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我的AR女神 > 第62章 疑云密布
    宫健拍了拍这个痛苦的年轻人,“兄弟,再大的坎也能慢慢爬过去,你们还差多少手术费?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帮忙。”

    听到宫健这样说,年轻人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向宫健,看到他西装笔挺,看起来气度不凡。年轻人的眼里又燃起了希望的火焰,他小心翼翼的说道:“还差10万块。”

    宫健笑了,十万块钱即使在拍卖会之前,他也能够拿出这笔钱。不要说刚刚的拍卖会他更是大赚了一笔。

    这家人表现出的团结与朴实,家人之间相互的关爱,深深打动了宫健。让他想起他父母仍在世时,一家人是多么的开心。现在,这个年轻人还有机会拥有这一切,当然要帮助他了。

    “好,我给你10万块如果不够我这里还有。。。”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子就被年轻人拉着向那个老人跑去。

    “爸,爸,我们有救了。”与刚才不同,现在这个年轻人裂开嘴憨憨的笑着,露出了一嘴白牙,对父亲更是十足的一个孝子样子:“爸,这位先生要借给我们10万块,妈妈那可以进医院做手术了!”

    上了年纪的老人听了儿子的话,猛的抬起头,他激动的望向宫健,那双浑浊的双眼出现了水光。

    “真的?小伙子,诚子说的话是真的吗?”在得到宫健肯定的回答后,老人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一直绷紧绷紧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但紧接着他又喃喃的出声:“可,可是这非亲非故的,我们怎么好。。。”

    年轻人赶快打断了父亲的话:“爸,您就别再这么固执了,难得咱们遇到好人,能不能把你那些原则放一放。”

    他又开始着急了,不满的看向老人:“房子,房子您也不同意卖,难道别人做好事你也不同意!”突然他灵机一动,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爸,您不要不好意思了,咱们就把房子送给这位先生做抵押好了。”

    老年人一愣,抵押?他是不可能卖掉房子的,现在又不得不接受这个年轻人的好心,“不说抵押,就只是做个保证,作为我们一定会还钱的证明。谁让那房子,就是连送都送不出去的闹鬼的房子呢。”

    老人的话,却引起了宫健的好奇,本来因为是别人的隐私,刚才他并没有打算,问年轻人房子的事情。但现在既然牵扯到了自己,那就要问个清楚。

    见宫健提出这个问题,老人大手一挥:“走,我带你去看看房子。“宫健也就顺势表示,要开车送他们回家。这一家人在解决了这块压在心中的大石后,每个人脸上都是释然而又疲倦的神色。

    在宫健没有看到的地方,老人与他儿子眼神交汇,两人交换了一个外人无法看懂的眼神。

    几人辞别了拍卖行经理,在老人的指点下,宫健先把女人们送到家。再在老人的指引下继续开车行驶。开着,开着,宫健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疑惑的看向老人:“老伯,这好像是去金元别墅区的路啊?“

    “嗯,对。就是去那里。小伙子,你也知道金元别墅区呀。“老人倒是很快就道出了目的地,但他的话更让宫健感到怪异。

    金元别墅区在A市可是大名鼎鼎,能够住在那里,可以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如果这两父子拥有一栋在金元的房子,怎么可能为了区区十万就山穷水尽呢?

    在金元别墅区门口,宫健的车就被拦了下来。他看看老人,现在就看这老人是不是在说谎了,要知道,正常来说他们都无法进入这里。

    老人并不慌张,他对年轻的保安说:“你们的队长还是张大海吗?叫他出来,我是苏有茂。“

    保安的态度倒是不错,只是让他们呆在离金元入口一定距离后,转身拿对讲机联系队长。很快,一个壮硕的中年保安开着一辆,有金元标识的电瓶车来到了大门处。

    他刚走过来,小保安就指向宫健三人站的地方。只见这个中年保安向这边看过来,在看到苏姓父子后,立刻走了过来。

    还没走近,宫健就听到他的大嗓门:“苏老哥,你又来了,好多年没见。今天有多大把握?“保安队长说着,就开始仔细打量宫健。

    他的目光并不让人讨厌,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和善意。还有一点点的同情在里面,复杂的让宫健感觉身上毛毛的。

    苏有茂已经上前寒暄:“大兄弟,是好多年没见了。来,苏诚过来。”他招呼他儿子来到保安队长面前,“这是我儿子,你上次看到他,他还在上学。快和你叔叔打招呼。”

    宫健没有打断三人的寒暄,他现在有点怀疑苏老伯说的房子是否存在了,现在看起来,他是与保安队长认识,可金元管理异常严格,他就是凭再大的交情,也无法混进去。

    这边三人终于想起了宫健,三双眼睛一起盯向他。那种怪异的感觉又袭上心头。

    “老哥,这次你有多大把握?”保安队长又问了一遍,他一见面就提过的问题。

    苏有茂还没回答,先叹了一口气:“唉,早几年我就已经死心了。今天是这位小伙子,对我们一家有大恩啊。我这颗心就又活了,走这一趟,如果不成,我也就彻底死心了。”

    宫健听得云里雾里,迷迷糊糊的被三人用电瓶车带到了金元内部,来到了一片野草丛生的地方。金元还有这种地方,宫健在心里暗想,这难道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吗?

    再仔细观察,就会看到野草都是长在一个规矩的范围内,一线之隔,一边就是干净整洁的道路,一边就是半人高的野草。这是谁的恶作剧不成,怎么会有专门修剪野草的地方呢?

    在这个明显的分割线外,保安队长和苏诚都停下脚步。苏有茂示意宫健跟着他走进杂草掩映的石阶。宫健也就从善如流的走在了老人身后。

    可身后那两人的目光却是怎么也无法忽略的,而随着宫健越走越远,两人的眼光都可以和探照灯有的一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