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214、不感兴趣的位置
    武达原本靠在椅背上,听秦书凯这么一说,把身子坐直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我是兄弟,我就是想要找你过来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到文化局或者是报社什么的,做个一把手,只要你愿意,我立即来操作。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有些感动,武达能在自己进步的时候,不忘提携兄弟一把,这种义气还是很难得的。

    秦书凯对报社的社长之类的显然没有任何兴趣,无论从级别上,还是从分管范围上,都吸引不了他的兴趣,于是他冲着武达轻轻摇头说,谢谢兄弟的美意了,我现在在化工园区当主任倒也感觉还算是满意,暂时并没有想要挪动位置。

    武达从鼻子里“哧”了一声说,秦书凯,我可是为你考虑,你想想看,在化工园区里头当主任毕竟是二把手,现在马成龙又进了市委常委,只要他自己不愿意主动把化工园区书记的位置让出来,领导也不好强逼着他,是不是?

    难不成,你秦书凯就这么一直呆在化工园区当二把手,做了再大的功绩,到最后还不是要落到一把手的头上,你哪里有多大的实惠呢?还是过来吧,到时候有机会再推荐你到别的岗位。

    秦书凯冲着武达笑笑说,武部长说的也有道理,也是真的想帮助兄弟,不过,我到化工园区任职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着也该干满一年才好说话,再说,这个文化系统能人太多,我不适合,狗日的,那些文人说话文绉绉的,而且喜欢在背后玩什么花样,老子可不想这么玩,那些玩法我听上去那都全身鸡皮疙瘩。

    武达见秦书凯不愿领自己的情,心里有点不高兴,狗日的,现在有人花50往到自己这边来跑那些位置,自己还没松口呢,白送给秦书凯,他竟然不要。

    既然秦书凯没兴趣,他也不好强求,也只好点头说,行,这件事你自己拿主意就好,毕竟事关你自己的仕途发展,我这个做兄弟的也不好帮你做决定不是吗?

    秦书凯说,不管如何,感谢武部长能想到兄弟。

    后来,秦书凯在武达的办公室又坐了一会,两人聊了几句其他话题后,秦书凯才从武达的办公室出来。

    武达这次找秦书凯谈话,倒是勾起了秦书凯的心思,他心里清楚,依照马成龙的脾气,他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把化工园区书记的位置给让出来的,而自己如果继续在园区,就算是以后能当上书记,再提拔的空间也很小。

    思来想去,对自己最有利的位置,其实应该是趁着年轻到县里当几年县长,从县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走一遭后,自己的提拔就要快多了。

    只不过,这些话,秦书凯只能在心里暗自思忖,却不能对外人说,现在这普安市里,市委书记胡亚平跟自己已经结下了梁子,而市长唐小平跟自己之间的关系,充其量也就是相互利用罢了,真要想实现自己心里的几步骤,只怕还需要自己动动脑筋才行。

    秦书凯没想到赵正扬会主动来拜访自己。

    听秘书汇报说,普水县的赵正扬县长过来拜访的时候,秦书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都多长时间了,自己跟赵正扬之间没有任何纠结,好端端的,这老狐狸怎么会找上门来呢?

    自从赵大奎和刘小娟离婚后,赵正扬和秦书凯之间每每在一些公开场合见面也就是礼貌性的相互点头,彼此甚至连一个笑脸都奢侈的不愿给对方。

    毕竟以往的诸多不愉快在两人的心里留下不小的阴影,若不是赵正扬有把柄在秦书凯的手里,而赵正扬心知肚明,自己在诸多方面不是秦书凯的对手的话,赵正扬的心里真是恨不得对方从自己的面前永远消失才解恨呢。

    只不过,这次过来,赵正扬说话的口气却是相当的客气。

    一走进秦书凯办公室的门,赵正扬便满脸堆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打扰秦主任办公了。

    秦书凯也是看人下菜的主,见赵正扬满脸堆笑的样子,他也热情招呼道,赵县长可是稀客呢,赶紧的,快请坐吧。

    赵正扬大大方方的在秦书凯办公室的沙发上落座后,笑眯眯的打开了话匣子。

    赵正扬笑眯眯的瞧着秦书凯说道,秦主任,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以前也算是不打不成交,这次过来,我想着跟秦主任说话倒是不用绕弯子比较好,毕竟秦主任也是喜欢直接的人,我猜的没错吧。

    秦书凯一时猜不透赵正扬这只老狐狸,这次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于是嘴里呵呵笑道,到底是老朋友,赵县长的确比一般人要了解我的脾气,我就是喜欢赵县长说话直来直去,要说在普水的时候,虽然为了竞争县长的事情,我跟赵县长有过一些误会,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相信以赵县长的胸襟一定也不会放在心上吧。

    赵正扬冲着秦书凯摆摆手说,秦主任还提那些过往干什么,我是个喜欢一切向前看的人,说起来,秦主任倒是我认识的官场领导中,最适合谈些正经事的主,要是别人,我说一句话得跟他绕几个圈圈,不解释清楚都不行,跟秦主任这样的聪明人,却不用。

    秦书凯见赵正扬话里有赞赏自己的意味,心里并没有掉以轻心,越是看起来友好的敌人,出招说不定越狠,尤其是面对赵正扬这样的老狐狸,自己每一步都要小心应付才好。

    想想,当初在普安县的时候,若不是因为刘小娟和自己生的儿子,无奈之下跟赵正扬有了妥协,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早已斗的不知道是什么局面了。

    眼下的赵正扬又在县长的位置上呆了这么长时间,儿子和媳妇又离婚了,心里的忌惮自然更是少了几分,只怕这老狐狸比从前更加不好应付了。

    赵正扬见秦书凯的脸上虽然带着笑,眼神里却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戒备神情,于是冲着秦书凯有些诡异的笑了一下,低声说道,秦主任,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年轻干部,我这次来,并不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另一个人过来的。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由愣了一下,问道,这话怎么说?

    赵正扬解释道,胡亚平书记,有些话本想要亲自跟秦主任交代,只是苦于身份所限,亲自到秦主任的办公室来有些不方便,想要请秦主任过去一趟,又担心引起不必要的风言风语,因此,胡书记无奈之下,就想了这么个法子,让我这中间人过来跑一趟腿,把他的意思跟秦主任传达一下。

    秦书凯听了赵正扬的话,眉毛不由一挑,这个赵正扬竟然巴结上了胡亚平,而且从他的话里可以判断出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比较紧密,胡亚平既然派出赵正扬做自己的代表,自然是相当信任此人的,这样的状况对于秦书凯来说,自然不算是什么好现象。

    秦书凯冲着赵正扬微微点头的时候,心里已经迅疾翻滚起来,他实在是有些弄不明白,胡亚平这个时候派赵正扬过来到底跟自己有什么好谈的?另外,之前并没有听说胡亚平跟赵正扬有什么特别的联系,怎么突然一下子,两人竟然就走的这么近呢?他们俩人之间到底什么关系?是下属对领导的巴结?还是原本就是有联系的老关系呢?

    赵正扬看出秦书凯内心的疑惑,笑着解释说,秦主任不用多虑了,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跟胡书记之间的交情不是一两年了,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我跟他就是很好的兄弟,这不,他到了普安市当市委书记,我这个老同学自然也想过来沾沾光,顺便帮他跑跑腿,办点事,毕竟事情交到我的手里,胡书记也放心不是吗?

    赵正扬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不无炫耀的味道,这种感觉让秦书凯的心里不由有些不爽。

    他脸上依旧带着笑对赵正扬祝贺道,既然赵县长跟胡书记有这层老关系,我可要恭贺赵县长了,老同学成了咱们普安市的市委书记,赵县长的仕途前景很快就可以进步,也是一片光明呢。

    赵正扬听了这话,呵呵笑道,秦主任,玩笑了,我一个快要到退休年纪的人了,哪里还想要什么光明的仕途前景呢,能在这几年里为自己争取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好好的站好最后一班岗就算是不错了。

    秦书凯有些不咸不淡的口气说,赵县长现在有了胡书记的支持,想要什么位置还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看中什么岗位,请胡书记说句话就是了。

    赵正扬频频点头说,秦主任说的的确有道理,不过,我现在的要求也不高,就想着能到市里找个合适的位置把一家人都带到市区来安家,以后退休了也能在市区养老,心里也就心满意足了,只不过,这个心愿想要达成,没有秦主任的帮助恐怕是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