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开海 > 第九十五章 巡抚
    轰!

    宣府校场边沿,专门留出炮队操练的八百步场地,火炮炸响,赵士桢提着火把向前张望,对左右催促道:“装药装药。”

    不一会骑手奔驰而还,高声道:“未中,偏二丈!”

    赵士桢拍拍头巾,眼前三座火炮的炮卒都等着他再发号施令,他摇摇头,正待再调整炮位,就见校场上跑来镇朔将军的骑手,勒马传令道:“赵先生,将军请你回府。”

    火把交给别人,让军卒把火炮拉回去,赵士桢接了命令带着命中绝对闪避的郁闷翻身上马,跟骑手回了将军府。

    他有点明白陈沐写字总也不好看是什么原因了,也许就像他操炮怎么都打不准一样,是需要天赋的事。

    “今日打放战绩如何?”

    刚一回府,就见陈沐伸展了两条手臂,身旁俩婢女侍弄着穿上大红狮子纹绯袍,两个婢女,土豆给将军围上犀牛角腰带,红薯给将军腰悬牙牌。

    赵士桢歪着脑袋心又不平,道:“又无一炮打中。”

    陈沐点点头,在他问赵士桢之前就知道又是这个结果了,学了有一个多月,打放操典被赵士桢用得精熟,但就是不知为什么,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规章,赵士桢就是打不准。

    跟赵士桢一块学炮的倪尚忠就不一样,学了半个多月就已经能炮击五百步外了,高兴了还提两把腰刀在校场舞上一会儿。赵士桢呢,他是越练越郁闷。

    不过好在小赵能分清工作和娱乐,每当他走进镇朔将军府,也不为外面的事情所影响,拱手对陈沐问道:“将军今日怎么穿戴整齐,是要会客?”

    “不是会客,是迎接巡抚。”

    土豆和红薯退下去,陈沐拢着长袖坐在椅上,摇摇头道:“宣府新任巡抚到了,陈某感觉不太好,这几日没人来送邸报、似乎有人刻意不让陈某知道新任巡抚是谁,现在却突然通知巡抚上任,让陈某前去迎接。”

    “事情反常,慎重一点不是坏事。”

    说话间,府外的随从已经备马,陈沐带着赵士桢、隆俊雄几人收敛下摆翻身上马,一路朝东行去。

    陈沐觉得这新任巡抚就是冲自己来的,行迹遮遮掩掩,到了宣府却传信让他这堂堂镇朔将军前往军器局迎接,这意思就很明显了。

    巡抚上任,要先查他的工作!

    陈沐对此愤愤不平,一路马上颠着对赵士桢抱怨道:“常吉你说,如今高阁老下令各地每年查绩效,这巡抚来了,是不是陈某在政绩上肯定的送他一份大礼?就这过来还要神神秘秘地查我!”

    去年宣府是什么样子?今年宣府是什么样子?

    那就是陈沐上任前与上任后,天壤之别。军费一年省十二万两,自造军械鸟铳火炮样样都行,兵力虽未增多,但旗军战力更上一台阶。

    方方面面,新任巡抚和王崇古对宣府什么都不必管,今年宣府政绩是铁定是要名列诸府之冠的。

    更别说,王崇古在边塞正兴建马市,待马市落成,朝廷议事通过,税收又要再高一筹。

    “常吉你觉得,这次宣府巡抚的人选,会是谁?”

    赵士桢在马上跟着亦步亦趋,听陈沐发问当即回道:“在下不知,不过阁臣前时奏疏已有迹可循,应当是从兵部侍郎中遴选。”

    高拱前些时候在奏疏里提过,今后要形成兵部侍郎外放地方、地方督抚收归兵部尚书的体系,来避免各地督抚不知兵事、不会用兵的窘境,只有他们这些督抚知兵,才能让地方兵备增强。

    “我与你想的一样。”陈沐也是根据这道得皇帝准许的奏疏,来猜测遮遮掩掩上任宣府巡抚的人选,但他想来想去,“虽说如今谭部堂、吴侍郎皆归家,兵部陈某的熟人十去其六,但余下如刘焘等人,也不至于如此针对陈某啊。”

    这就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了。

    六部当中,别的地方陈沐也有熟人,但最熟的肯定是兵部和工部,哪怕谭纶与吴桂芳走了,其他人也都维持差不多的关系,遇事不会像谭纶那样有求必应,却也不至于给自己添堵。

    “看吧,就是冲陈某来的。”

    陈沐带人行至军器局,军器局一派祥和,问过督匠,没有人宣府其他官吏来过,像往常平静的一天一样,这位新任宣府巡抚没有通知其他官吏到这来,仅让陈沐到这来迎接。

    他要做什么?

    要钱还是要命?

    “陈将军怎么来了!”

    陈沐正翘首以望,派隆俊雄带探骑到官道上放哨,却见军器局铁匠坊里吴兑扛着杆鸟铳走出来,惊喜地走过来,对陈沐拱拱手:“兵部让吴某来查验送往戚帅那的军械,在下是开眼了!”

    “吴兄来了,怎么不派人告诉陈某。”

    陈沐满脑子想的都是宣府巡抚的事,见到吴兑也分外惊喜,问道:“鸟铳可还合用?陈某这边军器皆有专人检查,抽检合格才会送出,戚帅要的一千杆鸟铳还需几日,昨日匠人才刚与陈某报过,铳杆皆已制成,木铳床要耗几日。”

    吴兑连连点头,道:“旁人的铳都是钻膛钻得慢,铳床做的快,陈帅军器局却恰好相反,木工反倒要多耗时日。陈帅也是来查验军械的么?”

    “你不知道?”陈沐看吴兑不像假装,道:“宣府巡抚来了,传信让陈某到军器局来迎接,却不知是哪位兵部堂官,一上任就来查验将来陈某能给他做多少政……诶,吴兄,你到这来,兵部的调令呢?”

    “陈帅还要看吴某的调令么?”

    吴兑被陈沐问得一愣,惊讶极了,道:“自你初初北上,就与吴某搭伙,难道还信不过吴某么?”

    陈沐缓缓摇头,从上到下看了把吴兑看个干净,狐疑道:“新任宣府巡抚,不会是你吧?”

    吴兑瞪大眼睛,竭力想装作无辜的模样,但到底在陈沐狐疑的目光下装不下去,叹了口气仰头大笑道:“瞒不过陈帅!不错,吴某奉朝廷之命巡抚宣府,陈帅可愿将这政绩送与吴某啊?”

    陈沐抬手非常无礼地指着吴兑,摇头大笑,“高阁老慧眼识人,有吴兄任巡抚,宣府绝不会再让朝廷忧虑。”

    说着陈沐肃容拱手,道:“在下镇朔将军陈沐,拜见巡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