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03、言语不和
    秦书凯并不认识袁道军,一切对付袁道军的种种安排都是底下人在做,他根本没有插手,所以当袁道军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有些精神不振的中年男人,他一时有些搞不清对方是谁?

    袁道军也是老官场了,又当了这么多年的财政局局长,也算时间过一些世面,见秦书凯一副疑惑的神情盯着自己,倒是先自轻松的笑了一下说,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贸然来访,还请秦主任别见怪啊。

    秦书凯客套的回了一句,哪里,哪里,先请坐吧。

    袁道军稳稳的落到秦书凯办公室沙发上后,自我介绍说,秦主任,可能不希望看到我来,我是浦和区的原财政局长袁道军,这两天因为遇上点小麻烦,正要被处分呢,估计秦主任对我应该是有些了解的,毕竟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正在病床上躺着呢,相信我儿子袁浩成的名字,秦主任应该算是比较熟悉的吧?

    秦书凯这才明白了对方这是来者不善啊,仇家都找上门来了,自己却还是一无所知,真是失策。

    秦书凯迅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波动,换上一副笑脸对袁道军客套道,原来是袁局长大驾光临啊,真是不好意思,不知道袁局长今天到黄某这里来,有什么事情要指教吗?

    袁道军见秦书凯尽管看起来比较年轻,见了自己却能保持不动声色,心里先自说了一声,这小子看来是个不容易对付的角色,只是自己今天既然来了,自然要尽力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袁道军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对秦书凯说,真是不好意思,秦主任,我今天是特意替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过来道歉来了,你说这小子看上什么样的女人不好,却偏偏看中了秦主任的女人,真是有眼无珠啊,也活该他受到点教训。

    袁道军表面上是对秦书凯道歉,其实却是话里有刺,秦书凯哪里会这么弱智的上了他的当,于是笑道,袁局长说的话,我可是一句都听不明白呢,贵公子跟冯医生的事情,我于是知晓一二的,只不过,这件事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呢,袁局长也是领导干部,信口开河这样的事情可做不得呢。

    袁道军低声说道,秦主任,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还有什么话不好摆在桌面上说的呢,跟你说句实在话,这男人有一两个红颜知己也是正常的,你说是不是?

    我自己对这种事心里也是理解的很呢,所以,当着我的面,在这方面,秦主任倒是不需要特意隐瞒什么。

    秦书凯见袁道军一副掏心掏肺的表演,自然不会被他的表演迷惑,他对袁道军说,袁局长对这种事情是什么样的观点,我并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不过对于我这种家庭观念比较看重的人,袁局长若是再当着我的面说出这些不着调的话,可别怪我对袁局长不欢迎了。

    袁道军见眼前这年轻人果然精明,心知今天自己也算是遇到高手了,赶紧把话题扯开说,是这样的,秦主任,说起来,我今天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也是近五十的人了,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现在他被人弄成那副模样躺下医院里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自己的儿子,自己是最清楚的,到底他得罪了什么人,估计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呢,不过,有件事,我却要向秦主任问个清楚,还请秦主任看在我儿子已经这样的份上,知无不言。

    秦书凯应道,袁局长有话直说好了,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又何必瞒你呢?

    袁道军冲着秦书凯伸出一只大拇指说,爽快!我最喜欢跟秦主任这种直性子的人打交道,那我就有话直说了。

    本人教子无方,犬子做事有时候的确有不妥之处,我听犬子对我说起,前两天晚上,他请了几个朋友到秦主任家附近准备做些对秦主任不妥当的事情,结果直到现在,那几个兄弟也没见回音,不仅不见回音,竟然连人影也不见了,犬子的那帮朋友都不过是一帮小娃娃罢了,还请秦主任大人不计小人过,就这么放了他们算了。

    秦书凯听了袁道军的话,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说,还有这种事情,贵公子找人来对付我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情呢?我可是和你的公子没有正面的冲突啊。

    袁道军见秦书凯对所有的事情都推的干干净净,心里不免有些着急起来,他脸上依旧保持很好的笑脸对秦书凯说道,秦主任,我今天既然主动上门来,就是奔着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句话来的,还请秦主任也拿出几分真诚来,大家一起坦诚的谈一谈,这整件事彻底解决掉。

    作为一个父亲,我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伤成那副样子,不也没有找对他下手的人算账,这也算是一种退让了不是吗?还请秦主任能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理,只要把这几个人的行踪说清楚了,我保证此事一定到此为止,您看,行吗?

    秦书凯见袁道军把话说到这种份上,心知这个袁道军也快要黔驴技穷了,于是对袁道军无奈的摊手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袁局长到底说的都是些什么情况,我起初就已经跟袁局长说过了,令公子和小冯医生之间的事情,我虽然是有所耳闻,此事到底是不相干的私事,我并没有过问多少。

    至于您儿子对我的误会,我也是一忍再忍,听袁局长说话的口气,似乎怀疑令公子这次受伤跟我黄某人有关,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种小孩子之间爱来爱去的小事,我当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我只能说,袁局长这次到我这里来,恐怕是要失望了,咱们都是成年人了,难不成小孩子说的话,袁局长竟然也会当真。

    袁道军来找秦书凯之前,倒是猜想到,这位秦主任必定不容易对付,按照儿子的描述,此人是黑白通吃的角色,只是他心想,不管怎么说,也不过是个三十出头的愣头青罢了,又能有什么样的心机,这一番较量下来,竟然一点上风都没占到。自己无论抛出什么底牌,全都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化解于无形,他只消一句话,就把所有的事情跟他自己撇的一干二净了,这让袁道军的心里不免有些不安起来。

    他心里暗自思量,若是今天这一趟,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儿子难不成就白白的受了那样的苦,还有自己,尽管目前情况下,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自己这连番的遭遇是拜眼前这年轻人所赐,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形推断,眼前的这位却是嫌疑最大的。

    尽管袁道军恨的牙齿咬的咯咯响,秦书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却又让他无计可施,眼看自己准备好的招数都要用尽,袁道军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他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说,秦主任的确是个聪明人,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好端端的几个大活人,总不能就这么变没了,你说是不是?我这次来,原本是想要给秦主任一个机会,大家私下把一些小事处理好,也就算了,毕竟我那儿子也有不争气的地方,若是秦主任不愿意领我的这份好心,我也只好请公安出面调查此事了。

    袁道军以为自己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这个秦书凯怎么也该脸上的表情有些变化,没想到,他直勾勾的盯着秦书凯,却发现这年轻人脸色如常,平静的几乎看不出内心有任何的波动。

    袁道军的心里不由有些失望,只怕自己这最后一张底牌也没什么效果了。‘

    果然,秦书凯冲着袁道军笑道,袁局长可真是会开玩笑了,你那宝贝儿子若是真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你只管往公安局里头报就是了,对了,还有你刚才说的,你儿子找人想要对我下手的事情,这种事情交给警察处理是最合适的,毕竟他们整天就是干这行的,整天白白的拿着薪水,可别让他们都闲的骨头疼,也该找点事情给他们干干。

    秦书凯这几句话一说完,袁道军当即知道,自己这次过来找秦书凯实在是一次相当大的失误,自己把什么底牌都抛出来了,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这秦书凯实在太高明了,即便是演戏能演到这种地步,自己也是想不佩服都不行了。若不是自己对自己的儿子比较了解,相信儿子绝对不会在一些事情上欺骗自己,只怕换了别人,真要怀疑,有些事情的真实性了。

    袁道军一时无话可说,自己主动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说,秦主任说的的确是有道理,您放心,该报警的时候,我们自然会报警的,毕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警察必定有办法揪出真正的违法乱纪之徒,秦主任,你说是不是呢?

    秦书凯听了袁道军这话里有话,便笑道,袁局长说的的确有道理,有道是恶人自有恶人报,说句实在话,你那儿子的确是要好好管教才行啊,否则的话,当真哪一天出了什么大事,只怕警察也救不了他呢。

    袁道军刚从嘴皮上自以为占到一点便宜,这下被秦书凯一下子堵回来,心里不畅快极了。