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176章 被激怒的昆图斯
    今天李南的心情很不错。

    当然,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刚刚跟一个美艳绝伦的色雷斯少妇激情过后,都会感觉身心愉悦,何况李南还突破了《威德真经》的第五层关卡呢?

    这种密宗功法,突破每一层后,都有伐经洗髓的功效,此时的李南就是浑身大汗淋漓,汗液中还有一些黑色的杂质。

    所谓伐经洗髓就是排除身体和头脑中所有内部杂质废物,对经脉全面进行的一次清理,可以让体质变得更加强壮,全身的契合度更加强。

    斯巴达克斯的妻子苏拉,因为被昆图斯强行许诺给了李南为妻后,每晚都要来单间伺候卡普亚的冠军。

    开始的时候两人只是例行公事,免得苏拉被女奴总管责罚,可是人生在世,谁又能真的无情?

    每夜都做着亲密无间的事情,苏拉的内心中也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这种事自然瞒不过李南,只不过两人都没有明说,默默的保持着这种默契。

    来到训练场的浴室内,蒙着双眼的李南坐在池子边缘,从桶中舀出清水泼洒在身上,清洗着身上的秽物和汗水,脑中开始计算还差多少金币可以完成任务。

    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浴室的门口,他从小巧的钱袋里拿出一根卷起来的铁丝,屏住呼吸后小心翼翼的向李南的身后走去。

    搓洗着胸口的李南,忽然感觉到一丝警兆,可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根结实的铁丝缠在他的脖子上,开始急速的收缩起来。

    突然遭到袭击的李南,右手去扣脖子上的铁丝,左臂曲肘用力的向后方撞去。

    虽然这几下肘击中了身后的敌人,但是对方明显是要跟李南不死不休,忍着疼痛死死的发力,想要勒死李南。

    两个人开始在浴室内翻滚打斗起来,但是那根夺命的铁丝一直牢牢的锁在李南的脖颈,他已经感觉到呼吸费力了。

    面临生死,李南拼命反击自救,几声刺耳的骨裂声传来,敌人的肋骨应该被打断了,可是这个人也是顽强无比,手中的铁丝毫不放松。

    长时间的呼吸不到空气,李南感觉眼前有些发黑,身上的力量也如潮水般退去,似乎死神就要来临了……

    处于濒死状态的李南,听到身后传来一句愧疚的话语:“冠军,对不起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刻,一个人冲进了浴室,看清形式后,猛然一脚踢在了杀手的身上。

    那两个人打了起来,李南脖子上的铁丝终于松脱了,死里逃生的他仰躺在地上,贪婪的呼吸着平日并不感觉有多么珍贵的空气。

    一阵激烈的打斗过后,最后获胜的克雷斯跪在地上,捂着小腹再次迸裂的伤口喘息着。

    李南侧头看了看他,充满感激和不解的问道:“为了救你的敌人,你宁愿去杀了一个高卢的同胞?”

    “我救的不是你,我救得是跟我有相同烙印的兄弟。”

    克雷斯喘息了一阵子才继续说道:“你那天说的没错,我们都是兄弟,而你现在是兄弟中最出色的那一个,身为伟大的角斗士,不应该死在这个脏乱的浴室,而应该战死沙场!”

    那根粘着李南鲜血的铁丝和精致的钱袋,被多科特送到了昆图斯和露迪娅的面前。

    知道事情原委的昆图斯勃然大怒,他来回走动着,高声骂道:“一个该死的奴隶,竟然想在我的家里杀掉卡普亚的冠军,该死的伊丽西亚!”

    昆图斯是一个绝对自私自利的家伙,这样的人绝对不允许别人碰触和染指自己的东西,当年为了夺得路得斯训练场的所有权,他差点杀死自己的父亲,如今伊丽西亚的所作所为彻底的激怒了他。

    看到昆图斯暴跳如雷的样子,露迪娅知道自己情人克雷斯的命运终于有了转机,她连忙说道:“这一次可是克雷斯救了黄杀,事实证明,他是一个忠诚而又有能力的角斗士。”

    有功赏,有过罚的规则是巴蒂塔斯家族对待奴隶的准则,也是这个家族长存的根本,就连昆图斯也不敢改变,否则手下的奴隶们忠诚度就会受损,以后也难以服众。

    “吗的!”愤怒的昆图斯对站在一边的阿舒尔说道:“告诉维比斯,这场交易取消!”

    阿舒尔听到这个结果,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担忧,因为他已经得到了克雷斯最爱的女奴妮维雅,若是克雷斯继续留在训练场,知道了这件事后,那他的小命随时都会不保。

    “主人,协议已经定好了,您也收了维比斯的定金……”

    “去他吗的维比斯,把钱给他,如果他还有怨言的话,你就找几个奴隶去干掉他!”

    阿舒尔的心里即便是再不愿意,也不敢去招惹此时暴怒的昆图斯,连忙闭嘴不敢多说。

    露迪娅询问道:“这件事怎么处理?要通知伊丽西亚么?”

    怒气未消的昆图斯喝了一杯美酒,在客厅中来回的踱步,半响后停下来,在妻子的耳边低语了起来。

    听完昆图斯的话,露迪娅惊讶的说道:“这么做的话是不是太过份了?”

    “过份?”昆图斯冷笑道:“她既然敢惹我,那她就要承担该有的痛苦!”

    其实露迪娅也很厌恶伊丽西亚和莱姬尼娅,这些来自罗马,出身名门望族的贵女们,从心底里瞧不起破落家族的她,而这些侮辱和轻视露迪娅一直记在心里。

    轻轻抱住昆图斯,露西亚情真意切的说道:“我爱你,敬你,绝不愿你遭受任何委屈,既然你想做,那我必定会帮你!”

    闻听妻子的贴心话语,昆图斯轻吻她的脸颊,深情说道:“得此娇妻,夫复何求?”

    按照商量好的计划,次日,露迪娅将伊丽西亚邀了家中。

    寒暄过后,伊丽西亚好奇的问道:“亲爱的露迪娅,你说找我有急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呵呵。”露迪娅笑了笑说道:“那天因为莱姬尼娅突然拜访,坏了你的好事,所以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个特殊的节目。”

    接过女奴托盘里的女神面具后,看到露迪娅那奇怪的笑容后,伊丽西亚知道了她的意思,稍稍犹豫后便跟随妮维雅走进了一间密室。

    当伊丽西亚戴好面具,遮掩住自己的俏脸后,一个浑身涂满金粉,脸上带着太阳神面具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

    这种事情无需多言,这对带着面具的男女很快,就激情无限的直奔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