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54、不听话
    一般情况下,当基层的党委书记和乡长发生矛盾的时候,上级的领导都会把乡长调整到其他位置,充分保护党委书记的威望,而刘成高作为一个党委书记跟乡长发生矛盾,竟然被调整了,这就能充分说明,在上级领导的心目中,他这个党委书记的份量是比较轻的,至少比乡长赵天牛要轻得多。

    刘成高到了县里后,尽管位置还算是不错,却因为始终不是徐大忠的人,他提出的诸多要求,徐大忠自然不会考虑,包括要求调整发改委领导班子的要求。

    秦书凯把刘成高提出要调整发改委领导班子的要求跟秦岭振说完后,问他怎么看这件事?

    秦岭振倒也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是不是要调整发改委的领导班子倒是一件小事,只怕这件小事会引发某些人强烈的不满情绪,生出更大的事端来,就没有什么必要了,毕竟现在还不是主动挑事的时候。

    秦书凯有时候不得不佩服秦岭振的观察能力,从这几句话里,他就能听出秦岭振对于眼下的形势判断的很准确,眼下正是自己在红河县根基未稳的过渡时期,若是在这种时候跟徐大忠为了这点小事拼一个头破血流,实在是得不偿失,等到局势稳定后,此类小事也就是顺手就能解决的问题,自己又何必非要赶在一时呢?

    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县纪委王炳义那边对于冯成贵的调查依旧没有任何消息过来,秦书凯有些沉不住气了,这孙子简直太没有眼力了,自己跟他说过的事情,他不管是干没干,干到什么地步,就算是处于基本的客套也该向自己汇报一下调查情况,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跟自己汇报,他到底搞的什么名堂?

    要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县长,主动开口要纪委调查一个人,拖延的时间长了,没有任何反馈信息的话,岂不要让旁人都在一边看笑话,这对自己刚刚树立起来的威信会遭到严重的影响。

    秦书凯心里清楚,尽管自己现在是红河县的县长,但是独木难撑四梁,要想真正的在红河县站稳脚跟,打开局面,没有一帮人跟在自己后头帮衬是不可能的,想当年自己跟王耀中在普水县的时候,两人合作的如鱼得水,这才导致了在普水县自己一个副书记说话的威信并不比县委书记的威信低的效果,要是红河县里,王炳义这个纪委书记不肯配合自己的话,对自己以后的诸多工作都会造成直接影响。

    更何况,往深里一步说,自己这次下来就是奔着县委书记的位置上来的,一个未来的县委书记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县里几个重要部门的一把手收归己用,自己如果收服不了王炳义,那就一定要想办法把他这个纪委书记给换掉,否则的话,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不管怎么说,秦书凯决定还是先给王炳义一个机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王炳义要是能听话的话,又何必多费事折腾呢?秦书凯让秦岭振帮自己联系王炳义,秦岭振把电话拨通后,冲着电话说,王王书记,秦县长找您有点事。

    秦书凯从秦岭振的手里接过话筒,冲着电话问了一声,王书记,上次跟你在办公室里谈的事情,你现在办的怎么样了?

    王炳义早就猜到,秦书凯迟早有按耐不住给自己打电话的一天,只不过没想到,这孙子还算是能沉得住气,足足过了十多天才把电话打过来。

    王炳义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全都说了出来。

    王炳义说,秦县长,上次听了您的指示后,我回到纪委立马就成立了一个调查组,专门调查冯成贵各项事宜,眼下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调查组的工作人员没日没夜的加班,寻找线索,可是却什么异常情况都没调查出来,我这心里正想着,见了您秦县长到底该怎么汇报呢?毕竟,这个案子可是您秦县长亲自交代的。

    尽管王炳义嘴里说的好听,秦书凯却听了个明明白白,这孙子只怕根本就没把自己交代的事情放在心上,否则的话,就冲着自己亲眼瞧见的冯成贵家里的五层小别墅,少说也要定他一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秦书凯的心里不由对王炳义生出一股说不出的反感,他带着明显的不悦口气对王炳义说,王书记,我也是从纪委出来的干部,对于纪委的办案流程和情况也算是熟悉,这个冯成贵到底有没有问题,我想,不用我说的过多,你王书记心里也是有数的,至于说调查一个干部的时候,到底能不能调查出问题来,依我看,主要是看参与调查的人是不是真的用心了,如果本身调查的人就存在包庇的心理,就算是被调查的领导干部问题再大,也不可能被查出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炳义听了这话,心里也有些不高兴了,心说,你秦县长这话什么意思啊?你这不是明摆着在说我阳奉阴违吗?

    王炳义不出声,秦书凯以为他是被自己看穿了心思有些坐不住了,心里毕竟还指望着王炳义能听话办事,于是换了一种稍微缓和些的口气说,王书记,我在给你三天时间,希望你能在三天内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王炳义听了这话,心里愈加气氛,心说,秦书凯你不过是个处级干部罢了,老子也是副处级,你跟我说话的口气竟然如此强硬,难不成你以为自己跟省纪委的领导熟识就把自己当成东西了,到我的面前来摆活,老子偏偏不吃你这一套。

    王炳义一副没好气的口吻说,秦县长,我哪能跟您领导人比呢?您是领导,工作能力强,所以才能当县长,我这么大的岁数了,才混到副处级的位置,肯定比您是差远了,你别说三天,就算是给我三个月,这个案子没什么线索就是没什么线索,谁要是有本事查处,谁就过来查处好了,反正王炳义是没这个本事的。

    王炳义这种阴阳怪气的说话声调,让秦书凯差点没气死,奶奶的,王炳义这家伙,给他二两颜色,他就开染坊了,不收拾了这孙子,他就不知道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这不是存心跟自己作对吗?

    秦书凯一言不发的猛然挂断电话,心里的火气几乎要冒出来,要是自己一个县长连冯成贵这样的小角色都动不了的话,以后自己凭什么在红河县树立威信,打开工作局面。

    作为一个从纪委系统出来的领导,竟然被县纪委的一个小角色如此不待见,这口气秦书凯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秦书凯转脸给王耀中打了电话,直接提出要求,让王耀中想办法把红河县的纪委书记王炳义调整走。

    王耀中见他说话的口气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忍不住笑道,这一大早的,谁给咱们秦县长气受了,怎么说话的口气这么呛人呢?

    秦书凯见王耀中一副跟自己开玩笑的口气,稍稍控制了一下情绪说,我跟你说正事呢,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我一把。

    王耀中说,只要是我能帮得上的,肯定是尽力而为,不过这好端端的,你为什么提出要调整纪委书记王炳义呢?这想要调整纪委干部,总要有个由头才行啊。

    秦书凯一五一十的把王炳义一直以来对自己态度都是不冷不热,对于自己吩咐的事情阳奉阴违的事实跟秦书凯说了一遍后,对王耀中说,我现在虽然是个县长,在红河县里竟然连个科级干部都搞不定,倒是越混越不如从前了,以前在普水的时候,咱们兄弟合作,什么时候怕过谁,这下倒好,在这红河县,我生生的被纪委这不懂规矩的王炳义给掐住了脖子,这样的下属,我要他有什么用,还不如换了,倒也省心。

    秦书凯这么一解释,王耀中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红河县的纪委书记王炳义竟然一副没把自己的好兄弟秦书凯放在眼里的样子,对秦书凯的指示不当回事,这还了得,就算是市纪委的敬书记冲着秦书凯跟省纪委领导的关系,也不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待秦书凯,这位王书记可真是自找的倒霉。

    王耀中说,兄弟你放心好了,这件事从现在开始交给我来操作,如果有什么难处的话,咱们再沟通,只要大家一起使使劲,估计调整一个县里的纪委书记应该问题不大。

    秦书凯问道,敬书记那边,你有把握吗?

    王耀中说,放心吧,自从我从中央党校学习回来后,敬书记对我礼遇有加,只要事情不是涉及到他自身利益冲突的,他应该不会拦着我,再说。如果我要是说出那是你的意见,那么敬书记更加不会反对的。

    秦书凯听了这话,放心的点头说,好的,既然这样,市纪委那边就交给你来负责了,其他的关系脉络,我来打通,我就不信了,一个县纪委书记不听话,我都收拾不了他,那我这些年在县里,市里也就算是白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