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我的AR女神 > 第327章
    听了周生母亲终于说了句还算公道的话,周生的父亲在旁边附和着心中,他在腹诽,实际上周生母亲所说的那所谓的其他人所说他很清楚,肯定是自己还带儿子两口子在做。

    但是现在他却不能够介入这件事情,毕竟就他个人来说,那重量还真是比不上自家的儿子在自家婆娘心里的地位,更何况现在还要再加上一个大儿媳,那两人也都是作妖的人,只是这件事情,周生的父亲只是能牢牢的记在心里,把这笔账记下来而已,至于再多的他也没办法,毕竟自己说什么话还要哄着自己的婆娘呢。

    他也就只能顺着他婆娘的话音继续说下去,对啊,那些所谓的狼心狗肺的读书人,实际上都是他们家里人没有教育好,这才养出了个白眼狼,你像咱们家的孩子怎么可能是那个样子,听到父亲这句话不只是在夸老二,甚至于把自家大儿子也包含在内了,周生的母亲心中更是乐开了花在他看来自家的儿子可能比老二强了,不知多少,既体贴又关心人,不像老二那闷葫芦似的一天也听不见她说句话。还是老大关心自己,知道自己辛苦,时不时的就凑到自己面前说些讨巧的话让自己开心。

    也就是从这些细节里面,周生的母亲认定了自家的儿子,是最关心自己最爱护自己的人。想到这儿周生的母亲在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什么什么这读书的好苗子变成了老二呢,这要是会读书的儿子是老大,那该有多么的完美啊,他是一点都不会再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事情,自家的儿子自己事,从小看到大的,那可是自己的心经,要是老大能够读书以后出人头地的话,那是多开心的一件事情。

    想到这儿周生的母亲却也把心中的遗憾不自觉的说了出来,而听到舟舟母亲这样的感慨,周生的父亲在心中就连翻了好几个白眼儿。

    就他那个大儿子那德行首先是吃不了苦,从小到大一直除了那张嘴能哄人以外,其他事根本一无是处,又懒又馋,心眼儿还不好,看人的眼神总是有一种猥琐的感觉。

    周生的父亲看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多少机会,毕竟他的生活大部分是围着卧室转的,但是仅有的几次看到他儿子的机会,却也让周生的父亲在心中把这个大儿子画了个大大的叉。

    即使小儿子看向自己的目光让自己心中有些事儿的话,但是那目光却是一望到底让人放心的很,但是大儿子看过来的目光总是有人太多的一位在里面浑浊不清,而且看人总像是在打量着什么一样,让人非常不舒服。

    所以很早的时候,周生的父亲就知道自己如果靠着他儿子的话,以后的日子会非常难受。

    好在现在自己的小儿子是个读书的料子,给了他无限的希望,所以他现在当然是不遗余力的要把小儿子在自家婆娘心中的地位再提一提,也省得自家大儿子那两口子总是闹要让自家婆娘在那里摇摆,这要是万一因为这几句酸话,直接断送了小儿子读书的路,那他可就是周家最大的罪人了。

    可还不等周生的父亲再多说些小儿子的好话,周生的母亲那边却是眉头又皱了起来,可是当家的我听说要考功名,都要去外地去考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呆在家里,那样子咱们可就不能够时时刻刻的看着小儿子,省得他犯错误呀。

    这也是周生母亲比较担忧的一点,除了童声考试好像其他的考试都要离开家乡,但他不知道的是考秀才,实际上在县里就可以完成,只不过他那好大儿媳特意隐瞒了这一点。

    所以在周生母亲的心里,周生要是去参加科举的话考出点眉目来的话都是需要离家很久的,自己的儿子离开了自己身旁,自己对它的掌控力就大大削弱了,到那时儿子但凡有个什么反扑,他可是没有办法时刻注意的。

    这也是周生母亲对于自家的儿子满意的另外一点了,自家的儿子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家,总是表现出舍不得家,舍不得她这个母亲的样子,以至于他对自己的大儿子可是放心的很呢。

    相反呢,小儿子好像就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需求,并没有表现出对她这个娘亲有多么的需要从小到大闷葫芦一个不会说好话不说吧,你把他支持到哪他都能去就拿前些日子让他去其他人店里当学徒,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来,他可是没有任何表现出对家的不舍,更是在外面没有哭着喊着要回家的。这要不是后来给他送到的,是他实在呆不住的棺材店,估计这会儿他还在别人家店里当学徒呢。

    听了自家婆娘的话,周生的父亲都不知道该拿这婆娘怎么办才好了,谁家的儿子一直长在膝下围绕在自己身边,儿子长大了就应该出去闯出一番天地,而不像自家大儿子那样坐在家中啃老混吃等死。

    但他却也知道现在坚决不能把自己真实的意图表达出来,这要是被自家婆娘知道自己心中是怎么看不起她,那心尖尖上的大儿子,这婆娘肯定直接跟自己翻脸,再也不听自己多说一句话了。

    斟酌了片刻之后,周生的父亲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自家这个婆娘这方面的问题了,毕竟。他婆娘心里这个念头就是歪的,别说三观了,反正对于儿子以后应该出去闯荡这件事情,他婆娘这里就是行不通的,在他看来属于他的儿子这辈子就应该围绕着他身边,这辈子离不开的人就应该是他整天应该围绕在他身边转悠,时时刻刻能看到才算是他的好儿子。

    这样的想法自己开如何劝说呢?这简直就是指着煤球说是白的,指着太阳说是晚上。好在周生的父亲在生活压力逼迫下在成为周家最大的罪人的压力之下,这脑瓜子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转的贼快,片刻之后才真让他想到了劝说的一个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