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642、 邀宠
    老婆被秦岭振的一番解释说的频频点头,老婆也是在红河县机关上班的,现在红河县的局面她倒也明白几分,反正秦县长的威信不管在任何单位领导面前,都比张东健更加高些也是事实。

    老婆伸手揽住秦岭振的脖子说,我明白了,张东健之所以主动对你示好,就相当于孟尝君当年召集门客,一旦门客中有实力的人多了,他的势力自然就会壮大起来,而你,就是张东健想要招募的实力强劲的门客之一,我说的对吧?

    秦岭振在老婆的脸颊亲了一下,得意的口气说,知我者,老婆也。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秦岭振的老婆在得知了自己的老公即将要晋升为县委宣传部部长的职位后,不由自主在言谈举止中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傲气。

    在单位跟同事聊天的时候,不小心就露出了几分意思,尽管话没有明说,身边的一帮女同事还是猜出了几分意味。

    女人在一起,口舌是非是最多的,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且戏码还绝对精彩,秦岭振老婆的话外弦音被众人一传十,十传百就变成了,县委书记张东健钦定秦岭振作为县委宣传部部长的人选,并且已经汇报到新任市委书记唐小平那里,获得了唐书记的首肯。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一下子在红河县的部委办局炸开了,人人见了秦岭振的态度也显出几分特意的谦恭来,这让秦岭振两口子心里都感觉美滋滋的,似乎秦岭振成为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人常说,福祸相依,这话用在秦岭振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秦岭振要被提拔为宣传部长的消息通过别人的嘴里传到了吕嘉怡的耳朵里。

    吕嘉怡回到县城,就给秦书凯打电话,电话竟然是关机。

    于是,吕嘉怡就一边上网,一边隔三差五的打电话给秦书凯,都是关机,时针已过午夜,正看网络小说的吕嘉怡被其中的热辣情节撩拨得火烧火燎,她忍不住冲到卫生间硕大的梳洗镜前欣赏自己的身体。

    她的肌肤白得玲珑剔透不掺一丝杂质,细腻光滑如凝脂般,即便是一小粒令人讨厌的小豆豆都难觅踪迹。她轻轻地把手按在了自己的红唇上,指尖划过唇、耳朵、脖子。一路往下游过肩胛,越过那性感的锁骨,然后落在自己那对高挺上。

    受了那部热辣小说的影响,此刻吕嘉怡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邪火在燃烧。她知道那是欲望燃烧的火焰,谁说火只有男人有?其实过来的女人都知道,女人的火烧起来的时候,比男人更猛更烈。

    也不知在浴缸里缠绵了多久,反正当吕嘉怡爬起来的时候,身体里的那团火已然消退了不少。她优雅的在镜子前站定,默默地注视着自己那姣好的面容和身子。上荡起一抹红晕,但很快那抹红晕便被寂寥落寞替代。

    此刻她是多么希望秦书凯能在自己的身边,给她温暖,给她安抚。她知道女人的身体就是需要男人的雨露来滋养,否则再娇好也会枯萎。可是,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往往会成为吕嘉怡的奢望。秦书凯现在很忙,而她吕嘉怡,一个如花似玉的地下秦人,只能常常独守空闺。

    有的时候秦书凯来了,他也是习惯性的倒头就睡,鼾声起的时候,任由吕嘉怡叫都叫不醒。而最能让男女身心愉悦的床第事,他似乎也不那么热切。每次都是草草完成了,然后再睡,那架式就好像在完成任务一般。

    床还是那张床,那张曾经洒满她跟秦书凯欢笑的床,此刻却变得无比安静,似乎一直在期待着什么。曾经她是如此迷恋这张床,因为这张床里到处都有秦书凯跟她缠绵的痕迹。而今却只有她形单影只的守着这张床。

    吕嘉怡把自己安放在那张大床中间,给自己拗了一个“大”的造型。这个造型说明什么?是某种期待吗?

    空虚占据了她的心灵,夜的沉静把她的空虚寂寞无限放大。秦书凯,你在哪里?此刻你如果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幸福的晕过去。可是,期盼归期盼,要想实现终究是困难的。

    操起电话,在这个凌晨时分,继续拨通了秦书凯的电话。电话那头分明有一丝懈怡,还有一丝敷衍,敏感的吕嘉怡感觉到了。

    秦书凯到底怎么了?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而今,她跟秦书凯难得有交集,就是有也没了以往那种热烈的成分。

    一丝不安爬上了她的心头,躺在床上她依然无眠,在这样躁动不安的夜,一个孤寂难耐的少妇能入眠那才是奇怪的事。越是难以入眠,思绪也就越活跃,此刻她的思绪已然飞出了老远。

    其实,秦书凯此刻正在冯燕的床上跟她谈事情,因为最近那个刘流跟踪赵婷婷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冯燕正跟秦书凯商量这事,秦书凯的手机铃声响起次数太多,冯燕为了不影响谈话效果,就把秦书凯的手机关了。

    对于那个赵婷婷,秦书凯心里很有感觉,狗日的,现在这个女人是越来越漂亮,难怪刘流那样的货色会动心,就是自己如果没有心里的顾忌,说不定也会在这样标致的女孩后面追着。

    秦书凯就说,那个刘流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不过……

    话没说完,就被冯燕打断说,秦书凯,你现在是我的男人,我家里的事情你一定要放在心上,赵婷婷也可以说是你的侄女,你可一定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秦书凯赶紧说,算了,这么大的侄女我不敢要,不过她的事情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我已经安排下面的人做了。

    冯燕说,这个事情你几个月之前就说做了,还不是这样?

    秦书凯说,不要着急,任何事情有个过程。

    跟冯燕聊天的时候,秦书凯心里却在暗想,上次如果不是自己控制的好,赵婷婷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了,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么赵王道和冯燕知晓内情了,真不知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自己。

    这个时侯,冯燕的电话响起来,秦书凯才有机会出来,狗日的,这个女人也是很难缠的,现在完全把自己当成是男人,女人一旦理所当然的把男人当成自己的唯一时,作为男人压力也是很大的。

    秦书凯一打开手机,就看到吕嘉怡的很多未接电话,他觉的当着冯燕的面接听吕嘉怡的电话肯定有些不合适,于是冲着正忙着接电话的冯燕打了个招呼,转身出去了。

    吕嘉怡接到秦书凯的电话,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撒娇的口气说,这电话都打了八百遍了,却一直关机,今天这是怎么了?在忙什么呢?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

    秦书凯随便找了个托辞说,正好忙着正事,才会把手机给关了,你找我有事?

    吕嘉怡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并没有深究男人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只是问他什么时候能过来?

    秦书凯问她,有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吕嘉怡便继续撒娇的口气说,人家想你了嘛。

    女人这种说话口气,几乎让男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面对这么一个对自己“情深似海”的女人,男人有什么理由不去跟女人见一面呢?

    秦书凯回头看了一眼冯燕住处的窗户,低声回答说,我稍后过去吧。

    吕嘉怡就说,那好吧,自己会等着的。

    挂掉电话后,秦书凯想想自己确实很长时间没有和这个女人在一块黏糊了,也许是女人心里感觉自己有些受冷落了,竟然主动邀宠献媚来了,就瞧着女人说话那软绵绵的劲,秦书凯感觉自己也应该过去安慰一下。

    男人跟女人关系融洽的最好黏合剂莫过于床上运动。毕竟每个女人都需要正常的性生活,事实上,有很多的夫妻都在婚姻中或多或少被性生活和问题所困扰着。有许多夫妻之所以关系不好,确实是因为这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每个人对性都会有着本能的冲动,假如这种冲动时常不能得到满足,无法协调对性的不同程度的需求和反应,就会在身体和心理上造成伤害,甚至有人因此而导致心理疾病,久而久之就会在婚姻关系的其它方面体现出来,势必会造成夫妻关系紧张!

    性与爱本是连在一起的,无爱的性是冷漠,无性的爱是苍白,既然两人相爱了,在发展到一定时期是需要用性来表达的,性既是爱的证实,也是爱的升华,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别的事能象性一样将两个人紧紧,真实的融合在一起,而且当两个人爱到及至的时候,真的希望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交给对方,只有心灵和身体的交赋,才是完完整整的!!

    夫妻的性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们婚姻状况的晴雨表,成为夫妻关系的润滑剂。很多夫妻白天吵架,矛盾丛生,但到了夜里,一切问题都在床上化为乌有。“两口子打架不用愁,晚上一个小枕头”形象地描述了夫妻之间成功地进行性调解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