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主神公敌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应对
    蓟城,此时,虽已是春天,但夜里依旧寒冷。

    天上一轮月高高挂起,月色不显,只有昏暗余辉洒落下来。

    刘焉在府中,听着外面喊杀声不停,心下却是异常烦躁。

    这程远志在他看来,便是个疯子,是大魔,手下就几千兵马,可是竟然日夜不停攻城,拿着狠命的折腾。

    而他手下的那些兵将,也全部都是疯子,这样压榨,这样不惜,竟然都能忍受得了,没有发生兵变。

    而且,据说这些人修炼了一门什么魔法,在这场上,竟然都能不断进步。

    那实力提升的速度,便是他这样的文官,外行,都能感受到,他可以感受到这支队伍,每一个将士兵,每天都在实力飞涨。

    才拉扯出来一个多月,可到了如今,这些贼子却一个个都不惧普通刀剑,便是强弓硬弩,若是不射中要害,也不能取他们性命,受点伤也能很快恢复。

    那程远志,更是以这魔功,突破到先天境界,蓟城内无人是其敌手,都不敢出城骚扰,守备起来自然是艰难无比。

    而且,程远志手下兵将每日都还在提升进步,而蓟城里的守军,每日却有折损,士气也每日俱损。

    虽然蓟城城池好大,里面人口众多,里面的家族也不愿意城池陷落黄巾军之手,鼎力相助,勉强还能支撑着,可是压力也是与日俱增。

    而今日,有消息传来,说是太平道神公将军张超提数万大军前来相助程远志,不日便到。

    如此一来,这蓟城内形势越发恶劣。

    刺史府内,刘焉不断在卧房内走动着,有些微冷的天气,却是不能让他内心冷静下来分毫,养了几十年的气,似还给了老师一般,无论如何,他也没法定下心来。

    或许是心烦,他只觉空气中似乎弥漫着的鲜血气息,连这屋子里都不想再呆,不过,他知道,到了外面,怕是这种气息更浓。

    便在这时,门外下人禀报:“大人,邹靖大人在外求见。”

    邹靖是刘焉的兵主,统领了他手下几户所有的兵马,此刻,便是他不来,刘焉都打算派人请他过来问询了,听得这话,自然立刻同意了。

    他只道:“将他请到前厅,我很快就出去。”

    听得这吩咐,立刻有人前去请邹靖,而刘焉也整理了一下衣冠,正了正仪容,便前往前厅。

    到了厅内,他只发现,除了邹靖却是还有一人,正是刘玄德。

    说起这刘玄德,据说是中山靖王之后,与他乃是同宗。

    不过大汉得天下几百年,又有中山靖王这种能生一百多个儿子的播种机存在,刘家的血脉早已经扩散的极开,刘邦的后人到了如今多不胜数,没法统计。

    而且中山靖王之刘胜乃是汉景帝的皇九子,而如今,东汉的汉室宗亲王侯都是光武帝刘秀这一脉的,乃是汉景帝皇六子长沙定王刘发之后。

    便是这刘备刘玄德真的是中山靖王之后,与他刘焉也隔得实在太远,如果这般关系的都要认亲,那他刘焉的亲戚实在太多了,根本不可能认得过来。

    不过,这刘玄德好歹也拜了卢植为师,之前又显露出些本事,这些时日守城颇多依赖于他,尤其这人不知道怎么的,把邹靖哄得死死的,就差拜把子了,却是由不得刘焉不重视他。

    所以,纵然血脉实际上已经很远,而且真假难辨,不过刘焉却还是认了这个亲戚,还排了辈分,让刘玄德喊他叔叔,如今,看起来很是亲近。

    是以,刘玄德出现在这里倒是也不奇怪。

    不过,这刘玄德也时常能有些不一样的见解,提出不错的建议,而且看起来得了卢植几分真传,颇通军事,刘焉倒是也不介意他一起听听,给出出主意。

    “大人!”“叔父!”

    刘焉一进来,两人顿时起身,恭敬的行礼拜着。

    “都不是外人,不必多礼!”刘焉淡然说着。

    随即,便开口沉声问道:“城外贼子退了吗?受伤士兵安置的如何了?”

    邹靖说着:“贼子还在攻城,不过攻势已经缓和不少,今夜应该无事了,受伤的士兵也已安置妥当,不过,今日死伤者过多,再这样耗下去,对战事不利……”

    他的话还未说完,刘焉已然怒了,说着:“我自是知道后果,但敌人凶猛,每日攻城不辍,实在是令人无可奈何,你说我该如何做?”

    邹靖闻言,沉默下来。

    蓟城本就是大城,自然有着各种储备,黄巾军起兵后,城中又多备了滚木、硬石、烫油、弓弩等物,便是弩炮都有两架。

    按说,他们一应俱全,占据地利,只要死守的话,伤亡必然比攻城的小得多,却是不惧消耗。

    不过,眼前这支黄巾军太过邪异,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妖法,一个个皮厚肉粗,刀枪不入,很难杀死,纵然受伤,也能很快恢复,而且精力过人,力气又大。

    一场场打下来,反倒是他们守城这方死伤更大。

    而且,原本觉得很充足的物资,如今这样消耗下来,却是有些吃不消。

    比消耗,竟然比不过对方。

    刘焉是文官,一切都是邹靖在指挥,攻防战打成这样,刘焉不治他邹靖的罪,不认为他无能把他拿下,已经很够意思了,的确不能再要求刘焉什么。

    想到这点,邹靖又觉窝囊,又觉头疼。

    “刚刚听闻太平道四大贼首中的张超,已经率所部数万大军这里赶来,不日便可抵达此地,若再不想办法,这城怕是难以守住了。”刘备见另外两人沉默,开口的说着。

    刘焉顿时有些不悦,只觉得这刘玄德好不识趣,难道他不知道这些?难道他不想办法?可是问题是想不出办法啊!

    不过,他也是在官场混了一辈子了,自然喜怒不形于色,只不动声色问道:“玄德有何妙计?”

    他只是随意一问,也不觉得刘备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不过,却听刘备道:“敌人有援兵,我们也有,不远处的公孙伯圭乃是当世英雄,其手下白马义从天下闻名,叔父何不派人前去请他前来援手?”

    刘焉听了这话,心中暗道:“我还以为出什么好主意,原来是这个。”

    虽然有些看不上这主意,不过他却还是耐着性子道:“不行,公孙瓒军乃是防备胡人所设,如今蛾贼为祸,胡人本就有异动,只是忌惮白马义从方才暂时没动,若是将公孙赞请来,岂不是将胡人也给放了进来?”

    刘备顿时道:“胡人早已不是武帝以前的胡人,早已经衰弱了,纵是放进来也不过是纤介之祸。

    只要灭了太平道,肃清内贼,胡人自然会退去。

    若是觉得不够,到时候,派一员大将,杀入草原,自然可以把吃的亏找回来。

    如今,解除蓟城之困,灭杀蛾贼,才是首要,还望叔父三思。”

    邹靖顿时也道:“妙啊!胡人最是贪图小利,他们想进来,便让他们进来好了,送些财物贿赂他们,让他们去与蛾贼拼去。我们可坐山观虎斗,抓紧时间训练精兵,待他们两败俱伤后,一起收拾了。”

    刘焉捏了捏胡须,缓缓才道:“这公孙瓒性情极差,就怕他不肯援手,不肯放胡人进来。”

    其实,他根本也不在意胡人,之前也已经向公孙瓒求援过,只是公孙瓒不理,他觉没面子,所以没跟手下说过。

    此时,说到这份上,才算说了真话。

    “我与伯圭乃是同窗好友,交情深厚,只要叔父同意,便由我突围出城,亲自去请,定然能说动于他。”刘备顿时主动请缨。

    听得这话,刘焉听得这话,眼中不禁露出一抹惊喜,顿时道:“如此,便有劳玄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