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二十章 出事
    待那三人离开之后,卫瑶玉一拍案几,对上还一脸恼怒的卫君宁:“看你跟卫瑶卿做的好事!”

    “是他们……”卫君宁不服气的辩解了起来。

    “我不管你什么理由,闹到祖母面前就是不对,既然早知道西院那边的不安好心,为什么不提早找人在外面拦住他们,让他们见到祖母就是你跟卫瑶卿的错!”卫瑶玉训斥了一通卫君宁,让青桔喊来了卫同远跟李氏,李氏是个懦弱而家世不显的女人,唯一优点大概便是生的好了吧,素日里周老夫人身体不错时,看不出什么来,眼下周老夫人一倒,李氏一脸茫然与害怕,卫瑶玉忍不住摇头,知道不能靠李氏了,目光转向一旁的卫同远,只是大抵是多年的屡试不中,让曾经意气奋发的他早已消去了锐气,他的表现不比李氏好多少。

    卫瑶玉心头一酸:素日里伯父一家帮着照应,眼下伯父一家被软禁,这一对空有善良的父母根本靠不住事!指望卫君宁跟卫瑶卿么,看卫君宁一脸的不服气,显然还没转过弯来,卫瑶卿更是一大早就出了门,还没回来。

    “我去把六姐叫回来!”卫君宁起身。

    卫瑶玉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

    兑宝阁是长安城中最大的当铺,卫瑶卿坐在堂中,兑换了十张一百两的银票,与三百两散钱,又特地将散钱换成了十颗金花生,装好了钱,这才准备离开,只是才走了两步,便见原本在外头马车上等着的枣糕领着卫君宁进来了。

    “小姐,二公子说有急事!”

    “怎么了?”

    “西院的将咱们昨天的事告诉祖母了,祖母被气昏过去了。”卫君宁人还未走到跟前,便三言两语说清楚了。

    “什么?”卫瑶卿也不由变了脸色,“走,快回去!”

    只是二人才出了门,就碰到官府开道,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是怎么回事?”卫瑶卿皱眉,“最近不曾听说有哪位将军打了胜仗凯旋,而且太后还在实际寺祈福,不曾回来!”

    枣糕却道:“小姐,方才官差来清街时,奴婢就问了,听说是大天师回京了。”

    说话间,枣糕便双眼一亮,指向那缓缓行来的车辇,八宝盖的帐蔓中端坐一人,大天师的官袍官帽之下,是一张难得一见的俊秀容颜

    “大天师回京了!”百姓的惊呼在耳边响起。

    对于大天师的崇敬发自本心,不少人纷纷福地跪拜。

    ……

    坐在车辇上的是去南边平了时疫归来的阴阳司大天师。阴阳司只分三阶,分别是十三位小天师,五位天师与一位大天师。而上一任的阴阳司大天师就是她的祖父。

    卫瑶卿却死死的盯着那张难得一见的俊颜,心中怒火中烧。李修缘!原来他就是新一任的大天师。

    曾几何时,李修缘只是险些饿死在张家门前的一个乞儿,若非祖父收留,教他阴阳十三科,他又怎么进得了阴阳司?祖父待他堪比亲子,甚至将她的小姑姑玉珠,那个笑起来极美的张家嫡传大小姐指给他做未婚妻。张家覆灭之后,李修缘做上了大天师,卫瑶卿不相信此事跟李修缘无关,这世间断断没有这样的巧合。

    坐在八宝帐蔓的车辇中的李修缘突然转头望来,目光中还有未来得及敛去的锐利,见不过是几个围观的百姓,看了片刻后,他才收回了目光。

    卫瑶卿低头看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看去,否则她当真怕她一个忍不住拦下车辇对李修缘动手。

    “走吧!”只是车辇经过她身边的一瞬间,卫瑶卿却浑身一震,而后脸色大变,伸手颇为艰难的拉住了前头的卫君宁:“速速回去!”也不知道李修缘身上带了什么东西,一瞬间她的神魂似是极为不安,隐隐将要跳脱而出。

    卫君宁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六姐抓的生疼,看着六姐脸色发白的样子,便咬牙忍了下来:“好!”

    只是这话方才出口,肩膀上的力便猛地一松,卫君宁一回头,只看到卫瑶卿倒了下去。

    “小姐!”

    “六姐!”

    *********

    “怎么回事,让你去带人,就这么带回来的?”卫瑶玉气急之下,根本不管李氏和卫同远脸上的表情,一摔帘子进了屋内:“杨老大夫,祖母怎么样了?”

    杨老大夫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卫瑶玉脸色顿时煞白,掐着青桔才没让自己倒下去:“舍妹身子也不大好,劳烦杨老大夫再走一趟了。”

    “无妨,带路吧!”杨老大夫起身。

    出来的时候,正见李氏和卫同远围着卫君宁似在询问卫瑶卿的症状,卫瑶玉不由握紧了双拳:父母不立,为长者刚!伯父出事了,李氏和卫同远靠不住,她一定要为自己谋个前程,无人帮得了她,唯有她自己!

    今日一天没出什么事,何太平松了口气,准备回去用晚饭,便在这时,六安进来了:“大人,卫家出事了!”

    何太平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卫六小姐又怎么了?”

    六安愣了一愣:“报信的没说卫六小姐的事,是卫家老夫人薨了。”

    “什么!”何太平脸色大变,“速速备轿!”

    何太平赶到的时候正巧遇到了崔家的人,何太平看了一眼那位慈眉善目眉心一点朱砂痣的崔司空大人,叹了口气,上前行礼:“下官见过司空大人!”

    “无妨。”崔远道摆了摆手,脸上多了几分怜悯,摇头连叹:“卫家,诶!罢了罢了,你我进去吧!”

    何太平看了一眼崔远道身后的两个少年,一个十二三岁,虽说年岁尚幼,但五官已依稀可见几分俊逸的模样,另一个要长上两三岁,却已容貌大盛,长身玉立,宛如芝兰玉树,正是崔家这一代小辈中赫赫有名的崔九郎,而另一个,何太平正在迟疑间,崔远道已摆了摆手:“九郎,十三郎,这位是何大人!”

    “何大人!”两位少年应声行礼,同时也为何太平解去了疑惑,原来是崔家的九郎和十三郎。

    卫家原本家仆就不算多,进去的时候空荡荡的灵堂里不过四五人,除却两个做事的奴仆,卫家的小辈就只卫同远、李氏、卫瑶玉三人。

    三人过来见礼。

    何太平皱眉,几乎一眼就发现了症结所在:“六小姐和二公子呢?”

    “回大人,六妹太过悲恸之下昏厥了,我二弟陪着杨老大夫在为我六妹诊治。”卫瑶玉欠了欠身,至少在外人面前,祖母被气的事情她是万万不会推到自己的亲弟弟亲妹妹身上的,有些锅合该西院的那位来背。

    “那边的那位呢?”何太平嘴努了努西院的方向。

    “说是病了。”卫瑶玉低头看着脚尖。

    何太平看了崔远道一眼,两人皆露出了几分心照不宣的意味。

    崔远道道了几声节哀,便在这时,有人过来禀报:“魏先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