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226章 莫名其妙的婚约
    大殿中众人皆在绞尽脑汁的冥思苦想,唯有李南等寥寥数人喝酒品茶。

    高升泰给出的赏赐不少,但是李南可不打算在大理常住,这些宅邸和田地等物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再说自己这次来,只是为了打探敌情,因为一些身外之物得罪这些大理的朝臣,也算不得什么好事。

    太子高泰明自小也是饱读诗书,他闭目想了一会儿微微摇头,看到李南悠闲的品茶,他开口问道:“南风,你可有词作?”

    李南放下手中茶杯,淡然笑道:“大中国人才济济,在下就不献丑了。”

    “嘿嘿,你们宋人素来大言不惭,恐怕你是无丑可献吧?”

    望向说话嘲讽自己之人,原来是坐在次席的杨武冲,李南微皱眉头对他说道:“我大宋文采风流,天下皆知,何况就算是你国也是宋朝属国,如今你口出恶言,莫非尔等有侵宋之意?”

    李南这番话不提对方侮辱自己的话,单说宋国和大理之间的关系,将一个企图挑起两国战事的大帽子扣了过去,当即让这位大理高官面色剧变,哑口无言。

    这些话要是传出去,对现在情势复杂的大理来说绝无好处,因此太子高泰明笑着为他解围道:“哈哈哈,杨琮爽多半是多喝了几杯酒,绝无对大宋无理之意。”

    李南知道大理九爽制度是由大理国前期的“六曹”制度发展而来,六曹大约模拟隋唐的六部,而九爽则类似于秦汉时代的九卿,九爽既是执掌大理国中央政务的九个部门,分别为:1.幕爽,主兵事;2.琮爽,主户籍;3.慈爽,主礼乐风俗;4.罚爽,主刑法;5.劝爽,主官吏;6.厥爽,主工匠;7.万爽,主库藏出给;8.引爽,主四方宾客;9.禾爽,主商贾。

    杨武冲是主管户部的琮爽,算得上是位高权重之职,当即微微一笑,遥遥对太子举起茶杯,表示此时就此罢了。

    李南不想跟其他人生出争执,不想今夜看他不爽的人还不少。

    杨武冲刚刚安静下来,又一人高声冷言道“牙尖嘴利,杨琮爽说的乃是你本人的才学,跟宋国无关,既然你说大宋之人文采风流,何不上前显露一番?”

    此人话语声甚大,惹得殿中众人齐齐望向李南。

    李南本不想惹起别人注意,可是此时被人三番五次的嘲讽,心中如何不怒。

    当即迈步走上前去,也不说话,从宫女手中接过毛笔,饱蘸浓墨,一抬右碗在白绸上笔走龙蛇,只片刻,便一挥而就,将笔一扔,潇洒的回身就坐。

    大殿上的文武官员,此时都将目光投向那副白绸上,只见上面用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的楷书写着一首“鹧鸪天。”

    紫薇东山忆秦娥,朱雀西江恋秋波,霜天晓角清平乐,月上瓜洲祭汨罗,昭君怨,大风歌,如梦南柯已成昨,少年游唱阳关曲,浪淘沙尽是关河!

    众人刚才都被高升泰的题目难住,此时见到李南按照要求做出一首新词,所有人都在暗自点数了起来。

    今夜能来到大殿之上参加宴席之人,除了个别武将之外,其余都是颇有才学之士,很快大家便点算明白。

    李南这首鹧鸪天中,共嵌有词牌13个,分别是:忆秦娥,西江月,秋波媚,霜天晓角,清平乐,月上瓜洲,昭君怨,如梦令,南柯子,少年游,阳关曲,浪淘沙,关河令。

    共有古曲三首:紫薇八卦舞曲,大风歌,阳关曲。星宿名两个:紫薇,朱雀。人和事提到了:屈原投汨罗江,昭君公主出塞,南柯一梦,西楚霸王。李南这首词完全符合要求,可谓是天衣无缝。

    众人都在赞叹不已的时候,唯有皇帝高升泰怔怔的望着白绢上墨迹未干的词作。

    少顷,高升泰手举金杯,意味深长的望着李南说道:“宋人果然多俊杰,没想到这般艰难的题目,你都答得出来,朕心甚是喜悦。正巧朕之长女安平被你所救,她又正值二八之龄,不如朕就将她许配给你如何?”

    “什么?”

    “此事万万不可!”

    听到高升泰的话后,还没等到有些发懵的李南发表意见,殿中群臣便纷纷表示震惊和反对。

    琮爽杨武冲起身说道:“小儿庆思自幼跟安平青梅竹马,早有迎娶公主之意,陛下难道不知么?何况就为了这区区无用的一首诗词,就将公主嫁给一个宋人?”

    太子高泰明虽然那对李南印象不错,但是父皇今夜才第一次见到这个宋人,就将妹妹嫁给他,这实在有些太儿戏了,因为他也急道:“父皇,请您三思啊!”

    高升泰面对众人一片反对之声,却依旧固执己见的说道:“安平乃是我的亲女,这件事也是朕的家事,尔等不必多说!”

    李南虽然不知道这大理国主高升泰,为什么要把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儿嫁给自己,但是他现在女人够多了,而且可不想做这里的驸马,连忙说道:“感谢圣上的一番好意,但是小生在宋境故乡早有妻妾,请恕在下不能从命。”

    见到李南当众拒绝了这门亲事,大理群臣都松了口气,可是高升泰却面色阴冷的望着李南说道:“俗话说君无戏言,我大中国虽然只是偏远小国,但我也是一国之主,我劝你还是想想清楚再说!”

    李南注意到大殿中的禁卫全都做出战斗前的姿态,估计只要高升泰一声令下,就要把自己这个不给大理皇帝面子的家伙砍死在这里。

    虽然李南身手不凡,但是他并不是神人,想要在守卫严密的大理皇宫逃出去,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性。

    “圣上,安平公主貌美如花,在下确实心仰慕之,但婚嫁乃是大事,需要父母之命,可否容我返回家中禀告一番再说?”

    不得不说李南的这个脱身借口有些烂,高升泰摆摆手道:“这样吧,我给你三日时间好好考虑此事。泰明,你将南风带回府中‘好好照顾’,莫要让他走失,知道么?”

    太子高泰明虽然不知道其中缘故,但是高升泰吩咐的话,他不敢违背,马上应道:“是,儿臣定会好好跟南风兄弟聊聊。”

    一场夜宴草草结束后,大理群臣率先散去,高泰明跟高升泰单独聊过一会后,露出了然的面色,这才带着手下诸多兵将,名为看护,实为关押的带着李南走出了大殿,直奔城中太子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