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825章 人心险恶宋将降
    人心有多险恶?有这么一个故事很有代表性。

    一个漂亮的女孩,偶然遇到了一个帅气多金的帅哥。

    这个帅哥出手阔绰,热烈的追求这个女孩,带着她到处去游玩,给她购买了很多的礼物,女孩感觉自己很幸福。

    在他们分开的时候,帅哥给她留下了一个盒子,让女孩回家后再打开。

    女孩回到家后打开了盒子,发现里面有一件漂亮的寿衣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欢迎加入艾滋病的世界。”

    艾滋病代表了什么,基本上人人皆知,一个人在知道自己患病的情况下,还要故意去害另一个人,这种事情应该也只有人类才能做的出来。

    陌生人之间都会无缘无故的互相残害,就不用说本就有仇怨的人了。

    金国和宋国本质上是敌非友,这两个国家现在联合在一起,只是为了对付更加强大的敌人。

    驻守在汝州的刘延庆按兵不动,坐视完颜宗弼和斯巴达克斯激战,这乃是人之常情,但金人也不蠢。

    淮南战场,本来是金宋联军在淮南地区横向拦截住帝国五大军团的进攻,当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完颜宗弼和郭药师率领金国军队向后撤到颖昌府后,就等于将原本躲在金兵后面的种师道部和刘延庆部摆在了前方。

    这里毕竟不是金国,所以金国人也不在意失去了多少土地,放弃了多少州府,但种师道和刘延庆则不同,他们的身后就是京畿路,那里有大宋的国都东京城,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简称“十六字诀”,这也是帝国军自从成军之后的战争策略。

    金人大军既然向后急撤,帝国军自然不会在原地等待,五大军团齐头并进,很快就跟无路可退的宋军相遇了。

    面对越来越艰难的占据,如今已经七十六岁的大宋名将种师道,也越发的身心俱疲。

    蔡州南之战,种师道曾经数次派人催促驻守在汝州的刘延庆出兵援助完颜宗弼,但都被其拒绝,最终金人果然像他预料的那样,全线撤退,将宋军暴露在了帝国军的兵峰前。

    自从金国大军全面后撤到颖昌府后,种师道派去汝州传令的信使至今也没有回来,他完全不知道刘延庆和他的五万大军,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前天,种师道派驻在西平和商水的两支军队,全部逃回了郾城,这说明帝国军已经彻底完成了对淮南东西两路和京西南路的占领,大宋再次失去了三路州府,敌军已经进入了京西北路。

    昨日午时,在郾城南方区域侦查巡逻的宋军游骑部队,全部被帝国军的前锋骑兵击杀。

    昨天日落时分,由东京城而来的运送粮草的队伍,被一支帝国军伏击,大量士兵和民夫投降,一些带不走的粮草辎重也全部被就地焚毁。

    就在种师道命麾下将士做好御敌准备之后,郾城的东、西、南三面,终于出现了黑压压的帝国士兵。

    站在城楼上,望着无数迈着整齐步伐,不断向郾城逼近的帝国士兵,种师道的心中真的是冰冷一片。

    如果说帝国大军的出现,让种师道和城内的兵士如堕冬日的话,那么当一支他们非常熟悉的军队缓缓靠近之后,那所有人的内心,就真的像置身于北极之地了。

    这支队伍没有打什么旗号,士气也极为低迷,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穿着宋军的服饰。

    城外帝国军的军阵列好之后,几位帝国大将纵马来到阵前,克雷斯拍了拍身边那位宋军将领,冲着城头大笑道“种师道,你可识得这位故旧同僚?”

    种师道没有回答克雷斯的话,而是双目圆睁的怒视那宋军将领,高声喝骂道

    “刘延庆,你刘家世代为将,朝廷对你恩赏无数,先至相州观察使、龙神卫都指挥使、鄜延路总管。后又官拜保信军节度使、马军副都指挥使。如今国难当头,钦宗陛下委你为宣抚都统制督兵五万,视你为大宋良将,国之重臣,没想到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会在战前投敌,真是辜负圣恩,实是个无耻的狗贼!”

    须发皆白的种师道,站在城头上,这一番是骂的酣畅淋漓。

    刘延庆干刚刚来到城前的时候,面对种师道等宋人还面有愧色,但是听到种师道的责骂,不禁激起了他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当即反驳起来。

    “我刘家原是跟折家、杨家一样的羌人大族,自从投了宋国之后,世代拼死与西夏相抗,家中无数儿郎战死沙场,但宋国赵家是如何对待我们的?赵家皇帝是我等武将为眼中钉,肉中刺,每每都用文官来压制我们武将。甚至每支军队的主将都是由那些不懂军事的文官担任,每逢战斗,我们胜利则文官领功,若是败了则是我等武将顶罪!”

    “别人不说,单说大将狄青。他屡立战功,因功劳升任枢密使,这在大宋乃是少有之事,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功勋卓著的名将,仍受到文官的鄙视和排挤。种师道,你可还记得,韩琦斩杀焦用的旧事么?”

    见到城头上的种师道默然无语,刘延庆愤慨的继续说道“韩琦曾言,‘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此岂得为好儿耶!’随后就将焦用斩杀,狄青怒道,‘韩枢密功业官职与我一般,我少一进士及第耳。’由此可见我武官之地位了。”

    对于宋国君臣上下对待武将的苛刻态度,种师道如何不知,他只能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以前的旧事了,却不是你投敌叛国的理由。”

    刘延庆越说气势越足,当即言道“自古有言,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我刘家为宋国流的血已经足够多,也对得起赵家的情分,再说如今钦宗赵桓引金人入境,天下百姓惨遭屠戮,流离失所,我刘延庆归顺帝国,这也是拨乱反正,顺应天命之事!”

    虽然种师道知道这是刘延庆贪生怕死,再为自己的无耻行为找借口,但是钦宗赵桓于金人结盟之举,实在是为广大宋人所不齿,他虽然上书反对过,但也无济于事。

    就在种师道寻思措辞之时,刘延庆却高声喊道“种师道,我这里有一份太上皇的亲笔圣旨,你可愿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