐,我跟你说,最近我有好好练,你要小心哦!”

    “是么?”少女解开了斗篷扔到了一边,招了招手:“打不过我,你永远都别想打到张解!”

    提到解哥儿的名字,卫君宁就瞪圆了双目,小牛犊子一样冲了过来:“啊”拳脚打来。

    卫瑶卿一错身,手从一旁变拳击向了少年的腋下,而后一旁的汤圆只看到二公子整个人被人掀了起来,又迅速掉在了地上。这还是老样子啊,在六小姐那里,二公子几招都撑不下去。

    被掀翻在地的卫君宁再一次爬了起来,朝她冲来。

    汤圆抬手遮了遮眼,听着那拳脚声,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二弟,还是不行啊!”待到六小姐满身热气的离开时,便看到二公子躺在地上,望天“啊啊”的怪叫:“哪有这样的姐姐,打亲生的弟弟!”

    走的远了些的少女似是听到了他的抱怨,回了一句:“你打不过我就要被我打,很简单!”

    “我会打过你的!”少年腾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汤圆咱们两来练练!”

    汤圆吓了一跳:“我不行啊,二公子。要不下回,您还是跟着那个钦天监的肖监正练拳脚吧,据说六小姐的拳脚功夫就是这位肖监正教的。”

    “哦,这样吗?”被提醒了一番的卫君宁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好像有道理。下一回学了,我就能打过六姐了。”

    ……

    哗啦一声水声,卫瑶卿从浴桶中站了起来,这些日子确实养的不错,两边蒙蒙的宫灯光影下照出玲珑的身姿,皮肤白皙如玉,只除了右臂之上,一段淤青,就像上好的白瓷染上了污点看的甚是显眼。

    直到现在,手臂还有些发麻。这一切都在提醒着她,光靠武力,短时间之内,她不会是陈述的对手,私下解决这种想法不切实际。

    在外面守着听到声响的枣糕进来收拾,看到少女露在外的右臂时,不由惊呼了一声:“小姐,你受伤了?”

    “没有,只是不小心磕到了。”少女默默地在灯下涂上药膏,她做这些事情快又安静,十分灵活。待到枣糕收拾干净,手上的药膏也已经涂好了。

    “小事情而已。枣糕你去睡吧,我再看会儿书。”

    枣糕应了一声:“那小姐早点休息。”便退了出去。一个丫鬟在主子下命令之后要绝对服从的。

    待到枣糕离开之后,少女已经盘腿坐下,这是吐纳修习内功的口诀,张家内家功夫的口诀不逊于这江湖之上任何一个一流的门派,只要学好,就绝对不会逊于他人。她现在缺的是时间,所以一边吐纳修习内功的口诀,一边看着桌上的书册,一心二用,时间紧迫啊!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