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55、被人耍了
    省委副书记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胡亚平,质问他,新闻媒体上的一些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报道中的新闻是不是真的,作为一个地方官员,在此次抗洪工作中,对一个已经因为工作受伤的下属做出不公平的对待是相当不应该的。

    另外,媒体中关于种种普安市委领导徇私舞弊的行为如果是确有其事的话,必定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这一点,胡亚平作为普安市的一把手市委书记一定要心里清楚。

    尽管胡亚平此时已经意识到,似乎有一张背后又有人设计好的大网在慢慢的网住自己,越挣扎似乎就会网的越紧,可是面对省委副书记的质问,他却无法做出任何解释,因为他心里清楚,这种情况下,怎么解释都是无效的,恶劣影响已经造成,哪里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决得了问题的。

    胡亚平对省委副书记保证似的口气说道,书记,放心吧,我一定严肃查处新闻媒体报道中反映出来的所有问题,给领导一个交代,给人民一个交代,给媒体一个交代。

    省委副书记并没有因为胡亚平的态度良好就给他什么好脸色,听了胡亚平的表态后,一言不发的抢先把电话挂断了,听着电话里那急促的“滴滴”声,胡亚平感觉自己的全身血液都在慢慢变凉。

    初到普安,开局不利也就罢了,若是再因为抗洪工作中出现的种种问题被省里追究责任,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只怕真是位置不保了。

    局势似乎比胡亚平想的还要严重,他抽出时间去了一趟省城,本来是希望省里的相关领导能够控制一下媒体的相关报道,先从源头上把一些整天帮着秦书凯歌功颂德的行径全部打住,这样一来,自己底下的事情还好进行。

    没想到,活动了半天,竟然没有任何的效果。

    首先胡亚平找到了省委宣传部的一位老朋友帮忙,此人是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两人是老乡,以前胡亚平在省里当厅长的时候,老乡聚会,大家倒是经常一块喝酒,这次胡亚平找到这位副部长帮忙,他的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

    没想到,副部长到季云涛部长办公室把胡亚平的想法用自己的话说出来后,季云涛竟然反应激烈。

    一听副部长建议说,底下有不同的声音想要建议停止关于普安市抗洪工作的宣传行为,季云涛顿时大发脾气说道,你们这些人的脑袋都出什么问题了吗?这样的建议也能提出来,咱们省委宣传部也是严格按照中央宣传部和省委领导的指示安排工作,宣传正面形象,报道最及时的资讯,原本就是我们宣传部门工作人员的职责,你们竟然还想要劝说反其道而行之,你们是不是收了底下人什么好处,站在这里替别人说话呢?

    季云涛还说,现在中央到下面,对贪污受贿等行为那是严打不放,作为宣传部的副部长吗,你是不是没有经受住考验,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所以就说不该说的话。

    副部长听季云涛这么一番话,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

    季云涛这一通脾气发过后,副部长再也不敢在季云涛面前提及此话题,领导的态度已经相当清楚了,再要多说,岂不是自找没趣。

    副部长有些愧疚的口气对胡亚平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胡书记,没想到这件事季部长这么重视,只怕我是帮不了你的忙了,依我看,你要是真想让季部长改变主意的话,恐怕只能从高层想办法了。

    胡亚平看到出来副部长也是尽力了,于是感激的口气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兄弟了,我这就去省委找省委书记试试,尽力争取吧,说起来季云涛部长在省委常委里头也算是老资格了,他既然态度坚决,也不知道走高层路线有几成把握呢?

    副部长见胡亚平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劝诫说,胡书记,若是心知没有太大的把握,又何必要做这件事呢,倒不如随了领导的心意,该怎么宣传就怎么宣传好了。

    胡亚平长长的叹了口气,冲着副部长轻轻的摇头说,兄弟,你没在基层工作过,真是不知道这底下的弯弯道实在是太多了,我刚刚到普安市上任,若是连这点事情都控制不了的话,其他一些事情只怕就更难办了。

    副部长显然对胡亚平的话有些似懂非懂,但是他也看出胡亚平为了此事的确是相当伤脑筋的,自己既然帮不上忙,也只能是安慰两句,眼睁睁的看着胡亚平他有些落寞的离开了。

    胡亚平为了此事亲自去了一趟省委书记办公室,在汇报了这段时间到普安市的一些工作现状后,胡亚平对省委书记提及了省里有些媒体对普安市的抗洪工作中出现一些不同声音的报道,希望省委书记能出面控制下这种什么报道都有的胡乱现象。

    省委书记听了这话,对胡亚平说,我也正想要跟你谈这件事呢,江南日报和晚报,以及一些省城的其他报纸传媒对你们普安市的一些抗洪先进事迹进行报道也就算了,怎么有些不是太清爽的报道也会见诸报端呢,有些报道要是经常出现的话,对你这个新任的普安市委书记的声誉只怕要受到些影响呢。

    胡亚平赶紧对省委书记说,所以我今天才特意来省城,想要请省委书记下个指示,我初到普安市,对诸多情况都不能完全掌控,在目前情况下,就有省城的媒体胡乱写些不该写的东西,我以后的工作难度可想而知了。

    省委书记显然对胡亚平提出的要求心里并不苟同,他对胡亚平说,上次任前谈话的时候,我记得就跟你说过,这次你到普安市说起来也算是临危受命,普安市的情况的确有些复杂的,但是你既然过去了,就要很快的适应复杂的环境。

    在普安市树立起一个市委书记的威信来,把所有的工作都转上正轨,你是知道的,新闻媒体这一块的工作是省委宣传部负责的,新闻宣传这一块,原本自由度就比较大,省委宣传部的季部长又是省委常委里的老资格,在没有造成更大恶劣影响的前提下,让省委的领导插手宣传部的工作,这让季部长会怎么想?

    省委书记见胡亚平一副无助的表情,心里也有些不忍,不管怎么说,胡亚平说起来也是自己这条线上的人,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的就这么看着他到普安市没干几天市委书记,就成了各方面斗争的牺牲品,这样一来,自己的面子上岂不是也难堪。

    省委书记最后说道,胡亚平,你现在最要紧的,不要要关注省里的媒体有什么不合适的报道,而是要针对这些报道,做些补救措施,只要善后工作做好了,有些事情的影响自然会小很多。

    胡亚平想不到省城之行竟然会一无所获,省里而是把板子打在自己的身上,拿出不就得措施,无奈之下,只好蔫头耷脑的先回到普安市再说。

    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后,胡亚平决定还是要召开一个市委常委会议,首先要在思想上对常委们进行统一,然后再针对现在的特殊情况作出做好补救措施,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人能帮自己,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尽量的把局面往自己想要的方向拉了。

    胡亚平再次让王副秘书长通知所有的市委常委参加会议,这让诸多常委心里都感觉有些不痛快,这胡亚平屁事没干一件呢,没事就开个常委会,为了处分秦书凯一个处级干部的小事已经连着开了两次常委会了,都没有定下来了,他以为常委们都像他市委书记一样,没事就喜欢坐在会议室里瞎耽误时间。

    尽管诸多常委心里有各自的想法,一些场面上的表面功夫总还是要做的,只是大家这次来参加常委会的脚步多少显的拖沓了些,以前大多数常委一听说召开常委会总是会提前十分八分钟的赶到会议室,这次能提前五分钟就算是不错的了。

    江水根秘书长来的算是比较早的,他眼见众多常委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显然对胡亚平即将要召开的常委会不管主题是什么,都有些疲倦应付的心态似的。

    江水根心里不由开始盘算,自己起初的第一步棋是不是走错了,原本以为,普安市换了新任的市委书记之后,自己只要把新主子服务好了,就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想到,胡亚平到普安市正式开展工作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众多官员眼中的威望是一损再损,他要是再这么随便的胡乱折腾下去,只怕到最后,连自己的市委书记位置能不能保得住还说不定呢,又怎么会跟自己带来好处呢。

    江水根心里正纠结的时候,瞧见唐小平和金副市长前后从会议室的门口一路谈笑春风的进来,看得出来,这两人之间最近关系正在升温啊,原本唐小平和金副市长也不过是点头之交,经过这次齐心协力的共同保住秦书凯,两人之间的联盟关系倒是更加紧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