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127章 美貌女子易招祸
    鲁智深入城后跟路人打听了几句,原来这孟州城东门处有不少的客栈、酒楼和赌坊,乃是最繁华的去处。

    李南现在不差钱,自然吩咐车队前往东门寻找最好的客栈休息。

    那个海商庞氏骗局在东京城,目前才经历第三轮集资,就已经获利两千多万贯,按照现在的发展模式和大宋富人想要不劳而获的热情,估计还能支撑三四轮左右。

    由于铜钱携带不变,所以除了大部分被兑换成金银之外,李南还让李师师暗中在东京周边买了不少的田亩宅院,他用来收买蔡攸的东西,就是上千亩的良田和两栋大宅子。

    李南这辆越野房车中,此时就装着十几个大箱子的黄金和白银,也可谓是金车藏娇了。

    孟州城有不少来此做生意的客商,因此客栈专门有为商人准备可以停放大车和货物的院落,所以李南直接挑选了一家最大的平安客栈,租下几个大院住下。

    李南和众女乘坐越野房车倒还罢了,可是那上百名护卫和充当车夫的保甲兵,连日赶路却实在疲乏,所以分给他们一些银子,便让他们自己出去吃喝玩耍。

    鲁智深酒瘾犯了,连番催促李南和林冲跟他出门喝酒。

    李南正待答应,从车上下来的李师师来到他的身边,可怜兮兮的说道:“官人,这一路上坐车发闷,奴家也想出去走走。”

    想想这一路上众女都待在车上,确实非常烦闷,李南笑着对众女说道:“既然如此,那大家一起出去出去吧。”

    其他女眷也早有此心,见到李南同意,齐齐露出笑容。

    鲁智深性子急,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李南和林冲则陪着众女慢慢欣赏着孟州城。

    其实大宋最繁华的就是东京城,像孟州这种小地方没有什么可看的,不过除了孙二娘之外,其他女子这辈子也没有去过太远的地方,看什么都感觉很新奇,众女行走间娇笑私语。

    “呸,这酒不好!”

    走在前面的鲁智深甩开李南等人很远,沿路遇到酒店便进去买酒品尝,但是这里的酒比起东京来差的太远,很难让他满意。

    又行不到三五十步,就见到前面丁字路口有一个大酒店,檐前立着望竿,上面挂着一个酒幌子,写着四个大字道:“河阳风月”。

    这酒楼门前绿油栏杆,插着两把销金旗,每把上书写着五个金字:“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店铺内一字摆着三只大酒缸,半截埋在地里,缸里面各有大半缸酒,大门口小凳上坐着一个年约十六七岁做妇人打扮的小娘子。

    这小妇人眉横翠岫,眼露秋波,樱桃口浅晕微红,春笋手轻舒嫩玉,身穿窄袖榴花裙,倒是有六七分姿色。

    鲁智深跟李南不一样,他可不是好色之徒,来到店中后,无视了这个美貌的妇人,径直丢给她一贯钱道:“尝尝你家的酒!”

    抓起瓢来依次在大缸里取酒喝,试到第三口大缸的时候,鲁智深才赞道:“这酒还有点意思。”

    此时李南等人也行了过来,鲁智深满意的对众人说道:“这家酒楼不错,赶紧过来吧!”

    众人走进店里落座,这一群人衣饰华丽女眷众多,那妇人连忙来到桌前问道:“各位客人,要些什么酒菜?”

    李南笑道:“只要是你店内的拿手酒菜,尽管上来就是,对了,你店中可有牛肉啊?”

    妇人道:“前几日刚摔死了一头牛,客官稍待。”

    不一会,大盘的酒肉便送上桌,李南现在已经怕了这宋朝的酒店,得到孙二娘的确认后,这才大口吃喝起来。

    不得不说这家店铺的酒肉确实不错,大家路上吃惯了干粮,此时放开肚腹大嚼,鲁智深连连跟李南和林冲饮酒,正在此时,门外来了数十个男子。

    为首之人四十多岁的模样,原本正跟身边两人谈笑,忽然看到店内李师师等女的绝色样貌,顿时怔住。

    其他人也发现了他的神色有异,齐齐望向店内,见到众女的姿色后顿时了然。

    身边一个跨刀之人献媚道:“大哥,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过路的客商,不如兄弟将这几位小娘子请到您的府上做客如何?”

    听到此话,被称作大哥的中年男子面露喜色道:“哦,三郎你有办法?”

    跨刀男子信心十足的说道:“此地孟州城乃是咱们兄弟的地界,他们只有三个男人,此事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这几十个人进入店中坐下,酒店的妇人似乎认得他们,不需询问就连忙端酒送菜伺候起来。

    李南虽然喝了不少酒,不过他酒量很大,此时见到这些人频频望向李师师、潘金莲和林冲娘子,目射阴邪目光,不由有些不爽,只是没有发作。

    三人中,林冲最怕惹事,李南是不想惹事,鲁智深是好事,喝酒喝的正畅快的大和尚也注意到了这些人的举动,顿时大怒喝道:“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狗眼!”

    这些人正愁没有动手的借口,此时见到鲁智深大骂,马上来了精神,那跨刀男子起身道:“我乃是孟州团练,看你这和尚吃肉喝酒,口出恶语,定是贼匪改扮的僧人,今日看你哪里逃!”

    这话一出,坐在他身后几桌的二十多个男子齐齐站起身来,紧握刀枪上前围住了李南等人。

    鲁智深刚想动手,李南按住了他,饶有兴趣的说道:“先别忙,看看他到底是想做什么再说。”

    孟州团练见到李南三人没有出声,以为他们被吓到了,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怕了吧?今日你们若想活命,便让这几个小娘子陪我家都监相公玩耍一番就好。”

    李南没想到大宋朝如今竟然腐败成这个样子,东京城高官敛财,就连这小小孟州城的团练和都监都如此胆大,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强抢女子,既然如此,他们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李南淡淡的对鲁智深说道:“大哥,既然他们找死,那你就去吧。”

    酒意正浓的鲁智深当即站起身来,大喝道:“洒家最恨你们这帮腌臜泼才,今日谁也别想跑!”

    林冲虽然不想惹事,不过事情已经出了,何况他也嫉恨有人窥伺自家娘子,见到鲁智深跟他们打了起来,他对李南说道:“二郎,你照顾她们,我去帮大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