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3975章 让他进来
    蒋爱华毕竟是县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被打倒在地心里说不出窝囊,他这会正满肚子邪火没出发呢,听见柳嘉惠阴阳怪气这番话立马冲她翻脸质问:

    “你这姑娘从哪冒出来的?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站在那说风凉话?再说一会警察来了把你一块抓起来!”

    朱纪元见蒋爱华居然敢把矛头对准柳嘉惠?这让他原本愤怒的情绪像是油碰水炸开。他抬脚走到蒋爱华面前冲他满脸凶狠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柳设计师说话?你现在立刻向她道歉,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蒋爱华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就惹的朱纪元冲到自己面前要动手?这让他心里吓的直发抖,嘴上却硬挺说:“你们这种货色见过几个干部就敢当着我的面说洪湖县的干部不着调?”

    朱纪元听了这话抡起拳头又要动手,一旁柳嘉惠生怕他下手太重把人打出问题来连忙上前阻拦道:“算了算了,你跟这种没有多少见识的乡下干部置什么气呀?”

    柳嘉惠这句话差点把蒋爱华气晕了!他觉的自己堂堂洪湖县长怎么到了这姑娘嘴里就成了“没多少见识的乡下干部?”

    正好他眼角余光看见警车已经停在门口顿觉腰杆硬了不少便冲柳嘉惠吼道:

    “你这姑娘看起来斯斯文文怎么不说人话呢?竟敢瞧不起乡下干部?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乡下干部的厉害!”

    他冲刚刚进入工地的警察一挥手下达指示:“我是洪湖县长蒋爱华,你们快把这帮人全都抓起来。”

    按理说,警察抓人总要有合法理由?可是这帮警察一听到蒋爱华自报身份是洪湖县长连忙听话奔着朱纪元和柳嘉惠冲过来。

    朱纪元见这帮混蛋还真敢动手立马挺身拦在柳嘉惠面前冲那帮警察吼道:“今天谁要是敢动手别怪我不客气!”

    “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赶紧先把这打伤政府领导的混蛋抓起来!”蒋爱华在一旁声嘶力竭。

    朱纪元的手下见这帮警察真敢冲上来连忙手握一把铁铲挡在老板面前恶狠狠道:“谁敢动朱总一根手指头别怪我下狠手!”

    警察瞧着雪亮的铁铲在太阳光的照射下亮闪闪发光心里倒也有几分忌讳,连忙四下散开准备从两边先把几人包围再说。

    柳嘉惠见情形不对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秦书凯的电话,对着电话差点哭出来把事情简单跟他说一遍。

    秦书凯立马安慰她,“别哭,别害怕!”又让柳嘉惠把手机递给来执行任务的警察队长,简单说了两句后,警察队长脸上顿时多了几分犹豫。

    一边是洪湖县的县长,一边是普安市委书记兼洪湖县委书记,双方的分量孰轻孰重警察队长心知肚明。

    不一会的功夫,秦书凯又亲自打电话给市纪委冯书记,冯书记听说牛省长的女儿柳嘉惠居然在洪湖县被人围攻受到威胁,气的当即打电话给蒋爱华质问他,“你是不是脑子出毛病了?连牛省长的女儿也敢抓?”

    蒋爱华听到冯书记在电话里告诉自己柳嘉惠的身份眼前一黑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之前他还指望借朱纪元动手打伤人的机会趁机发飙让这帮人付出代价,现在却早已没了心思,赶紧让人叫了救护车把人送到医院自己也趁势开溜。

    蒋爱华和朱士贵这么一闹腾虽然并没让工程停止施工却也闹出不小动静,尤其是柳嘉惠吓的脸都白了。

    朱纪元在江南省做生意多年还从没受过基层干部这样的气,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当天晚上就赶回省里向省委主要领导说了此事。

    省里领导听闻此事后也非常震惊,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洪湖县的干部居然敢刁难朱家的生意?省里领导当即表态说,“务必把此事及时汇报到京城领导面前。”

    屋漏偏逢连夜雨!

    前一天蒋爱华和朱士贵领着一帮人跑到朱纪元的河道扩宽工地上闹腾了一番,把朱纪元气的不轻。

    第二天下午他从省城回到洪湖县的时候又听到了一个让他差点气炸的消息,一夜之间河道扩宽工地上所有大型机械设备居然全都神奇不见了?

    看守工地的工人回答说,“昨晚上不知道怎么全都睡死了,一觉醒来就看见工地上所有大物件全都不见了。”

    前一天蒋爱华等人刚在工地上吃了瘪,当天夜里工地上的大型机械就不见了?所有人包括朱纪元在内理所当然把这笔账记在蒋爱华等人头上。

    东西已经不见了怎么办?

    朱纪元一边让手下人报警一边吩咐工人们赶紧从别处工地先调一部分机械设备过来用着,心里则暗暗发狠,“若能证明是蒋爱华等人干了这勾当,无论如何要让他付出惨痛代价!”

    王家新不知从哪听说了朱纪元工地上大型机械设备一夜之间不翼而飞的事,乐的他差点笑弯腰。

    他特意打了个电话讥讽朱纪元:“真没想到你朱纪元也有今天?最近你那工地可真是好事连连哪!”

    王家新的电话倒是提醒了朱纪元,他连忙问:“王家新!这件事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鬼?”

    王家新趁机逗弄他:“我凭什么告诉你呀?有本事你自己查啊?”

    朱纪元听了这话心里更觉犯疑,在电话里冲他发狠道:“你给老子听好了!要是让老子知道这件事跟你有关老子绝不会放过你!”

    王家新不屑口气回一句:“就凭你?

    .......

    最近一段时间接二连三的闹心事让朱纪元心情非常郁闷,他担心洪湖县的干部再出什么幺蛾子影响了河道扩宽工程的进度索性在工地上安营扎寨住下来,倒是要看看还有谁敢跑到自己工地来放肆。

    这天中午,朱纪元正在工地办公室里休息,听见外面有手下人站在门口汇报说:“朱总,洪湖县纪委书记牛大成来了。

    朱纪元一听说来人是洪湖县的领导干部气不打一处来,立马冲门口喊了一声:“不见!叫他走。”

    手下人正要开口请牛大成离开,牛大成一个箭步跨到门口冲屋里喊:“朱总,我是秦书凯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老下属,我找你有点事。

    朱纪元听到秦书凯的名字心里愣了一下,他稍稍思忖片刻后从沙发上坐起来冲门口喊了一声,“让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