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3349章 女友被人抢走了
    会议很是不愉快的结束后,张富贵很是不甘心的到了唐小平办公室,说,唐书记,关于姚晓霞的任命怎么出现这样的情况,说明很是不正常,难道匡明楼已经和武达等人成为一伙?

    对张富贵来说,姚晓霞的任命那才是关键,毕竟这个女人是自己的马子,也是唐小平的马子。

    唐小平很是无奈的说,匡明楼和金市长关系以前在省里的时候就很好,武达等人是金市长的人和匡明楼联合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尽快的把金市长那班人马给个教训,而秦书凯就是目标之一。

    张富贵建议说,现在开发区的扫黄打非就是很好的借口,只要姚书记那边找到对秦书凯不利的东西,我们就很下杀手,一棒子把秦书凯打死,这样也是给金市长那边人马一个教训,知道什么是不识时务的代价。

    唐小平点了点头说,很好,你和政法委的姚书记要密切沟通好,一定要尽快查出东西来,树立我们的权威。还有就是小柳的任命,你当时反对,你认为那是秦书凯的人,所以是秦书凯推荐的,不是,那是贾娟当时到自己的办公室要求推荐提拔的,贾娟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背后的靠山,省委组织部的孙部长。

    张富贵很是不甘心的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是不是贾娟和秦书凯之间联合?

    唐小平笑着说,你这个担心是不必要的,就是贾娟想和秦书凯联系,关键孙部长背后的牛省长是我们的靠山,大家的利益是一直的,也就不可能和谐,也许是贾娟和秦书凯之间有什么交换吧。

    张富贵说但愿如此。

    唐小平想了想说,关于姚晓霞的事情,你有时间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不要有什么多担心额,这个位置不行那就换个位置。

    张富贵说,好,我会做好安抚工作的。心里却在想,奶奶的,姚晓霞自从和唐小平在一起后,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每次自己想和这个女人做那事,这个女人总是说什么工作忙,不想把身体给自己日弄,这次可要好好的利用。

    当天晚上吗,张富贵到了姚晓霞住的地方,给她打电话,问她是否在房间?

    “老张啊,我在这洗澡。”姚晓霞回到说。“你一个人在外面吗?”姚晓霞很是暧昧的问,不管如何,张富贵和自己是利益共同体。

    “是的只有我一人。”进入房间,姚晓霞开了门,看到张富贵进来,赶紧转身,背向外,胸膛朝里,等到张富贵进来后,掉转身来,把前面的两个地雷挺在前面,全身什么都没有穿,那媚眼似有意无意的朝张富贵笑笑。

    血气方刚的张富贵可不是柳下惠,见了这个光景,自然火上升,不可遏止,并且知道姚晓霞这个女人扫到了极点,只要她想了,要是不进去赴会,反而会被她笑男人不领情,无能,于是将学位、身份、理智抛到一旁,不顾一切,迫不及待的抱起这个身体。

    常委会议结束后,匡明楼很是高兴,奶奶的,上任第一次就把唐小平弄的人仰马翻,多么的快活,后来想到一个女人,红姐,匡明楼的高兴转眼烟消云散,这个女人在匡明楼的记忆中太深刻了。

    当时匡明楼在团委工作,黄红是办公室唯一的下属,也是匡明楼唯一的下属,此人应该说是女人中的尤物,当时大约20多岁,身材苗条,肤白如玉,秀眉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自从第一次见面,匡明楼就想有这个下属自己来这里工作也值得了,如果发生点什么,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今天从黄红的胸口翻领处,可以看到里面是紫色圆口体恤,包裹着一对非常饱满的房,随着身体的起伏在晃动。匡明楼一时有些失神了。尤其那对胸前饱满异常的房,晃动在匡明楼的嘴边,就是无法碰到没觉得那对乳房太诱人了,想往着扒开上衣,饱看白嫩的房。

    那些天,感觉自己象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心里总是莫名的紧张慌乱,心中象长了草一样。而黄红看见新来的匡明楼,这个年轻高大,又带着几分自信成熟的帅哥,让她感觉生活特别美好。每天看到匡明楼忙碌的身影,内心有种充实感。

    每次,匡明楼用眼角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乘机会看了那浑圆翘挺的臀部和性感的肩背。

    有一天,整理团委杂货间让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那天,分管领导让匡明楼找个时和黄红等人把仓库收拾收拾。

    操,仓库很乱。

    书、报纸、废旧的办公家具等杂乱无章的摆满一仓库。领导已经吩咐过,作为下属,心里再有意见,表面文章要做,事情要做。做不做是态度问题,做的好不好那是能力问题。

    黄红和匡明楼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被上面掉下来的东西砸在脚上,尖叫一声后,抱着脚坐在旁边的坏凳子上,眼泪哗哗。

    匡明楼赶紧来到女人身边,蹲下来,看看伤的怎么样。拿起脚认真看的时候,匡明楼的心理立即翻滚了起来,看到黄红裙子里面的丁啊字A裤。

    握住脚,匡明楼一边询问黄红,眼睛早已盯着裙子后面的风光。黄红坐在坏凳子上,显得比较高,匡明楼举起脚看的时候,裙子后面的风景和他的眼睛几乎平行,匡明楼下部猛烈的挺了起来。

    当时,匡明楼如刚喝了酒,瞧着女人的一切,像火烧一样,欲望无法控制,一边闻着女人身上的香味,一只手就想伸进去。

    “怎么啦?”

    痛苦中的黄红不知道危险在眼前,奇怪的看着神情怪异的匡明楼,以为自己的脚被东西砸的很厉害。一边说,一边晃动了一下脚,想把脚从匡明楼的手里抽出来。

    匡明楼怎么能错过这个美好的时机,对他来说此刻需要的就是看看那女人的……,同时找个机会把自己放进去挥洒一番。于是说:

    “别动,让我好好的看看脚!”同时用力一拉,把黄红与自己的距离拉近。此刻脸部与她那么地近距离接触,感觉到彼此地呼吸那么地急促,她马上安静下来了,像受惊了一样看着他的双眼,他也看着她,马上说:

    “怎么了,脚是不是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