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武陵
    实际寺乃大楚国寺,地处大楚最正中的一座高山武陵山上,武陵山地理特殊,四周环了三座直矗云顶的山峰,唯留一面地势平坦,方便众人进出。三座山峰名为指路峰,取自仙人指路之意,而正中武陵山中国寺实际寺更是为所谓的仙人指路添上了一笔神奇的色彩。

    实际寺的大门难不难进,众人不知,唯一知道的是,即便人已在山脚下,还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阻拦。山脚下是一座山村,名为武陵村,武陵村里居住着世代在此休养生息,靠这里的山水生活的村民。

    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静平和的进行着每日的生活,据说这一块地方,因为毗邻有无数传说的实际寺,就连改朝换代的战火也从未被波及到。

    马蹄声踏破了村里的宁静,村民们站在一旁,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注视着这一群不速之客。

    这里的雪才停没有多久,或许因着还在年节,家家户户的门上、窗上都贴着热闹喜庆的春联福字,他们并没有那等见到不速之客的慌张,只是好奇的往这里看了几眼,夹杂着小声的议论。

    “诺,又来了一群慕名而来的呢!”

    “天光大师他老人家最近身体好像还不错。”

    “他当家的,明日一早送上山的菜准备好了么?”

    “诶,自从寺里那几个喜欢偷吃荤腥的家伙走了之后,咱们的鸡鸭鹅就再也没有少过呢!”

    ……

    这一次来的似乎是一群武人,人人身上带着刀剑,靠近便觉的凉飕飕的,骑在高头大马上。

    路过的小童举着窜天猴高兴的跑来跑去,见到前来的不速之客没有半点慌张,只是吮着手指头喊道:“爹,他们好威风啊!”

    “再威风哪有天光大师威风!”

    “天光大师有什么威风的?跟村里的爷爷们一个样,一点也不威风。”小童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另有小女孩打趣道:“上一回狗子还伸手抓花了天光大师的脸呢,天光大师直喊疼,一点都不威风。”

    “你们不懂!”一旁背着箩筐割菜的村民叹道,“天光大师是真的威风,你们长大就懂了。”

    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整天笑嘻嘻,说话和颜悦色的大师虽然从不杀生,也从不以势压人,却能令得无数厉害的人慕名前来,那才叫真正的厉害。他不动手不是因为他不能,只是不想,如此而已。

    为首的男子看起来不过四十上下,生的眉飞入鬓,双目锐利,他翻身下马,引得小童一阵叫好。身后的武人只是保持着一手搭在兵刃上的动作,低着头不动。即便人不多,不过区区二十多人而已,却仿佛整装待行的军队正在原地待命。

    男子笑了笑,从身边摸出了一把糖递了过去。

    “谢谢叔叔!”

    “叔叔真好看!”

    ……

    小童们参差不齐的道着谢,接过糖却惊奇的并没有立刻吞下去,而是将糖剥给了经过野狗吃。

    野狗“汪汪”叫了两声长长的舌头卷着糖果吞了下去,依旧活奔乱跳、精力旺盛的在菜地里跑来跑去捣乱,被村民赶到了一旁。

    “它是你们的朋友么?”那不速之客指着撒欢偷跑的野狗,笑道,“所以将糖分给它吃?”

    高高兴兴吃着糖的童子们摇头:“不是。”

    “张姐姐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童子们的声音响亮而又清脆,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先让大黄吃吃看嘛,大黄没事我们再吃。”

    这似乎跟想象的不一样啊,原来以为是朋友间的互相分享,但现在这几个孩子做的事情却不像是善事啊!

    不速之客闻言笑了:“这样的话,那糖若是真有毒,大黄不就会死了么?”

    “它贪吃啊!”

    “它啃坏我们家的菜地!”

    “让它看家它偷了我们家的鸡!”

    “它不是好狗!”

    “狗子家的小黄才是好狗呢!”

    ……

    童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响了起来。

    “它虽是坏狗,可也是一条生命啊,你们这样会害死它的,不会不安么?”不速之客又道。

    “不安是什么?”

    “什么叫不安?”

    “不安是谁啊?”

    小孩子还不懂什么叫不安啊!

    “如果真的有毒,害死大黄的可不是我们,是下毒的人跟它自己的贪吃害死的它,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童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张姐姐教我们的呢!”

    张姐姐啊,不速之客微微扬眉,弯了弯唇角。

    小童子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的观点:“别人对我们好,我们也要对他好,别人对我们坏,我们要更坏!”

    这观点,果然像信中的那个女孩子说出的话啊!会说出这种话的,可一点都不像张昌明那种正义之士。

    割菜的村民却叫了起来:“你们好的不学学坏的!那偷鸡贼又来了吗?还有那个什么姓高的老光棍,他们是不是又来了?不好,得叫大家小心了,莫要被他们偷了鸡。”

    村民说罢,进屋拿了铜锣“当当当”敲了起来:“小心咯,偷鸡贼又回来咯!”

    童子们参差不齐的笑了起来:“还有白头发的哥哥老偷我们的糖吃!”

    谁去管你们的糖啊,村民没理童子,只是敲着铜锣挨家挨户的通知了起来:偷鸡贼又回来了呢,记得做好防范。

    童子们哈哈大笑起来:“才没有回来呢,瞧大叔紧张的。”

    “张姐姐上回说要去长安了,带漂亮的面人给我呢!”有童子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扎着羊角辫的女童叹了口气:“可能一走又是几年吧!张姐姐跟高大叔每回一走就是几年不回家呢!”

    “只是每回回来都会给我们带好多好吃好玩的。”有个童子小大人模样作出一副哀伤的样子,“上一回张姐姐拿一个糖人换了我们家一只鸡,我被爹爹打了一顿呢,明明糖人比鸡好玩多了,爹爹不懂呢!”

    “还有高大叔前不久给我们做的水车坏了,修了一直都没有修好。”童子们纷纷议论着,比划着水车的模样,“都不能转了呢,村里的驴可懒了,拉石磨拉的可慢了!”

    “下一回拿驴跟张姐姐换糖人吃。”

    “驴那么大,应该能换十个,哦,不,二十个糖人了吧!”

    “我们家的牛也偷懒,应该能换三十个了……”

    不速之客却忽地出声打断了童子们的说话:“那水车坏了么?在哪里,我去看看。”

    “咦?叔叔,你会修水车么?”童子们惊奇的问道,却已有人迈着短腿兴奋的在前头带路了。

    “看看再说吧!”他垂下眼睑,深吸了一口。

    庙远先生,姓高,名庙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