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31章 强硬搜查
    既然这些兵士已经恢复了大半的战斗力,李南生怕夜长梦多消息泄露,连忙带着他们直奔距离最近的玉皇观。

    本朝皇帝宋徽宗赵佶崇信道教,因此大宋的官员和百姓也都受到影响,所以阳谷县城西的玉皇观每日里信徒不断,都到这里烧香祈祷。

    李南作为一个后世之人,算是个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对于佛道两个教派都没什么敬畏之心。

    距离道观还有半里路的时候,李南将众人聚集在一起后吩咐起来。

    “孟离,我给你三十个长枪兵,三十个弓箭手,十个弩手和五个使用神臂弓的兵士,你务必要堵住玉皇观的后门和围墙,不能让一个人逃出来!”

    有这么多的人手,孟离信心十足的高声答道:“得令!都头放心,若是真有人逃掉,我必定提头来见!”

    看到孟离带着七十多个兵士去后面包围,李南也带着庞秋霞、张昊,还有剩下的八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卒直奔道观的大门。

    这玉皇观面积不小,前后也有四进,头两进分别是三清殿和玉皇殿,后面两进就是道士们平日生活休息之所。

    留下两名军士把守大门,李南带着其余人冲进道观在之中,见到这许多士兵涌进来,正在两座大殿中跪地祈拜的百姓尽皆受惊。

    李南命人将所有香客召集到了殿前广场,高声说道:“我乃是阳谷县的都头,今日得到消息,言道这玉皇观中藏了疑惑贼人,专门对面目姣好的两家女子下手,圈养凌辱,所以我特地带兵前来绞杀,无关人等请马上离开此处!”

    来这里的祭拜的香客,大多是阳谷县周边的百姓,打虎都头李南的大名,他们最近也有耳闻,如今听说他是来此抓捕淫贼恶徒的,大部分都面带好奇之色,也有很多忠实的信徒出言反驳。

    一位城中开了好几家店铺的肥胖富户质疑道:“这里是供奉三清和玉帝之所,怎么会成为藏污纳垢之地,李都头,你为何出此污蔑之言?”

    另有一位衣着华丽的老妇,在丫鬟的搀扶下指着李南等人叱责道:“一群破烂的军汉,竟敢来道观撒野,难道不知道当今圣上也是道教中人,你们还不赶紧滚出去!”

    有了这两位颇有声望之人出言在先,一些其他不明情况的百姓也跟着出言讥讽起来,宋朝重文抑武,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李南和这些兵士倒是罪人的模样,这里的道士一个个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李南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被洗脑的人,你无论说什么,他们都坚信自己所想象的东西,当即不再跟他们分辨,直接挥手命令兵士向后院进逼。

    那老妇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张嘴骂人的机会,看到李南没有搭理她,连忙让两个丫鬟扶着,追在身后呱噪不止。

    前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后院的道士早就得了消息,一个头带皂巾,身穿道袍,腰系杂色绦,脚穿麻鞋,身材高挑的道人迎了出来。

    这道士面目俊朗,颌下三绺长须,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思。

    他扫了一眼李南和身边持刀张弓的士卒,抱拳施礼道:“贫道乃是玉皇观的丘观主,不知诸位军士来此何故啊?”

    张昊高声说道:“我们得了密报,你这玉皇观内有大量妇人被圈养扣押,所以来此彻查!”

    “一派胡言!”

    丘道士脸上出现愤怒之色,大声言道:“贫道虽然接手这座道观不久,可是我们这里乃是供奉三清的神圣之所,怎么会有这等事情,你们肯定是搞错了,还是速速离去吧!”

    肥胖富户附和道:“丘道长一看就是道行精深之人,你们肯定是弄错了!”

    那个刻薄的老妇人也义愤填膺的叫喊道:“你们若是继续纠缠丘道长,那我就去县衙找胡县令告你们一状!”

    要是旁人或许会被他们这番话语和态度吓住,可是李南这几日可没闲着,他也怕应伯爵是胡言乱语,所以不但反复盘问了几遍,确定证词无误,随后又调集了最近几个月的失踪案件,发现果然有大量十三四到三十岁的女子失踪,不过因为上一任都头不作为,将这些案件归于匪寇流窜作案,所以至今没有引起重视。

    有了应伯爵确凿的人证,还有那些两家女子失踪案作为旁证,所以李南相信自己的推断没错。

    李南望着丘道长,冷冷说道:“不做亏心事又何必阻挡我等查案?到底有没有藏污纳垢一搜不就知晓了,莫非你是心虚?”

    丘道长脸上笑容消失,语气强硬的说道:“我有什么心虚,修道之人坦荡荡,既然你们不相信,那就进去查吧。可你若是在我道观里查不出来任何问题,那可莫怪我向你上官要个说法!”

    李南将他的恐吓之词当成了耳旁风,直接挥挥手,随行的厢兵在张昊的率领下冲进了后面的内院,开始逐屋搜索,丘道士却站在一边冷笑连连。

    “报都头,什么都没有!”

    “没有发现!”

    “我这里也没有发现!”

    随着一队队厢兵搜索完毕回来报告,丘道士脸上的冷笑换成了得意之色。

    站在附近看热闹的百姓,则是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李南等人。

    庞秋霞看到所有负责搜索的厢兵都已经返回,开始无一例外都带来了坏消息,她不禁也开始替李南担忧起来。

    站在第二进院子里的李南,望着面前满脸失望的厢兵,伸出手臂依次划过院内的房屋,慢慢说道:“这些房间都查过了么?”

    “禀报都头,我们都查过了!”

    “呵呵呵!”李南笑道:“我看你们是查的不仔细啊,跟我来,就查东厢房。”

    两名刚检查完东边房间的厢兵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李南不相信自己,那间屋子里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众人跟随李南来到这个比较宽阔的房间,因为刚才厢兵们打开了所有窗户搜查,所以即使站在院子里也可以看清屋子里的每个角落。

    这个房间里一目了然,远端是一张单人的床榻,中间是一张四方木桌,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丘道士得意的冲着李南说道:“李都头,这房间还用检查么?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就可以看到这里很正常啊!”

    他这话说到了其他人的心里,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李南非要查看这间屋子,按照张昊的想法,现在赶紧给这个道士赔礼道歉才是正经事。

    李南当然不是无的放矢,他刚才故意挥手指向了每个房间,就是为了观察丘道士的神态。

    这是一个心理学上的小技巧,几乎所有人看到别人指向藏着自己秘密的地方,都会不自觉的露出一些细微的表情,刚才李南就是看到丘道士脸上有异色,所以才确定了这间屋子有鬼。

    依照这里的地形和宋朝的科技,带着关押的女子上天肯定是不可能了,那她们所在的地方就只有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