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67、根本不鸟
    会议结束之后,县里的领导簇拥着敬书记进了红日宾馆,那里早已摆下丰盛的宴席,一是欢迎秦书凯到任,二是款待敬书记,县里凡是觉得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挤了过来,准备认识一下新来的县长,也在敬书记面前露个脸。

    到了宴会现场,张东健讲了几句客套话过后,就是正式开始酒宴。

    简单的所谓门面杯过后,敬酒环节正式开始了,敬书记换成了平时那副平易近人的样子,于是很多县领导都壮着胆子上前,要敬敬书记一杯酒。毕竟此人是市委常委,而且是市纪委书记,要是把这个人弄毛了,让他查自己,那么就完了。

    党的干部,只要认真查,多少都会有些问题,不过是问题大小罢了。

    “这样吧,我们共饮一杯!”敬书记很豪爽,举起杯子,笑呵呵地看着大家,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敬书记海量!”

    县里的干部很激动,一番恭维之后,赶紧举杯痛饮,敬书记如此赏脸,自己怎么可以不兜着呢。

    敬书记放下酒杯,抬手压住准备上前的干部,笑道:“只此一杯,就此打住了,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嘛,大家可别搞错了情况,是不是啊?”说着,敬书记就笑呵呵地看向了秦书凯。.

    现场沉寂了几秒,然后再次喧哗了起来。

    “敬书记说得极是!”

    “秦县长,我敬你一杯!”

    现场的干部,又集体向秦书凯发动了攻势,只是人人心里此时都开始琢磨了,看刚才的样子,敬书记似乎对这位新来的年轻县长非常看重啊,甚至都主动把风头让了出来,这里面的门道,不能不想清楚啊!

    到了官场,都不是傻子,都知道要巴结谁。

    敬书记都看重的人物,说明不简单,再说这个县委书记岁数大了,再过几年也就退位了,这个秦书凯来是不是接替张东健的位置,如果是这样,那么就要看好形势了。

    虽然来的人也都是县里的四套班子领导,但是毕竟这个县长那是实权人物,很多时候做事是要和谐的,很多干部也到市里打听过,知道这个秦书凯不是好对付的角色,虽说外头都传说,唐小平市长、胡亚平都要让他几分,不一定很准确,但至少说明人家有些来路。

    常务副县长徐大忠坐在一旁,脸上不动声色,两只脚仰躺在那儿,在桌子下面不停的抖动,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习惯动作。

    张东健则凑近了敬书记不断地进行交谈,看脸上的表情,两人似乎交谈甚欢,但这是表相,还是真的交谈甚欢,就无从得知了。

    秦书凯可不想刚来第一天就被灌倒,和敬书记一样,他也举杯敬了一杯,然后借口酒量不行,再也不喝了,在座的人里面,他地位第三,除了敬书记和张东健,也没人敢强迫他必须喝酒。

    下面,就是下面的官员之间相互的喝酒老关系,在官场,只要是聚会的场合,那么就会变成为很多人拉关系的场所。宴会散席之后,敬书记要赶回市里,秦书凯和张东健领着一班人员把敬书记送走,酒宴一散了,刚才还很热闹的红日宾馆,顿时冷清了下来。

    张东健和秦书凯走在一起,道:“秦书凯同志,我们红河县的情况,用几个字可以概括:挑战与机遇并存,所以很需要像你这样具有积极进取精神的年轻干部来担当大任,上级这次派你到红河县来,是全县干部都期望的事情。”

    秦书凯很客气地口气说道:“我一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秦书凯对张东健的态度有些琢磨不透,有些话极像是拉拢,又像是警告,比如年轻,这也有暗指指秦书凯经验不足、办事不牢的意思。

    张东健颔首,道:“你的大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三天之后,举行个临时全会!”

    秦书凯只是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今天他只是被任命为县委副书记,至于代县长转为县长,则还要去县人大表决一下,等明年正式召开县人大全会,再次表决通过之后,秦书凯才能算是正式成为县长。

    张东健又看着站在一旁的县委办主任刘长虹,道:“和政府办那边沟通好,看看秦县长的住处和办公室都安排好了吗?”

    县委办主任刘长虹立刻道:“都安排好了,办公室是重新布置过的,住处安排在了后面新建的二号小楼,再过几天就可以搬过去了。”

    “一定要照顾好秦县长的生活起居,让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后顾之忧,以便专心致志地为全县百姓工作!”张东健又叮嘱了一句,就告辞道:“秦书凯同志一路辛苦了,我就不打扰你的休息了!”

    秦书凯坚持把张东健送出县委招待所,县委办主任刘长虹又跟着秦书凯跟前,道:“秦县长,您晚上回去吧,不回去那就到楼上的房间休息,那边的宿舍还没有收拾好……”

    秦书凯说,这样吧,我今晚回去,明天有事和你联系吧。

    县委办主任刘长虹赶紧说,好的。

    秦书凯当晚并没有回去,而是悄悄的去了一趟洪湖县。

    洪湖县的县委书记就是原来在市委组织部当常务副部长的牛大根。

    牛大根起初下来后,也在红河县工作过一段时间,当过红河县的县委书记,后来因为红河县的县长相当的牛逼,根本就不把牛大根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两人在红河县的地盘上斗的死去活来,把牛大根这个县委书记的职权给架空了。

    牛大根心里气不过,可是毕竟强龙难敌地头蛇,县长在这里工作多年,有庞大的枝枝节节的一手培植多年的队伍,牛大根见自己这县委书记当的实在窝囊,直接找了市委钱部长,请调去了相邻的洪湖县。

    不过,牛逼的县长最近也被明确到了另一个县里当县委书记,算是提拔了,这场战役的结果说起来,还是县委书记牛大根占了下风。正因为红河县的县长被调整走了,才会空出一个红河县县长的位置,被秦书凯过来给顶上了,而红河县新来的老书记张东健则是正好抵上了牛大根原来的缺。

    秦书凯早早的就提前约好了跟牛大根见面,因此赶到见面地点的时候,牛大根倒是比他还先到了几分钟。

    今晚的牛大根只带了一个随身秘书,跟秦书凯握手问好进入包间后,连秘书都被他给轰出去了,一时间,很大的包间里面只剩下两个老朋友。

    牛大根不无高兴的口气说,先要祝贺秦书凯到红河县当县长,以后红河县和洪湖县临界,两人有什么事情就可以经常的见面了。

    秦书凯冲着牛大根摆手说,这次到这个红河那是代县长,平级调动,没什么好祝贺的,又不是提拔。

    牛书记笑笑说,秦书凯,你到底还年轻,一口吃不成胖子,进步总是要慢慢来的,你才三十出头就弄了个实实在在的正处级,我可是整整比你大十岁才混到现在的位置呢。

    秦书凯笑道,牛书记可真是会说话,被你这么一安慰,我好像觉的也的确是那么回事,感觉自己好像仕途发展还挺顺的。

    牛大根边笑边摇头说,秦县长,这口才,我是学不来的,像秦县长这样的青年才俊,人缘又广,真要是到了我这个年龄,还不知道已经到了什么样的位置上了呢?

    秦书凯见牛大根一味的吹捧自己,冲他笑道,算了,算了,都是老朋友了,见面这些互相吹捧的话就免了吧,对了,上午联系牛书记的时候,牛书记在电话里跟我说,今晚见面有正事要谈,到底什么事情?

    牛书记见秦书凯跟自己谈正事,赶紧也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说,秦县长,情况是这样的,本来,他在红河县里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就想和洪湖两个县合作,在洪泽湖周边的开发上实行“合伙开发,共同管理”,这样对县财政有好处,对治安也有好处,避免两个县在边缘地区的管理上存在漏洞,导致不利于渔业发展的事情发生。

    听牛大根这么一说,秦书凯就想到上次自己和小蒋在微服私访的时候遇到渔霸的事情,看来对于洪泽湖周边的商业行为加强管理那是必须的,而洪泽湖的周边管理自然涉及到两个相邻县的合作问题,既然牛大根已经早他一步想到了这个问题,自己自然是何乐而不为。

    于是秦书凯问牛大根,既然你以前在红河县当领导的时候就想要搞“合伙开发,共同管理”那么以前为什么又没搞起来呢。

    牛书记叹了口气说,说起来因为那个红河县的县长贾仁贵,狗日的,这个人素质特别差,私心比较重,他是坚决不同意跟临近的县合作做这件事,说什么合伙开发那就显示不出自己的地位,似乎跟在别人的后面玩,所以这件事就一直停留在会议室的会议记录上,根本就没有正式实施。

    秦书凯之前倒也听说过,前任的红河县县长贾仁贵和牛书记当时搭班子严重不团结,两人直接的矛盾已经公开化,导致市里很多领导都知道两人在红河县里明争暗斗达到白日化的程度,后来牛书记被调整到洪湖县后,贾仁贵对牛大根更是不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