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464、小老婆
    终于在心里有了决定,贾仁贵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轻轻的低头喝了一口香茶,尽管昨晚还把姑娘那粉嫩的身子搂在怀里,今天竟然已经开始想念起来,那姑娘实在是长的太美了。

    就在贾仁贵闭上眼睛想要继续回味昨晚的风流感受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倒是让贾仁贵吓了一跳。有些不高兴的拿起电话后,听到电话里传来老婆的声音,老贾吗?儿子跟你联系了吗?

    原来是家里的老太婆,贾仁贵没好气的说,儿子现在不是在上班吗?没事跟我联系什么劲啊?

    老婆慌张的口气说,老贾啊,你是不是神经不好啊,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儿子平常这时候早就赶回家吃饭了,今天这么久都没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我打了电话过去,竟然关机了,我们儿子从来不关手机的,你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贾仁贵的心里立即想起了自己派人绑架冯雯雯的事情,尽管这两件事按理说应该不搭界,可是贾仁贵心里却有种难以言语的预感,只怕这件事非同小可,说不定自己绑架冯雯雯的事情漏了消息,有人针对自己也照碟下菜,把同样的手段用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贾仁贵也有些紧张的坐直身子问老婆,不是给他安排几个人保护吗,保镖的电话打过了没有?

    老婆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老贾,早就打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你说儿子的手机关机了,说不定儿子忘了充电也是有可能的,可是现在两个保镖的电话竟然拿也关机了,你说咱们儿子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老婆的话一说完,终于忍不住在电话里哭出声来。

    贾仁贵听到这儿,很是吃惊,听到哭声,有些不耐烦的口气冲着老婆说,哭什么哭?哭能解决问题吗?

    老婆呜咽着说,我不管,我要马上报警,我可是只有这一个儿子,我一定要把他给找回来。贾仁贵一听老婆说要报警,赶紧阻止说,老婆,你先别冲动,你听我说,咱们儿子不会无缘无故的失去联系,你等我让底下人找找看,实在没什么消息咱们再商量要不要报警的事情。

    老婆跟贾仁贵夫妻这么多年,对贾仁贵的秉性脾气是相当了解的,他平常做的那些事情也全都在老婆的心里装着。

    贾仁贵的老婆是原配,比贾仁贵还要大六岁,这是个相当本分老实的女人,正是应了那句,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八个字基本上概括了女人的一生境遇。

    尽管年轻时的贾仁贵家庭相当贫困,当父亲做主把她嫁给贾仁贵的时候,她还是哭哭啼啼的答应了下来。

    跟贾仁贵夫妻三十多年了,她不仅对贾仁贵言听计从,当贾仁贵的母亲瘫痪在床的时候,贾仁贵让她提前退休下来伺候老人,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从工作岗位上提前退休后,她一个人体贴入微的伺候贾仁贵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十多年,很多时候,老人家对她的感情和依赖比自己那忙碌的儿子还要多几分,临走的时候,一直两只手拉着儿媳妇的手久久不肯松开,对于站在自己身边的亲生儿子贾仁贵倒并没有这么深的依恋之情。

    贾仁贵的老母亲去世后,贾仁贵的老婆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到了儿子身上,从小自己一手带大的儿子是自己的命根子,要是儿子出了什么事情,这女人的天也就塌了。

    尽管贾仁贵名义上是自己的丈夫,自己表面上也对丈夫言听计从,可是女人心里是看不惯贾仁贵的种种作为,倒也不仅仅是他喜欢玩年轻姑娘这一条,女人对家里越来越多的财富也相当的不习惯,在女人的心里,平平安安就是福,一家人健健康康过好小日子就挺好,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

    两个原本在各种观念上都不搭调的人,却也平静地在一起过了二十多年,这也是一种人生吧,一个女人完全抛弃自我的人生,忍让和付出是她这辈子都在做的选择。

    贾仁贵听不得老婆的哭声,这种哭声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尽管明知道老婆现在的情绪非常需要自己安慰几句,他却还是决绝的挂断了电话。儿子有可能出了事情,贾仁贵不可能不紧张,毕竟儿子也是自己的心头肉,可是紧张有什么用呢,眼下最要紧的是要想办法找到儿子。

    贾仁贵挂断老婆的电话后,立即打了个电话给控制冯雯雯的手下人,问冯雯雯现在情况怎么样?

    底下人汇报说,老大,一直看的死死的,没什么问题。

    贾仁贵心里稍稍放心了一些,他嘱咐手下人,对冯雯雯一定要保护好,千万不能出任何纰漏,如果出任何问题,那么你们几个人就不要混了。

    底下人听贾仁贵提及冯雯雯的口气突然慎重了不少,心里不免有些忐忑,这几天,兄弟几个为了看守冯雯雯,整天窝在这房子里,除了每天安排人出去买点吃的,就一直躲在房间里打牌,每每有人打牌赢了,就会被奖赏过去摸摸冯雯雯的身子,引起冯雯雯的一阵阵尖叫后,大家一起发出痛快的笑声。

    如果不是贾仁贵交代过,绝对不许动这个女人的话,这女人早就被兄弟们不知道强弄过多少回了。

    一群血气方刚的色狼盯着一个如此美色的女人,竟然还要憋住不流口水,这活计真他么的太憋屈人了。

    当时,有个年轻人小伙子,知道不能对这个女人动真家伙,于是一手摸着冯雯雯的身体,一手握着自己挺拔的家伙,想象着进入女人的身体,把身体的热量出来。惹的周遭一帮同伙笑话他,色字头上果然一把刀,都已经猴急成这样了,却还能保证严格执行上级的指示。

    手下人一接完贾仁贵的电话后,旁边几个兄弟立即凑过来问道,怎么样?老大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松口,我们可以随意玩弄这漂亮女人了?哈哈,我再也不用憋着了。

    一听有人这么说,冯雯雯早就被吓的缩成一团,瞧着眼前这帮虎视眈眈的男人,知道如果被日,那么估计能被日的几天几夜,根本就不会有休息的时候,被捆在角落里的冯雯雯不由得把自己的身子又往墙角缩了缩。

    接电话的人伸手在说话兄弟的脑袋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狗日的,瞧你这点出息,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你们可都给我听好了,老大的口气相当谨慎,瞧他那意思,这女人挺重要的,让咱们一定要看好她,如果出问题,你们不要混了,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吧。

    几个兄弟忍不住都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扑克牌重重的甩在地上,没好气的说,老大也真是的,不过是个娘们吗?给兄弟们先过过瘾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什么都不少。

    接电话的那位说,算了,算了,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从今天开始,打牌输赢都拿钱来算数,别没事就去碰那女人了,要是以后真有什么变故,别再因为这女人受到老大的手段,那兄弟们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底下人听领头老大这么一说,也只好有些无趣的点点头。后来,一个人说,老大,竟然这个女人我们是不能碰,那么我就出去找个女人回来,放在这边,到时候谁需要了可以解决问题。

    领头的男人最近一直憋着,心里也有些烦躁,瞧着几个眼睛见了女人都有些发绿的下属,他挥手说,可以,不过要小心,找的女人要安全,一个不行就两人,长期的在这边工作,到时候谁需要了,直接掏钱干女人,很直接。

    那些人就说,谢谢老大理解,我这就去西边的洗浴中心去找两个过来,哈哈,终于有女人日了。

    贾仁贵打完电话后,心里再也无法平静,他心里清楚,在这普安市里,敢跟他贾仁贵叫板的人少之又少,最近一段时间,跟自己闹的最凶的人就是秦书凯,自己派人抓了他的码子,原本是想要将他一军,却没想到,他棋高一着,从自己的后院动手,让自己立即陷入被动局面。

    贾仁贵一想到“后院”这个词,立即想起自己家外有家的那个小儿子。

    三年前,贾仁贵在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年轻女孩竟然不小心弄出了事故,当年轻女孩站在贾仁贵面前说自己怀孕的事实后,贾仁贵赶紧让女孩保胎下来,孩子生下来之后,一向慎重的贾仁贵先带孩子做了亲子鉴定后,确认是自己的种发芽的,于是帮女孩在普安市区买了套房子,把小老婆和私生子金窝藏娇起来。

    只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毕竟小老婆和私生子是活生生的人生活在那里,每每小老婆那边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还得贾仁贵吩咐身边的亲信过去帮忙处理,这样一来,三年里也有不少所谓的圈内人知道贾仁贵有小老婆和私生子的事情。

    贾仁贵有些心慌意乱的拨通了小老婆的电话号码,这娘们这种关键时刻电话竟然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