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093、闯进工地
    等到他感觉到办公室里进来人的时候,冯香妞已经快走到他的办公桌旁了。冯香妞瞧着秦书凯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冲他笑道:“秦书记工作可真是够认真的,手里捧着文件,心思早已不知影踪了吧?”

    “你不是在忙月亮湾商业圈的工程吗?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闲扯?”

    “快别提了,遇上麻烦了,所以只好过来搬救兵了。”

    “你冯香妞都解决不了的麻烦,找我有什么用呢?你可别埋汰我了,你二哥不是也在工地上撑场吗?你有什么难题,找他回去跟你姑父说说,不就行了?”

    “你以为我姑父是什么人?随便一点小事都要他亲自出面解决?瞧你这样,还是在官场锻炼了这么多年,什么脑子?”

    被冯香妞抱怨了一通后,秦书凯倒也没生气,这些日子跟冯香妞混的熟了,两人私底下开开玩笑也是一种常态,他心里明白,冯香妞无论说什么,对自己都是没有恶意的。

    “到底遇上什么麻烦了?”

    冯香妞把上午刁一品故意在工程找碴的事情跟秦书凯说了一通后,秦书凯忍不住笑了道:“刁一品这是哪根筋坏了,偏要去招惹你们兄妹?”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整改通知书已经下了,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依我看,你有句话倒是说对了,月亮湾商业圈在我浦和区的地盘上,就算是要开整改通知,也该是我浦和区的相关部门出面,刁副市长手伸的太长了,你不理会他,也是情有可原。”

    “你的意思是,你会站在我这边帮我。”

    “那是,咱们这么铁的关系,我不帮你,帮谁呀?”

    “你可要想清楚了,刁一品可是要当常委副市长的人了,你为了我得罪他,以后说不准会有麻烦。”

    “别,我谁都不为,我这是伸张正义,秉公执法,按照规矩办事,仅此而已。”

    冯香妞见秦书凯急着要撇开自己跟他的关系,温怒的口气说:“不说后面这句话,又能怎么样?你以为谁想要跟你套近乎?”

    “我堂堂一个区委书记,下面管辖是100多万人,这么大的领导干部,还怕没人巴结?”

    “拉倒吧,你可听好了,月亮湾商业圈一天都不能停工,你得给我保证。”

    “放心吧,我让王大奎派人二十四小时看着,绝对不会让人有机会对你的工地捣乱。”

    “这还差不多。”

    从秦书凯的办公室出来后,冯香妞的心里不由轻松了一些,只要浦和区的一把手秦书凯肯主动站在自己这边支持自己,对付刁一品的时候,自己可就方便多了。

    再说,冯香妞从刁一品的办公室出去后,刁一品越想越生气,这月亮湾商业圈的投资商居然跑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如此嚣张,这还了得?

    狗日的,不过是一个有钱的老板,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在中国的国情下,再有钱的人,见着当官的也得低眉顺眼才行,当官的必定有钱,而有钱的人却不一定能买到官位。

    要说,之前刁一品是顾念着夏邦浩帮自己夺取常委副市长的位置,心里冲着对夏邦浩的一份感激之情,故意针对月亮湾商业圈项目找点碴,让夏邦浩心里好受些,可是经过冯香妞这次过来,他是从心底里跟月亮湾商业圈的投资商扛上了,他倒是想要看看,不过是一帮有几个臭钱的生意人,还能爬到自己这个副市长的头上去?一定要让冯香妞低头,狗日的,这个女人长的还是不错的,说不定这次还有财色兼收的可能呢。

    刁一品想到这儿,伸手拿起电话亲自给市安监部门下达指示,要求他们对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立即进行严肃检查,必须严格按照相关安全检查的规定去要求月亮湾商业圈施工进程,如果有问题,立即停工整改。

    这年头,上头领导发句话,底下人自然是当枪扛着,最重要的是,月亮湾商业圈项目投资这么多,这帮执法部门随便捞点好处,也是不小的油水,因此,安监部门的执法部门对领导指派下来的任务也比较的重视,当即召开紧急会议制定了相关检查方案。

    会议决定,安监部门对这个项目要用最严格的的标准,进行全方位的认真检查。

    市安监部门的领导派出了两辆执法车,声势浩大的十几个人来到月亮湾商业圈工地,到了工地门口的时候,却被浦和区的月亮湾商业圈项目协调小组副组长王大奎领着一帮人拦下了。

    看得出来,王大奎等人早就在大门口摆出一副守株待兔的架势了,不仅项目协调小组办公室的人来了几个,还带来了几个身穿保安制服的随从。

    市安监局的领队是个高个子,是安监执法大队的队长,他瞧着车子行进到了工地门口,去被逼着停下来,很是不满,赶紧下来看个究竟。

    “你们是什么人?站在工地门口干什么?”

    王大奎现在也是区委常委,那也算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物,冲着高个子礼貌的伸出一只手说:

    “你好!我是月亮湾商业圈项目协调小组的副组长王大奎,同时也是浦和区的常委副区长,专门协助管理这个项目,请问你们是......?”

    “哦,原来是王副区长啊,我们是市安监局的,过来对月亮湾商业圈项目建设情况进行常规检查,你也知道现在国家对安全检查很是重视,如果出了问题,那么……”

    “你们是市安监部门的,来检查这恐怕有些不妥当吧?就算是要检查,也该是我们浦和区的安监部门进行检查才对,你们市安监局的人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越权了?”

    市安监局的高个子听着王大奎的话里有些排斥的意思,赶紧冲他笑着解释说:“王区长,我们也是在执行上级领导的指示,市委分管建设工作的刁副市长亲自下达的命令,要求对这个大项目进行检查,还请王区长配合一下。”

    “本来刁副市长吩咐,我们应该配合,不过真是不好意思,这里是浦和区的地盘,月亮湾商业圈工程不仅是市里的重点工程,也是咱们浦和区的重点工程,咱们区里的主要领导也发话了,让我们项目协调小组一定要保证工地的正常建设施工,尽量不要让工程进度受到外界的各种干扰。”

    尽管王大奎说话的口气依旧是比较平和的,市安监局的高个子却能听出他话里强硬的抗拒意思。

    “大家都是为了工作,王区长这又何苦为难小弟呢?”

    “各为其主,各负其责,我也有自己的责任,还请你们能体谅。”

    两人各自说了几句暗藏玄机的话后,心里都明白,对方似乎是绝对不肯让步的,场面一下子有些僵持起来。

    高个子拿出手机来确定了一下当下的时间,已经快到中午时分了,如果再站在门口跟王大奎这么僵持下去的话,只怕今天的任务就别想完成了。

    他冲着王大奎重重的点了两下头问道:“王区长,既然是铁了心不配合我们安监局的工作如果有什么问题,我想市领导追究下来,谁都不好看。”

    来人搬出了刁一品。

    王大奎很是不屑的说,在浦和的地盘上,我们只是知道秦书凯书记是一把手,其余的什么副市长算个屁。

    “王区长,这样就是让兄弟为难了!”

    “彼此,彼此。”

    “好,既然都是为了工作,那就不能怪咱们不客气了,我们要按照职责,进行执法!”

    高个子说完这句话后,冲着后面的十多个自己人喊道:“这位王区长带人干扰咱们的正常执法行为,大家都看见了,现在大家全部下车,准备进入工地,不管是谁都不能干扰安全执法。”

    随着话音,车上一下子跳下来十几个彪形大汉,王大奎知道这些人的来路,一帮人大都是安监局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当初招聘这些人的时候,身体素质是重要的条件之一,说白了,招人的时候,领导心里其实就是准备招一帮打手回来,因为安监局的一些检查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与可能跟一些被检查对象发生肢体上的冲突,身体素质强壮些的,总是在执行工作任务的时候,更加有优势些。

    王大奎肯定不是孬种,站过来说,如果你们强制进入,到时候是要负责的。

    那个高个子很是不屑的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负责到底。

    王大奎就说,既然如此,很好,我看到时候你是如何负责到底的。

    瞧着这帮人是想要硬闯进工地了,王大奎赶紧自己先往后退,伸手往后面一招手,几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站到了最前排。

    安监局执法大队的人应付此类场面实在是太有经验了,其中一个高高壮壮的中年男子还开玩笑的口气说:

    “今天的运气不错嘛,这家建筑公司招来的保安尽是些瘦排骨。”

    正大步往工地大门方向走的一帮人听了这话都哈哈大笑起来,有人顺势对领头的队长说:“队长,今天完成任务后,中午一定要上一份红烧排骨给他尝尝,他这是嘴馋了。”

    底下又是一阵哄笑,似乎这帮人根本就没把门口的几个保安放在眼里。

    的确是这样,现在这年头,只要是身穿老虎皮的,多少都会与生俱来的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好像往人跟前走的时候,已经高人一等似的,尤其是一些张狂的城管执法队员,面对势单力薄的小贩时,表现出的狂妄和霸道,简直把自己当成了不起的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