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23、不好说话的领导
    秦书凯听了钟大娟的话,心里不由一阵心酸,把这位已经退休的老教师拖到县里领导班子中的争斗中来,的确不是他的本意,他怎么也没想到,徐大忠竟然会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派人对钟大娟老师家人下这么狠的毒手,若不是自己预先派了小蒋保护,钟老师一家岂不是白白的受了这顿委屈。

    秦书凯说,钟老师,我代表人民感谢你,至于那个凶手,我会让公安局的人去查的。

    再说,徐大忠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他派出董大苟,原本也就是当做预防万一,万一秦书凯再跟钟大娟有亲密接触,他得知消息后,也好早做准备,至少要找钟大娟把事情好好的谈谈,探探钟大娟的底线,到底她想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不站在秦书凯的一边。

    没想到,派出董大苟却成了一招最臭得臭棋,董大苟把他原本的计划弄的一团糟不说,还把钟大娟直接给打到了秦书凯的那边阵营去了。

    钟大娟抖抖索索的从身上掏出一个u盘递到秦书凯的手里说,秦县长,这里是县一中近二十年来的所有账务,分为公开的和不公开的两部分,希望这东西能对秦县长的工作有所帮助。

    见钟大娟那信任的眼神盯着自己,秦书凯深感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眼前的这位一中的老人,是把阻止一中搬迁的希望全都寄托在自己身上了,可是面对如此复杂的形势,自己能完成老人的心愿吗?

    秦书凯说,钟老师,我会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

    从医院出来之后,秦书凯立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把钟大娟老师交给自己的u盘放到电脑,仔细的看起来。

    花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秦书凯把东西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尤其是没有对外公布的那一部分,他看的稍微仔细些,凭着在纪委工作过的经验,他断定,自己的手里有了这份证据,一中的校长进去是肯定的事情。

    秦书凯这边积极筹措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董大苟已经回到县城,他先亲自跑到徐大忠的办公室,亲自汇报了,在钟大娟家不远处看到秦书凯的司机小蒋,并跟小将打了一场的事情。

    董大苟向徐大忠汇报的时候,没敢说是自己先控制不住情绪跟钟大娟的儿子干上了,后来才有了小蒋的出手相救。

    只是眉飞色舞的形容小蒋的嚣张跋扈,有些地方甚至还添油加醋,意思自己并不算是不想听徐大忠副县长的吩咐,沉不住气,而是小蒋实在是太猖狂了,所以自己才会忍不住动起手来。

    徐大忠听董大苟汇报说,钟大娟竟然也在这次的斗殴中受伤了,有些怀疑的口气问道,你跟秦书凯的司机打架,怎么会伤到钟大娟呢?

    董大苟赶紧辩解说,这老顽固见有人打架,非要冲上来劝和,这不就被无意中碰伤了吗?

    徐大忠问道,都伤的严重吗?

    董大苟不屑的口气说,都是些轻伤罢了,还没打几下呢,就有人报警了,警察一来,我心里怕麻烦,就带着兄弟们撤了。

    尽管董大苟把整件事说的轻描淡写,徐大忠却还是从他的描述里感觉到一些不正常来。

    首先是秦书凯的司机既然出现在钟大娟家的附近,按理说,也不会主动挑衅董大苟才对,不管他是去找钟大娟,还是应了秦县长的嘱咐,去办别的什么事情,当领导司机的的分寸,他应该还是有数的,哪里能随便就跟人打起架来,这不是给领导添乱吗?

    另外,按照董大苟的说法,钟大娟竟然是上前帮着那司机的,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钟大娟跟董大苟和司机都不算是有交情,怎么会在两人打架的时候,去帮秦书凯的司机导致自己受伤呢?

    徐大忠当着董大苟的面,不好把心里的疑惑说出来,毕竟他是董部长的弟弟,又是整天在社会上混的角色,要是自己说话稍稍不顺了他的心意,他跟自己翻脸不要紧,自己跟董部长之间有了心结,以后的诸多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特种教师。

    徐大忠等董大苟汇报结束后,让董大苟去把他哥哥叫过来,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当下的情况。

    董部长不一会的功夫就过来了,一进门就满脸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徐县长,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弟弟又给你惹祸了?

    尽管嘴里说着不好意思,董部长并没有半句责怪董大苟的话,徐大忠看在眼里,并不多说,而是对董部长说道,眼下这件事,最坏的结果就是钟大娟当真把手里的东西交给秦书凯的司机了,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咱们可就被动了。

    董部长听徐大忠说的也有道理,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从这徐大忠说,就算是秦书凯本人亲手拿到了那东西又能怎么样?上次他不是铁了心的想要调整王路宝,结果呢?自己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到现在脸上的红印还没消除呢?我就不信了,他一个人能折腾出什么大浪来?

    徐大忠显然没有董部长这么乐观,他摇头说,董部长,你可别小看了这秦书凯,你也不想想看,他到咱们红河县才几天啊,已经折腾出多少事情来了,我直到现在都还有些迷惑呢,怎么这小子就知道了有钟大娟这个人物呢?

    董部长见徐大忠不放心,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既然徐县长这么担心,不如我马上去找县委书记张东健商量一下,看看这周的周末能不能把常委会给开了,省得秦书凯这小子整天为了这件事蹦跶的闹心,只要常委会一开,一中搬迁的事情定下来之后,我保他立马熄火。

    徐大忠点头说,这倒也是个好主意,只是县委常委里,还有人的思想工作没有做好,本周就开会,会不会有些操之过急了,我的意思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之前,还是稍微等两天,否则的话,头一次常委会上要是过不了的话,第二次想过难度可就更大了。

    董部长听了徐大忠的话后,也点头说,徐县长说的也有道理,依我看,底下这样安排,徐县长继续负责联系其他常委,我现在就去跟张东健谈谈,条件成熟的话,本周召开常委会,若是条件不成熟的话,最迟下周,咱们就把县一中的这件事给定下来,你看怎么样?

    徐大忠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样办了,否则的话,一直拖下去,对事情的操作成功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后来,徐大忠给董大苟打了一个电话,说,最近到外面去躲几天,省的麻烦。

    董大苟很是不在意的说,徐县长,你也太小心了,不过是打个架,就是公安局把我弄进去又能如何,还不是这边进去那边出来,何必要出去避一避,我可是不怕什么秦书凯。

    徐大忠就说,董大苟,不是说谁怕谁,而是为了保险,这样对我们的工作也是有好处的,否则,你打了人,被人看到了,那么这个公安是抓你好还是不抓你好。

    董大苟就说,好吧。

    徐大忠打电话给董大苟安排他避几天风头的时候,秦书凯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刚把秦岭振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秦岭振问,秦县长,有什么吩咐?

    秦书凯说,有件大事情必须你来做?

    秦岭振问,什么事情?

    秦书凯吩咐秦岭振,今天悄悄的打印好了一份举报信,信里反映了一中校长违法乱纪,贪污受贿的种种事情,并把一中搬迁的问题归结于一中校长的以权谋私,是相当不适合的行为。

    秦岭振心里很是疑惑,还是按照秦书凯单位吩咐做了,等到秦岭振把所有的情况都一五一十的写好后,又在底下签上了钟大娟老师的姓名,这才交给秦县长过目。

    秦书凯把举报信拿到手里仔细的看了一遍后,点头说,行,证据确凿,事实俱在,由不得这一中的校长耍赖。再说,这个纪委也就有由头进行调查,那么很多事情就好操作了。

    见秦书凯把举报信装进自己随身带着的包里,准备离开,秦岭振立马追问了一句,秦县长这是要去哪里?

    秦书凯头也不抬的回答说,县纪委书记王炳义的办公室。

    秦岭振赶紧阻拦说,秦县长,您是不是先等等。

    秦书凯有些疑惑的抬头说,秦主任,这事情迫在眉睫,徐大忠那帮人说不定哪天就开常委会讨论一中搬迁的事情了,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手里有了能阻止这件事的有利证据,为什么还要等等呢。

    秦岭振有些欲言又止的说,秦县长,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说,纪委书记王炳义那个人很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做事,只怕不是怎么好应付的人,是不是该提前做些工作,然后再跟他摊牌,否则,达不到效果,那就是浪费时间。

    秦书凯有些明白了秦岭振的意思,他这是担心自己到了王炳义面前吃瘪呢,担心王炳义不给自己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