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开海 > 第八十章 准备
    当陈沐面前有几条路时,他总会选择最难走的那条,天下许多人都是如此,看上去前路有无限可能,实际上一切早在最初就注定了,其实没得选。

    既然自己早就没得选,陈沐希望身边的人能有一些选择,选自己想做的、而非该做的。

    马车拖沓不比单骑快马,何况随行还有女眷,镇朔将军一行十余众经昌平榆河驿走宣府,路上累了就歇、乏了就睡,不急不躁地至宣府时,正月底营兵旗军的恢复训练已经开始了。

    在宣府东门外二十里,迎接陈沐的是呼良朋,他为新入伙赵士桢互相引荐后便听呼大熊汇报起宣府在正月里的军务情况。

    “正月里旗军五日一练,军务松懈得像新卒一般,倒是得益煤事,整个万全都司的旗军都过了好年。”呼良朋这么说着,放出骑兵为镇朔将军车马出警,边道:“邓将军与两位总兵在年后召集车营骑营在宣府三卫大校场操练,未能前来迎接。”

    陈沐笑笑,摆手道:“陈某也不喜欢这套,只要能练有可用之兵就行,辛苦你们了……宣府的煤市如何?”

    有董氏兄弟、邓呼二将在,宣府兵事维持过去的程度不在话下,更让他关心的还是年前才与皇帝谈成的蜂窝煤,卖出去几把铲子?

    顺天府故事让陈沐对这个时代做买卖,皇家做买卖有了新的认识,他自己都没想到给人一把铲子就能年入数万两,那还只是顺天府。

    宣府呢?

    “那些事儿我老呼哪儿懂,不敢擅做主张,收了信儿的人早就在镇朔将军府等着了,他们同朝廷派下的内官谈过,也都拿不定主意,现在就只等着将军回去拍板呢,不光宣府。”

    呼良朋说着摇摇头,看看左右这才极其慎重道:“是宣府与整个山西,还有宁、甘及山东、江淮。”

    陈沐踱马前行着突然顿住,拧眉望向呼良朋,诧异道:“这么大?”

    “王、张两家与内官铺开的摊子,他们要让天下有盐的地方,就有煤。”

    呼良朋一说王、张,陈沐就知道为什么能把摊子铺这么大了,这是如今的晋商地头蛇,王是宣大总督王崇古、张是今年由礼部走吏部的张四维,说是两家,实为一家。

    张四维之母是王崇古的姐姐。

    陈沐在马上颔首,这才打马接着走,不过没再走进城的大道,拐向宣府三卫的方向,呼良朋忙道:“将军不回府上?人还在镇朔将军府等着呢!”

    “俊雄带车马回去安置,带商贾和内官到宣府三卫,陈某在那见他们,衙门和家里不方便谈这事。”陈沐策马同颜清遥及隆俊雄交代几句,对呼良朋道:“走,去看将军们练兵!”

    并不是陈沐要摆谱或是什么,从刚才他听呼良朋说了邓子龙与董氏兄弟在校场练车马营,陈沐就决定不回家先去看看。虽说过年是放假了,但在别人眼中自己到底是跑去北京逍遥快活,回来第一件事当然是该去看看自己麾下的将士。

    至于让商贾牵头人与内官到大营找自己,这不是摆谱儿,是应该的。

    这不是后世的商业谈判,在这个时代,由他全权负责的事,他就是最大的,何况即使他不是全权负责,他也是最大的。

    他是谁?

    全天下在书文里能直接叫他镇朔将军的人也就百来个,剩下的都要叫全名儿,得叫他这个:

    钦差镇守宣府地方总兵万全都指挥使司佥事总理军务镇朔陈将军。

    他可以礼贤下士寻访于人,但纵使旁人跋山涉水来找他——应该的。

    在前往宣府三卫大校场的路上,陈沐终于读到去年白元洁从南洋卫港传来的书信,信里说成百上千的锦衣卫抵达南洋,搭船出海探访马六甲,陈沐笑了。

    这让他开心地从呼良朋腰间摸出二两银子丢给送信的家丁骑手,让他拿去请人饮酒作乐。

    呼良朋看着陈沐极为熟练地从自己腰间摸银子丢出去赏人,脑子都歇了,就见陈沐在马上拍着他肩膀仰头大笑,他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

    还能是什么缘故,误打误撞,这成了陈沐北上最大的好事!

    “呼将军,和东西二洋夷人见过阵仗么?”

    这急转弯儿刹得让呼良朋有点接受不来,不论是他、邓子龙、白七亦或是那些从南方走到北方的军士,这半年来他们都近乎疯狂地学习吸收着北方战法,因为他们知道有一日是要与北虏见仗的,北方是车骑的战场,他们这些人都是新手。

    即使陈沐带来长炮,这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北方战事模式,但关键的车骑不会变。

    即使朝野正大论议和,但他们还拐不过来弯,或者说根本不需要拐弯,傻子都认为议和是为了再战,到游击将军往上的这个层次,他们的认知更清楚,议和,是为趁此时机整顿兵马,以能战敢战来达成不战的目的。

    呼大熊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在战场上收拾那些看起来没他凶悍的北虏,陈沐突然在这儿问他和东西二洋夷人打没打过,呼良朋几乎没动脑子地机械回答道:“属下与倭寇交战数次,但不曾与西洋人打过。”

    “会有机会的,呼将军!你只需做好准备,到时候同陈沐卷土南下便是,一旦南下,咱们面临的就不是岸上的小打小闹、也不是单纯船舰跳帮刀弓决胜负。”

    “那是海战凭坚船利炮定成败,陆上全屏车骑显威风!”陈沐在马背上撒开缰绳,单凭双腿控马炫耀着磨练数年的骑术,双拳在胸前对击道:“那将会远离闽广,国与国,在我们的新大陆上对决胜负,哈哈哈!”

    陈沐知道,从锦衣卫下南洋起,就决定了大明将卷入另一场带来富贵或玉石俱焚的战争。当那些飞鱼斗牛为紫禁城带回马六甲甚至更西面新世界的情报,节俭的皇帝、奋发图强的内阁大臣、还有这满朝文武、天下兆黎——谁能拒绝这场吞噬世界的饕餮盛宴?

    他一心想做的大事终于不再势单力孤,终于不再是费尽心力拉拢海防将士、团结东南海商、抚援海中巨寇的孤军奋战!

    心中那场旷日持久掀翻格局的战争终将来临。

    当整个世界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时,陈沐在东亚明帝国肱骨之地的宣府校场看着他属下威风凛凛的军队,摩拳擦掌,试着露出锋利獠牙。

    他在准备,他准备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